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伽美什制造的宫殿后面房间还是蛮华丽的,在推开大门的那一瞬间秦恩就被富丽堂皇的装饰灼瞎了自己的双眼。

全都喜欢用金黄色点缀装饰的暴发户不可怕。但这种既富丽堂皇全都是黄金可又有确切历史年龄的就可怕的多了。随手抽取下资讯,嚯,好家伙,脚下的毛毯来自于一个很牛逼的大师,大约是两个蕾米莉亚的等级,头顶上的台灯是三个蕾米莉亚,而那张床呢,是两个蕾米莉亚加上两个芙兰朵露,再附带一只藤原妹红的年龄。

估计只有吉尔伽美什这种角色才能泰然处之,秦恩呆在这里浑身都不自在。

“算了,冷静……这是吉尔伽美什的东西,不用白不用。”

定了定神,秦恩坐在了那张足够几十个女人同时在上面打滚的大床上开始发呆,习惯性的盘腿而坐。

“犹格索托斯!”

秦恩呼唤出索托斯,在金碧辉煌的房间内,无形之物听从呼唤而显出形体。不得不说重提一次吉尔伽美什的品味,碍于这里的房间颜色,索托斯也不禁染上了一层让人炫目的金色,这种过于浮夸的无用色彩不符合秦恩的品味,他特意下达命令才重新让其恢复半透明的雾状形态。索托斯的形体介于虚幻与真实之剑,能够自由自在的以确切的形体或者是半透明的幽灵形状存在,前者打不散并且不会毁灭,后者则不吃魔法攻击也不害怕除灵术式,在主人意念的控制下索托斯推开了宫殿房间的窗户,特意避开吉尔伽美什房间,向着四面八方扩散。

曾经在中国北方大城市变幻出来的云雾覆盖到了方圆数百公里内,索托斯的触觉融入到天空苍穹上真正的云雾中,虚虚幻幻、真真假假、变幻莫测的伸张出自己的触角,索托斯变幻出来的云雾每平方毫米都存在索托斯的视觉,采取类似苍蝇眼构造,若是切换成‘克苏鲁’视角,那么天上覆盖天空的索托斯之云是由无数眼睛重叠出来的存在,而索托斯之眼投射到视网膜内的画面则是航空俯视图,可以针对局部进行缩小同步到视觉系统中。

雪山、山脉、草原、平原、群岛、海洋、原始森林、冻土地带……当展开犹格索托斯之后秦恩才发现龙神制造出来的监狱牢笼是多么的广阔,几乎地球上能看到的特殊地形都能在龙神监狱内看到,每个区域内的空气温度都像是一个独立的小世界。借用索托斯的效果,秦恩看到了附近的居民,有希腊罗马人服装打扮的人,有穿着古老服装的东方亚洲人,黑人白人黄种人全都能见到,甚至秦恩见到了非人的异形,这些人全都是曾经因为挑战龙神或者是受到牵连而被囚禁在龙神监狱内的生物。

“简直就像是放大几百倍的幻想乡。”

换个角度看,龙神监狱与幻想乡是何等的相似?监狱是入口由门将把握,幻想乡的入口让强大的博丽巫女和隙间妖怪控制,两者之间差别不大。

但索托斯之雾与索托斯之眼不是所有人能感受到的,路过草原的时候,秦恩察觉到了郭侃的视野,不过受伤的郭侃没有向着索托斯动手。而继续向着远处扩散,绝大部分囚徒都感测不到索托斯的气息,只有少数才能察觉到天空的异状,而在看到天空内不对劲氛围的这群人中剩下的少数才判断出天穹上有人监视着他们,主动攻击索托斯的人,少之又少。

麻木、冷漠、残忍……秦恩从这些英魂身上感觉到了大量消极的情感,被囚困在此处千百年的人世间强者们,只是落得这么一个下场不得不说一声可悲。

“我明白为什么地球上正经的强者为何那么少了。”

龙神先割了一茬,随后八云紫在月面战争割了一茬,和龙神大战又割了一茬韭菜,神秘世界的强者又被幻想乡吸纳走,和龙神作对没死的全都被丢到监狱里思考人生。

这种情况下地球城市能有正经的修行者都不太可能。

丰聪耳神子踩着吉尔伽美什赠给她的滑板四处拜访修行者,从索托斯反馈的情况来看进程还算顺利,在听到这个消息后,这群人甭管信还是不信全都向着英雄王的宫殿慢慢赶来。

他们没有选择了,也没有苟且偷生的余地,若是消除了门将带来的恐惧,他们的力量还是值得一用的。

“但只是这样还不够!”

秦恩提起精神,盘腿依靠在床头,开始调用自己的时间之力,黑褐色的眼眸变成了金色的时钟眼,子弹时间效果全开,窗户被索托斯的触手关闭形成封闭的空间,时间比率150:1!

