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鹤不相信,自己有鬼王叉的辅助,加上父亲输送的仙元,还是被叶枫震飞。

看着滚滚而至的鬼王叉,叶枫嘴角露出一丝邪笑,适应了鬼王叉的束缚之后,叶枫神魂不再遭受任何禁锢。

从他身上,散发出诸神的光辉,仿佛叶枫身躯无限放大,傲立虚空,手臂缓缓举起,一座巨大的囚笼从天而降。

“大囚禁术!”

毫不留情,叶枫施展了大囚禁术,经过了倪姗完善之后,大囚禁术几乎牢不可破,像是一座光罩,将姜鹤困在了原地。

骤然之间,大囚禁术落在了擂台之上,姜鹤的身躯困在其中,居然无法动弹,手中的鬼王叉在猛烈的颤抖,无法刺出去。

“好强大的道意!”

感受那股可怖的气息,远处那些人纷纷露出骇然之色,都知道叶枫修炼了几种强大的道意,却没有想到如此强大。

“给我开!”

姜鹤发出愤怒的吼叫,迈着脚步,一步步往前跨越,想要摆脱大囚禁术。

可惜他低估了大囚禁术,迈了三步之后,身体再也无法动弹,只能困在远处。

战局发生了惊天逆转,刚才姜鹤追着叶枫厮杀,现在反过来了,叶枫一座巨大的囚笼,就将姜鹤困在了远处。

这让很多人无法接受,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姜鹤可是九劫地仙,又有鬼王叉辅助,加上他父亲为他输送的真元,完全可以碾压九劫地仙以下任何对手。

“姜鹤,受死吧!”

叶枫眼神之中,散发出浓烈的杀意,虽然跟姜鹤无冤无仇,但是对方咄咄逼人,逼着自己签下生死状,叶枫岂能饶他。

“大切割术!”

叶枫施展了大切割术,这是叶枫第一次施展,一座巨大的齿轮出现了,发出剧烈的轰鸣,朝姜鹤滚滚碾压过去。

当看到大切割术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聚集到了倪姗身上,因为整个紫薇楼,只有倪姗修炼了大切割术。

不过倪姗脸色平静,她不需要解释,因为她也学会了大囚禁术,双方算是相互交换。

看到大切割术落下,姜鹤眼神带着恶毒之色,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倪姗,他心目中的女人,居然教会了自己的对手,还用这种强大的道意来对付自己,姜鹤彻底疯狂了。

“叶枫,你居然偷窥我们紫薇楼的道意,你不得好死。”

姜鹤认为叶枫是偷师学艺,在各个星域,最憎恨的就是盗取。

“死到临头,还冥顽不灵!”

叶枫懒得跟他啰嗦,大切割术瞬间斩下,透过大囚禁术,落在了姜鹤的身体之上。

“锵锵锵……”

骤然之间,姜鹤的身体上仪陇甲发出一阵金光,居然将他保护起来,大切割术无法切下,两者相撞,发出无尽的火花。

“哼,以为有仪陇甲守护我就没有办法了吗。”

叶枫冷笑一声,突然加大了力道,大切割术变得更加犀利,那些锯齿开始缩小,变得更加密实,在虚空上来回切割,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

那些观看的人已经看午夜黄色网站不下去了,这是什么样的场景,叶枫拿着一座无比巨大的锯齿,慢慢的切割姜鹤的身体,简直惨不忍睹,令人毛骨悚然。

坐在高台上姜鹤的父亲一脸阴沉之色,自己的仪陇甲可是仙器,但是在叶枫大切割术切割之下,居然出现了一丝丝裂痕,长此下去,迟早都会被破掉。

而姜鹤的表情完全变了,刚才还是一脸嚣张之色,转眼变得惊惧,感受仪陇甲的力量在一点点消散,表情也随之变化。

“再来!”

叶枫一声轻喝,双手开始结印,又是一道巨大的弯轮出现了,加持在大切割术之上,那些锯齿发出轰隆隆的声音,加剧了切割的力道。

“父亲,救我,我不想死啊!”

姜鹤突然大哭起来,感觉大切割术马上就要切中他的身体,仪陇甲已经出现一道巨大的裂缝,大切割术随时都能渗透进去。

一旦渗透,姜鹤的身体肯定是一分为二,死的不能再死,所以他求饶了。

作为一个温室里的花朵,什么时候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从姜鹤出生到现在,就没有经历过死亡的威胁,今天才知道,死亡是多么的可怕。

看到姜鹤大哭淋漓,不少人发出阵阵嘘嘘声,简直是丢死人了,生死状是你主动要签的,现在要死了,却大哭起来,像是一个三岁孩童。

可是叶枫心如磐石,不会因为对方大哭,而放缓脚步,大切割术依然在下落,仪陇甲只剩下一层薄薄的光罩,估计几个呼吸之后,就能彻底被破开。

不少人心都揪起来了,姜鹤一旦死了,他的父亲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倪姗也是暗暗紧张,谁都知道,姜鹤的父亲护犊之心非常强烈,不然也不会导致姜鹤今天这个性格。

