不服来辩……

不服来辩?

不服来辩!

血家这边的人差点齐齐喷出一口老血。

还辩个屁啊!

少主死了!

三名可以抽取精血的老祖死了两个!

血家就此元气大伤,别说称霸西贺州,此番事迹败露,能不能继续在西贺州存在下去都是个问题,还辩什么?

“辩你妈蛋啊!”血家一名老祖泪流满面,发出怒吼。

随后被沈儒一拳砸死……

境界上就差了很多,又全无战意,面对沈儒这种身经百战活了无数年的老家伙,哪里还有半点机会?

其他那些血家的老祖,全都失去了战斗之心,转身就走。

天煌这边几名老祖,并未继续追杀,而是全都回到徐洛身边,无比关切的看着徐洛。

徐洛笑了笑,心中温暖,说道:“晚辈没事。”

“真没事?”沈儒一脸关心的看着徐洛,嗟然长叹道:“没想到,血家竟然如此阴险卑鄙,将我们都给骗过,差点酿成不可收拾的惨剧。”

徐洛心中也是有些后怕,当血家那个仪式完全发动的一瞬间,徐洛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精血,在那一刻,就要离体而出!

幸好!

他一直在运行着那一小段心法,使得他身体里的精血,只是停滞了那么一刹那,紧接着,就又全都恢复了正常。

而那两名发动仪式的血家老祖,直接受到反噬,身体爆碎,身死道消,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极致了,连命都给丢了。

血家那些人,匆忙撤离了这片荒原,他们甚至没有回到龙城,而是直接离去!

因为战斗刚一结束,顿时就有无数人,冲向那个深坑。

刚刚那一场剧烈的爆炸,殃及了太多无辜之人,那些有死伤的家族宗派,全都急于查清究竟发生了什么。

同时,有无数大人物,在第一时间,拜访了天煌的几名老祖。

整片人群中,除了藏凰离去的血家,最为失魂落魄的,莫过于金家!

一场小辈之间的战斗,让气势如日中天的血家像是丧家之犬一样仓惶逃离,徐洛的实力,也给金家上下,蒙上了一层巨大的阴影!

他们那名前去刺杀徐洛的天尊老祖,直到现在,还杳无音讯!

那种不详的预感,笼罩在每一个金家人的心头。

他们默默离开,哪怕之前被徐洛无比嚣张的用割喉的方式挑衅,他们也没了回应的心思。

现在所有金家的人只想知道,他们的老祖去哪了。

很快,一条消息,传遍了整个龙城!

“血家少主血啸天,败亡于天煌洛天之手,被斩去头颅,魂飞魄散!”

“那场大战中,有数千人被波及到,无辜身死,死亡方式却极为离奇,那个地方,形成了一道深坑,经查证,那下面,隐藏着两名血家老祖!”

“血家修炼邪恶功法,可以通过一套古老的仪式,将人的精血抽取一空,当时,那两名血家老祖,用阵法掩盖那片空间,正在举行仪式,想要抽取洛天身上精血!却不知什么原因,他们失败了!”

“我们掌门已经亲自从天煌老祖那里证实,这件事情是真的!”

“血家为什么这么强?就因为他们的精英子弟,身体中全都流淌着西贺州那些天才的精血!”

“最近这些年来,哪个家族门派没有一些天才弟子失踪?原因就在这里!”

这条消息一出,整个龙城,瞬间沸腾起来。

原本气势如虹,几乎要凌驾整个西贺州之上的血家,顷刻间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这件事证据太充足了!

人们从那深坑中,找到了血家举行仪式的残骸碎片,虽然不完整了,但那些东西上面残留的力量,却让每一个人心惊肉跳。

这些人当中,可能有很多并不喜欢天煌,但他们却并不傻!

都能想到,血家今天针对的是天煌,明天会针对谁?

都在西贺州这片大地上生存,身边却有着这样一个恐怖的邻居,谁不怕?

因此,几乎在一夜之间,血家的名声彻底臭了,那些本来支持血家,站在血家那边的人,根本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他们当中有很多被蒙在鼓里的,全都反水……对血家反戈一击。

那些本来多少知道一点的,全都装聋作哑,无论任何人问起,他们都说自家也是被蒙蔽了,什么都不知道!

此时的龙城,聚集了整个西贺州最为强大的力量,这些人凝聚在一起,所产生的影响,是相当惊人的。

他们的愤怒……也是相当可怕的!

无数条消息,几乎在同一时间,自龙城发出。

整个西贺州,近八成的势力,全都不约而同的做出一个共同的决定。

他们事前甚至没有坐在一起商议过!

那就是……铲除血家!