时间法则,改变了!时间冻结才区区三秒,尽管外人都认为能控三秒的时间冻结很强大,但对于习惯了动辄几分钟十几分钟时停的秦恩来说,这三秒真的太短暂了。

“不能只依靠时间冻结的能力,三秒钟,太短暂了,乌洛波洛斯和华盛顿-瓦伦泰还在外面,仅仅靠着三秒……估计破了门之后我就会被这群老东西抛弃!”

秦恩从来不会高估一个人的思想道德,他向来不吝啬用最大的恶意去猜测英雄们,从千万平民中脱颖而出被传唱至今的人会是简单角色?期望他们仁慈?母猪上树比他们都靠谱!

但对抗华盛顿瓦伦泰与乌洛波洛斯需要大量的人海炮灰!

“我必须重新掌握时间停止!”

男子直着腰板挺立着自己的上身坐在大床上,金色的时钟越转越快,目光如火炬般熊熊燃烧,仿佛烈火烹心。

“时间停止!”

灰黑色的球体悬浮在秦恩的头顶,这与之前的景色几乎没有任何的差别,对抗乌洛波洛斯的时候就是这般反应,时间仍然在正常的运行。

不过那个时候是正在战斗所以秦恩没有多想,可是现在安下心来,冷静观察一番,秦恩就渐渐掌握了一点情报。

没有时间的流动——是的,尽管非常不可思议,但是这个龙神监狱内的确没有时间!

“我无法停止时间是因为这里不存在时间的概念……?”

秦恩出于习惯捏了几下拳头:这动作没啥意义,也不代表什么情绪:将索托斯的视野连接到视网膜当中,放眼望去整个龙神监狱是由不同季节、不同温度、不同地形的碎片组成的世界。他不禁想起郭侃劈开结界的那一刀,最初看似乎是在炫耀武力,可是深思的话,那应该是一个居民从一个区域移动另外一个区域的特殊方式。

……当然,不排除郭侃在炫耀,索托斯穿透不同区域没遭受什么阻力,幻觉幻境是暂时的,只要人体穿越过去欺骗视野的幻觉就会消失。

“龙神监狱的这个情景,嗯,不存在时间概念的可能性有九成。”

龙神监狱内,连日出日落都没有!

难怪无法用时间停止,因为这里不存在可以停止的时间,而时间冻结,是强行将时间之力压缩到一个人身上形成的僵直。

展开时间轴:秦恩不再针对某一个人,而是针对整个龙神监狱打开时间轴,秦恩赫然见到时间轴上的每一天都是‘今天’。

不存在过去,不存在未来,没有日升,没有日落,没有春夏秋冬,静止的世界。

——难怪郭侃那么大本事还在吃饭上抠搜搜的,这种生活环境真不愧是货真价实的监狱,根本是故意引人内斗厮杀!

“但这并非不能克服的……的确这里不存在时间轴,可成版人快活app是我仍然能运用子弹时间、时间逆流,也能冻结时间查看时间轴……没道理时间停止用不了!”

时间逆流是瞄准单一的对象将其逆转回自己【认知】中的过去,子弹时间的存在秦恩从未怀疑过,时间必然真诚的记录曾经发生在这里的每一件事,因此哪怕时间轴混乱秦恩同样能够找到解决办法!不是秦恩失去了时间停止,而是概念没有转化过来,突然被那个【疑似龙神】的存在破了次力量就没有坚持,不得不说这是一次失误。

“有错误就该,既然混乱的时间轴,我来梳理,没有时间的运转?我就制造时间!”

在动了这个念头的一瞬间,秦恩的双眼像是蒙上层布变的迷茫混沌,若是有人和秦恩对面坐着,则能够看到秦恩那暗金色的瞳孔内闪烁着的浩瀚星光。一个点,一个线,从头到尾开整理,秦恩的意识沉入龙神监狱的时间轴中,面对混乱的时间轴,他默默拿‘笔’逐个涂改,从他踏入龙神监狱的那一瞬间逆时针推算过去的讯息进行整合。

海量的知识,海量的历史,从动物昆虫到野草灌木的枯荣全都在时间轴的记录当中,不分先后,平等的被一一梳理。连草木泥土的记录都在其中的时间轴内蕴藏的讯息虽然单调,但是每一个却都不能忽视,在整理时间轴的过程中只是一个分神的工夫,秦恩就差点以为自己变成了无喜无悲的高维度生物,忘记了自己的肉体凡胎和幻想乡的使命,沉溺于时间轴的整理中。

幸亏在关键的时候身体突然的就冒出一阵冷汗,时间逆流对体力的恢复竟然没有跟上计算时间轴的速度,身体温差的变化干扰到了思绪,唤醒了他的自我,秦恩不免恍惚了一阵,重新回忆自己的所作所为来唤醒自身意识,然后重新调整时间逆流的强度,让体力完全恢复好继续修整时间轴,接受了这次教训,继续梳理时间!

“时间能力是我的左膀右臂,该是我支配他而不是他支配我,我怎能沉沦其中!”

