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相天地

“小子,你的实力,真是不错,隐藏的也够深,挖了这么大的一个坑,便让这些傻子一样的天权脑残们和想要趁机占便宜的天枢脑残们死无葬身之地,高,实在是高。”

那灰衣蒙面的中年人沙哑着嗓子,笑呵呵的冲徐洛竖起大拇指。

徐洛翻了个白眼,懒得回答对方这种无聊的废话,直接问道:“你们既然跟他们不是一路人,那好,沒什么事,就告辞了。”

说着,徐洛毫不犹豫,运起摇光步,抽身就走。

“慢着。”嗓音沙哑的灰衣蒙面中年人戏谑的道:“这么急着走干嘛。”

那边两股极为强大的气息,从两人身上轰然爆出,跟刚刚天权和天枢那些围攻徐洛的人,根本不可同日而语,这两人身上的气势,惊天动地。

就连远方一直暗中观看的许山都微微吃了一惊,在心中猜测:这到底是谁,怎么实力这么强,难道也是來杀这天璇少年的,小家伙到底得罪了多少人,才能达到如此天怒人怨的地步啊……

许山现在对徐洛拉仇恨的本领,也真的是叹为观止了,这还沒进入远古遗迹的神秘空间呢,就有这么多人想杀他。

一旦进了那个地方,到处充满竞争,恐怕想要对他动手的人,只会更多。

徐洛被那两人挡住去路,随后,其他六七个灰衣蒙面的人不声不响,分别从前后左右,封死了他的去路。

那六七个人,虽然身上的气势沒有其他三个人那么强大,但也都妥妥的是化境高手。

徐洛也有些懵了,心说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这么多绝世强者了,这不开玩笑呢吗。

这么多化境强者,恐怕是一个规模中等的宗派全部最强者了吧。

因为像天璇、天权这种小宗派,有两三个化境,就已经算是很了不得了。

也只有那些规模中等的宗派,甚至是大宗派,才能有如此大手笔。

可问題是,徐洛根本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的罪过这样强大的势力。

“我跟你们有仇。”徐洛看着那一直很淡然的中年人问道。

中年人沙哑着嗓子,摇摇头:“沒有。”

“那我们认识。”徐洛又问。

中年人再次摇头。

“那你们这样兴师动众的拦住我,是要做什么。”徐洛冷冷的问道。

中年人沉默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笑着道:“跟你说实话也无妨,尽管扼杀一个你这样的绝世少年天才会让人感到遗憾,但可惜的是,我们真不敢这样放过你。”

说着,中年人淡淡说道:“原本,我们只是想求财,你在集市上……太露富了,两千多块灵石,我们检查过,品质都相当不错,不是那种九石一灵的垃圾……”

“你们检查过。”徐洛的眉梢微微一挑,看着中年人道:“那老者……是你们的人。”

中年人摇头道:“那老家伙來自一个小宗派,我们只是跟他借了一块灵石看了一眼而已,结果发现,那灵石居然有五分纯度。”

所谓灵石,其实就是在遥远的太古时代,天地间灵气无比浓郁,然后一些石头,经过无尽岁月的缓慢吸收,渐渐有了灵气,成为了灵石。

灵石同样也是分品质的,中年人口中的九石一灵,指的是一块灵石里面,灵气的比例只有十分之一。

真正的极品灵石,是整块灵石,里面全部都是天地灵气。

中年人看着徐洛轻叹:“少年,财不露白……这道理你家长辈一定沒跟你讲过吧,下辈子作人,记住,一定要低调点。”

“求财而已,你们干嘛还要杀我。”徐洛笑眯眯的看着中年人,心中却是在反省自己,的确是有些招摇了,因为他实在沒想到,在世俗豪门大族抢來的东西,在宗派人的眼中,竟然也如此值钱……真是太穷了。

徐洛却是不知,如今天地灵气虽然沒有枯竭,但再想形成太古那种灵气滋养万物,连石头都能滋养的时代早就一去不复返,作为不可再生的资源,灵石用一块少一块,哪个大宗派不是将灵石作为最基本的战略物资储藏。

又有哪个,会像徐洛这样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的胡乱败家。

“你太强了。”中年人嗓音沙哑,直言不讳的道:“若是你沒有这么强,我们最多就是将你打晕,劫走你的财物,会留你一命,因为你不会对我们构成任何威胁,但今天见识到你的实力之后,我们认为,若是留你一命,日后必然给我们带來惨痛代价,这个风险,我们担不起。”

“你倒是真坦诚。”徐洛看着中年人,有些哭笑不得。

中年人很坦然的点点头:“那是,干这行,自然就要坦诚。”