这已经无关乎利益了,很多距离血家几百万里的势力,全都参与进来。

对这些势力来说,就算灭掉了血家,他们也不会得到什么实质性的好处。

但他们全都这么做了!

因为谁都清楚,这样的一个家族,一旦真的让它发展起来,那么,将成为整个西贺州的灾难!

没有人能独善其身!

这种时候,若是不出手,那么将来,他们受难的时候,也绝不会有人来帮助他们!

这是大义!

整个西贺州,顿时出现了一种很怪异的现象。

一边,是龙城这里,西贺州大比,进行得如火如荼,一切正常。

另一边,却是血家所在的地方,遭遇了不计其数的强者围攻,短短数日之后,整个血家的根基……被连根拔起!

血家仅存那名可以举行抽血仪式的老祖宗,也就是死掉那名金家老祖认识那位,也在几名天尊大能的围攻之下,下去跟金家老祖做伴儿去了。

徐洛一语成谶。

血家,瞬间崛起,刹那间绽放的光华,映照整个西贺州,几乎将西贺州的所有势力,全都给压制下去。

然而,它真的就是一颗流星,短短数日之内,灰飞烟灭……一切都化作乌有。

西贺州上国产短视频或许还有几个血家的余孽,但无不如丧家之犬一般,惶惶不可终日,东躲西藏,很多甚至改名换姓,从此不敢跟任何人提起自己曾经的血家身份。

一个瞬间崛起的强大家族,又在一夜之间,瞬间崩塌。

让所有人都感叹不已。

同时,伴随着血家的崩溃,洛天这个名字……愈发响亮!

哪怕那些原本并不喜欢天煌,也不喜欢徐洛的人,也都不得不承认一件事。

“洛天拯救了我们!”

这么说,似乎有点太大,但随着血家的灭亡,越来越多的事情,终于暴露出来,那些跟血家有过合作,早知道血家一些事情的家族宗派,承受不住压力,终于吐露了一些实情。

让所有人都感到心惊,原来血家这些年来,一直在进行这种研究,抽取天才的精血,注入到血家子弟的身体当中,让血家原本资质平庸的子弟,顷刻间成为绝世天才!

血家今年的崛起,并非偶然!

而是一种必然!

因为血家已经彻底掌握了这种技术,他们的手段已经彻底成熟!

按照知情者的透露,就算是天尊大能的精血,血家都可以抽取!

前提当然是先控制住这名天尊。

但是天尊之下,血家那两名老祖,可以轻易从他们身体中,将全部精血抽走。

这消息简直让人后怕不已,尽管血家已经被灭了,但几乎所有人,想到那种场面,依旧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这种功法,简直太恐怖也太邪了!”

“这世间怎么会有如此邪恶的功法?”

“血家不亡,简直天理难容!”

“多亏了天煌的洛天,通过一场战斗,揭穿了血家的阴谋,不然的话,我们都有可能是下一个被血家惦记的人!”

“是啊,原本我并不喜欢洛天,觉得他行事太过嚣张,如今我改变了对他的看法,我很敬佩这个人!”

“其实仔细想想,洛天的不好,都是金家以及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宣传出来的,他哪里坏了?他做过什么不利我们的事情?他说过我们什么坏话吗?”

“没错,人家什么都没说过,也没做过对不起我们的事情,我们为什么会对他印象不好?”

“说到底,还是有小人在暗中造谣中伤!”

整个龙城,如今的所有舆论,几乎一面倒的倾向徐洛这边,这让天煌这边的人,全都笑得合不拢嘴。

蒋波涛一脸宽慰的看着徐洛笑道:“想不到,一个流星家族的陨落,竟然能给我们带来如此多的好处,虽然只是名声上,但如今我们天煌……缺的就是这个啊!”

“哎,没错,咱们天煌这些年来,不用外人说,自己都感觉得到,的确是散发出了一些腐朽的气息,很需要新鲜血液来注入,这不……就来了洛天!”另一名天煌长老说道。

“洛天现在可是咱们天煌的宝贝,大家一定要保护好他!”一名女长老,一脸慈祥的看着徐洛,笑眯眯的说道:“老身有个玄孙女,一直仰慕洛天,等回到天煌,老身让她没事去你那里玩玩,你该不会觉得很烦吧?”

“这样一说,我倒是想起,我也有个玄孙女,姿色不错……”

徐洛一脸苦笑的看着眼前这群热情过了头的天煌长老,心中却是一片温暖。

从最初,他只想得到魂经,踏入天煌,到如今,他虽然化名洛天,但跟天煌之间,却已经产生了不可分割的紧密关联。

对他来说,天煌,就是他在神域的家。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