叶枫眸中散发出惊天杀气,大切割术越来越熟练,第一次用到实战当中,很多地方叶枫还需要慢慢摸索,经过一番交手,大切割术变得更是灵活。

不但可以从上往下切割,也可以从侧面、下面,任何一面都可以切割,直行还是弧线,叶枫施展的淋漓尽致。

站在远处的倪姗摇了摇头,自己修炼了十几年,也没有达到这种地步,叶枫不过短短数天时间,就参悟到了大切割术的奥秘。

这跟叶枫元神强大有很大的关系,加上有神符加持,任何武技都能快速的掌握其中的神髓。

“咔嚓!”

仪陇甲发出一声清晰的咔嚓声,那最后一层薄薄的光罩也彻底破裂,姜鹤脸色吓得一片惨白,直接闭上眼睛,开始大哭。

“我不想死啊!”

姜鹤痛哭流涕,压根就不顾忌自己的形象了,只要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如果死了,什么都没有了。

“嗖!”

突然之间,一道人影出现在姜鹤的身边,大手一张,将叶枫的大切割术接住了,居然无法切割下去。

“翁!”

现场出现一阵嗡嗡声,不少人都认为,姜鹤必死无疑,谁知道竟然有人跳出来阻止,挽救了姜鹤一命。

“得饶人处且饶人,他已经败了,希望你放他一次。”

落下的人竟然是姜鹤的父亲,姜淳,一脸阴沉之色,此刻当着无数的人面,也不好发作,毕竟双方签下了生死状。

“如果我说不呢!”

叶枫冷笑,既然签下了生死状,就要兑现承诺。

“如果他死了,你也休想活着离开。”

赤裸裸的威胁,姜淳很清晰的告诉叶枫,如果自己的儿子死了,叶枫也休想离开紫薇楼。

“哈哈哈哈……”

叶枫突然仰天大笑,笑的所有人都莫名其妙。

“不愧是名门大宗,竟然说出如此霸道的话出来,难道签下生死状只是一个儿戏?”

叶枫反问,堂堂的紫薇楼,居然出尔反尔,把生死状当成了儿戏。

“你不用拿话激将与我,我只是明确的告诉你,比斗结束了,如果你放了鹤儿,我就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你好好的考虑。”

最后的好好考虑,几乎是带着威胁,什么名门大宗,对于姜淳来说,压根就不重要,只要叶枫敢动一下,他就不惜一切代价斩杀叶枫。

四周寂静一片,谁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这样,姜鹤的父亲出手了。

看到自己的父亲挡在面前,姜鹤收起哭声,脸上由哭转笑,甚至发出挑衅的目光。

“叶枫,你死定了!”

姜鹤居然在这个时候,还发出威胁,这让原本支持他的人,都纷纷露出厌恶之色,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是吗?”

从叶枫眸中,射出滔天火焰,原本叶枫只打算让姜鹤赔礼道歉,也许事情就算了,姜鹤居然还在威胁自己。

“我这个人最讨厌就是有人威胁我,如果你刚才肯认错赔礼道歉,我会考虑饶你一命,既然你自己找死,我就成全你。”

那种赤裸的杀意,让四周的气温骤然下降,当着半仙境的面,叶枫还是想要杀人。

当看到叶枫眼神之后,姜鹤心神一震,居然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但是很快镇定下来,有父亲抵挡,叶枫想要杀死自己,简直难于登天。

姜淳眼神突然一缩,他感受到了一股威胁,这股威胁来自灵魂,叶枫十分可怕,可怕的让半仙境都非常忌惮。

坐在上首的昶宗主眼神眯成一条线,不明白叶枫哪里来的自信,要当着半仙境的面,要斩杀九劫地仙。

一步步朝姜鹤走了过去,叶枫身上的杀意越来越浓,几乎能形成实质,从他身后,出现一尊巨大的魔神。

当看到魔神之后,四周再次传来阵阵惊呼,叶枫身体之中,居然还有魔族的特质。

到底叶枫是人还是魔,把所有人都搞糊涂了。

看叶枫模样,加上他修炼的各种武技,还有修炼的功法,完全就是人类,那为何身体里面还有魔神潜伏其中。

这魔神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每次当叶枫愤怒到了极致,魔神都会显露出来。

姜淳双手紧捏,从他身上散发出一股凌厉的气息,半仙境的实力展露出来,四周空间在一寸寸裂开。

半仙境,几乎站在了人类巅峰,再进一步,就是仙人境。

“阴阳分身!”

“瞳术,月缺!”

“死亡之镰!”

叶枫一连施展了三种道意,快的不可思议,谁也不曾想到,叶枫真的会突下杀手。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