“干这行。”徐洛眉梢挑了挑,忍不住讽刺道:“真沒想到,一个有着如此众多化境强者的宗派,居然会是一群打家劫舍的山贼。”

徐洛却是不知,那边山上的许山闻听此言,猛然间想起一件事來,脸色微变,喃喃道:“原來是他们,这小子真的有危险了,要不要救他呢。”

中年人笑了笑,说道:“杀了你,真挺可惜的,其实……我这还有一个选择,你可以考虑一下。”

“哦。”徐洛看着中年人。

中年人说道:“加入我们。”

原本已经准备往这边赶來的许山,微微一顿脚步,他想看看,那个少年,会如何选择。

徐洛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中年人:“你是认真的。”

中年人还沒说话,那边另一个给徐洛带來压力的强者说道:“老大……我们沒道理收这样一个不知根底的人。”

“是啊,这小子虽然天赋卓绝,实力强大,但他太耀眼,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甘心留在我们这里。”

“我们也不答应。”其他那些人异口同声:“还请老大三思。”

中年人长叹一声,心中暗道:你们这群蠢货,你们当老子真看黄片的视频软件想把他收进來吗,老子是看中了这小子修炼的功法,一群愚蠢的东西。

徐洛耸了耸肩,呲牙笑道:“你看,你的这群兄弟,怕我加入之后,抢了他们的位置,都怕死了。”

“小子你放屁。”

“胡说八道。”

“少挑拨离间。”

那些灰衣蒙面人一个个顿时都怒了,不过他们的内心深处,也未尝沒有这样的念头。

才六七阶剑尊的境界,就拥有堪比化境的战力,将一群高阶剑尊横扫,这样的人,一旦让他以后发展起來,还有谁能拦住他。

这跟养虎为患,沒什么区别。

中年人长叹一声,苦笑道:“那沒办法了,我不想亲手杀你,你自尽吧,我给你留个全尸,然后就将你葬在这里,你看,这里风光秀丽,背山望湖,真是一处风水宝地。”

“这么好,你怎么不自己留着。”徐洛翻了个白眼,冷笑道。

“老大,还跟他废话什么,动手吧。”有人劝道,生怕他们老大改变主意,想要拉这年轻人入伙。

中年人幽幽一叹,沒有说话,而是轻轻的一摆手……

大战,骤然爆发。

先是那六七个化境的强者毫不犹豫的直接攻向徐洛,爆发出來的那些气息,冲击得山峦之巅飞沙走石,杀意漫天。

中年人和其他那两个强大的化境武者,则分别镇守在三个方位,防止徐洛逃走。

这种时候,也唯有一战。

徐洛摒除杂念,正好验证一下自己如今的战力究竟到了怎样境界。

“砰”

一拳破军七杀中的碎筋骨,砸向一个冲过來的灰衣蒙面人面门。

灰衣蒙面人冷笑一声,举掌相迎:“你当我是那些废物……啊。”

话沒说完,便发出一声惨叫。

“咔嚓”

这名灰衣蒙面人的手腕骨头寸寸碎裂。

身子疾步向后退去,徐洛想要乘胜追击,但其他人的攻击都到了近前,只能暂时放过这名灰衣蒙面人,手中七星剑一扫,脚下踩着摇光步,一道半月形的剑气,朝着几名灰衣蒙面人便斩了过去。

现在已经沒人敢小看这少年,手段太凌厉了,也不知修炼的什么功法,竟然拥有如此可怕的战力。

七星剑上斩出來的剑气,无坚不摧,锋利到让人胆寒,有两个灰衣蒙面人躲避不及,被剑气波及到,身上顿时迸出鲜血,发出一声痛呼。

其中一个胳膊差点被斩断,另一个伤在腰间,血流如注,几乎顷刻间失去战力。

在一旁镇守的那三个超级强者相互对视一眼,中年首领沙哑着嗓子喝道:“你们都退下,我们來。”

不动手不行了,这少年的战力太可怕了,一个照面,竟然连初级剑王都拦不住他,跟面对天权和天枢那些剑尊沒什么两样,依旧是横扫啊。

那些灰衣蒙面人唰的一下,向后推开,动作整齐如意,显得极为有素。

“怒虎霸天拳。”中年人首领沙哑着嗓子,发出一声咆哮,在他身后,竟然有一头巨大的猛虎,升腾而起,随着中年人的动作,足有十几米高的巨大猛虎虚影,张牙舞爪,凶猛至极,跟着扑向徐洛。

“法相天地……果然是高阶化境强者。”正赶过來的许山眼睛微微一眯,喃喃说道。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