“若是如此轻易的就沉沦下去,别说和那个华盛顿瓦伦泰战斗了,我甚至连门将那一关都未必能过去!”

习惯他,接受他,理解他——人是不会质疑自己的手臂的,手偶尔可能会突然松开摔坏一个杯子,但是手却是不可能自己拿起刀子捅死自己的!

早已经逐渐接受时间能力的秦恩顷刻间就恢复了正常的思维,克服了沉沦高维度境界所再来的虚幻感,经过千百次的模拟运行和重置后,秦恩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工作————

“斗转星移!”

秦恩双手向着左右两方猛地一推,被修改的时间迅速的以自己身体为圆心向着龙神整个监狱迅速的扩散。

没有魔力的波动,没有时间能力的变化,除了秦恩推手那一瞬间形成一个转瞬即逝的暗色光芒外,什么反应都没有。

时间看上去仍然是原来的时间,只有少数观察细致的人敏锐的察觉到了问题所在。

在宫殿内的吉尔伽美什如同乡下的孩童般抬着头望着没有星辰的天空良久,直到一段时间过去后,英雄王才渐渐收回自己的目光,落到金杯中醉人香醇的美酒佳酿中,若有所思。

秦恩从床上站了起来,双手北向后方,索托斯自动帮其推开窗户,仰头观察天空,时间系能力者微妙的察觉到了一丝难以被察觉到的天象变化。

“成了。”

时间能力,细润无声!

暮然回首间,已是百年沧桑,时间已经正常的运营下来了、

此时,某些破碎位面此时应该陷入了黑夜,若是丰聪耳神子到那些特定区域的话必然能知道这是谁做的,说服那群英灵的工作也许能更快一点。

“但总是靠着这种方法也不对。”

这次,失而复得的时间能力让秦恩有一种危机感。

这次遇到的是静止的监狱,但若有一天时间法则突然消失呢?那该怎么办!?尤其是在战斗中突然消失……在激烈的战斗中,秦恩可不指望敌人会给自己慢慢施法制造时间的机会。

秦恩看向旁边飘零着的犹格索托斯,虚手一抓,一个篮球大小的半透明球体就飘浮在秦恩的手心之上。

根据刚才整理时间轴的心得,按照顺序纷纷注入基本的法则。

过去。

现在。

未来。

总结出来的心得,秦恩像是一个人自言自语般的说了出来,【言出法随,出口成宪】……被特意输入的经验变成了纯正的法则之力,五颜六色的法则之力注入索托斯内,渐渐变的活泛,无形的索托斯之球变成了幽蓝暗黑色的球体,超越了奇想,超越了数学逻辑的绝对存在。

听上去很复杂,但是秦恩不过是像程序员一样用软件(索托斯)输入代码(法则之力),然后敲定最后一个关节,运行EXE……测试一番。

秦恩捏碎了这个球体,在捏碎的那一瞬间,龙神监狱内的法则强度再次的增强了,时间冻结的力量,似乎隐约的变的强大了一点。

9秒大约变成了9.7425秒,延长了不少。

确认到这点后秦恩再次制造出【时间球】,捏碎。

9.7425秒到了10.21秒。

重复在来一次,渐渐重叠,延长到了12.36秒。

重叠达到了上线,每次的数值都是随机的,但是最多重叠5次就到了极限,而等时间到了后,重叠的BUFF讲消失,极限时间冻结变成了9秒。

而随着每次制造的过程越来越纯熟,施法过程也在变短——不过这本来就不长,这个短暂的时间要是用子弹时间来增幅的话,就是全程无缝的施法了。

若是用在门将身上估计也只有3秒。

“增益的BUFF……”他缓缓的松开手,在松手后这东西便脱离了秦恩的束缚,开始围绕着秦恩当中心自动飘浮。

【时间球】像是一个小型宇宙,里面的绚丽斑斓,宛如宇宙中的星辰海洋,幽蓝色的球体,像是一个活着的星球般在秦恩的掌心中自传

这种力量在有时间概念的区域是没用的,针对的只是类似宇宙和龙神监狱这种虚无的世界,对有时间法则(地球)的地区,不过是增幅效果。

“不错的临时解决方案,若是以后遇到没时间法则的地区,战斗的时候我可以丢时间求,没战斗我也能循序渐进的制造,若是制造成功的话……这玩意也会成为很有用的时间BUFF。”

秦恩凝视着天空,低语着,启动了自己的咒语——

“时间,停止吧。”

然后,世界陷入了黑色与白色,门将、吉尔伽美什、圣德太子、还有里面的万般生灵全都失去了行动力,时间,仍然重新受到了秦恩的支配,没有一个人例外!

“我又可以,停止时间了!!哈哈哈哈哈!”

秦恩在没有任何人能听到自己声音的情况下,放声大笑。

然后,结束了时间停止,懒洋洋的躺在了宫殿内的大床上,已经有些疲惫的青年,幸福、毫无忧虑的闭上了眼睛,小歇片刻。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