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薙剑那么一闹有些让人生气,但是也多少缓和了这些尴尬,狂三和秦恩再次归附了正常的状态,两人再也没有提起之前说的那些话,而开始准备后面的事情。

“要做的更多,这种程度,还不够!”

单纯的杀死鬼族只是不够的,虽然秦恩觉得那些鬼绝对不会忍气吞声的,可是终究还是有一丝底线,妖怪山的大天狗为了彰显自己的文治武功,特意的让鬼族成为自己妖怪山的附庸,用大量的金钱与必须的物品获得鬼族的尊敬和支持……这种面子工程有点可笑,可也并非完全不能理解,若是想砸掉妖怪山这方面的牌子,打破他们现在的关系,必须要做的更狠才是。

以妖怪山的德行,很容易为了鬼族将秦恩这个人之里的人交出去:表面上,妖怪山是没有这么做的权利,可是以人类在人之里的弱势局面来判断的话,秦恩被出卖的可能性很高,稍微换位思考一下就知道该怎么做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类换取天狗和鬼族的和平,并且做出大人不记小人过的样子对人间之里——这种可能性很高的,因为这一切的局面,都是因为在酒吧那次打架引起来的。

秦恩绝对不会束手待毙的,他从来不会去打赌人家妖怪山和鬼族会不会那么做,他从来不去赌注别人的仁慈。因此为了保命,那必须的要让妖怪山和鬼族彻底的撕破脸皮才行。

也不需要太大的筹码,鬼族和妖怪山的关系本来就是有些矛盾和积怨,因此只要稍微的在骆驼身上加一根稻草就没问题了,而这根稻草,秦恩也早就已经有个大概的选择了,那就是被打进医院里的河童还有那些被杀死的鬼族,派出去谈判的鬼族被杀死让本来脾气就不好的鬼族爆发出怒气,再杀死几个河童,来让妖怪山也生气,造成双方推卸责任、无法互相理解的局面。虽然在这个过程,可能会发生一些大战或者危险的事情,可是秦恩就直接被从这件事情摘出来了,妖怪山当中绝对存在对鬼族曾经奴役他们而愤愤不平的愤青,鬼族当中也绝对不少缅怀过去的荣耀与美好的鬼,一旦起来个引子,那整个火药桶都会开始爆发。

“医院,应该是这里了……应该没错。”

而秦恩在听从狂三给出的建议后,来到了河童们所在的医院,说道医院,自然还是永远亭了,有永远亭存在幻想乡的其他的赤脚医生基本上都活不下去的,人之里的诊所医院,基本上全都是永远亭的。

但是这里却并非是铃仙在的那个医院,这里是医院秦恩还真没有怎么去过,因此事先的时候,自然的去要让时崎狂三去探查一番,而秦恩本人则在稍微远一点的地方等待,防止被人看到,随后也就是大概十多分钟的时间,时崎狂三就走出来了,并且将里面的情况告之秦恩。

“很好,既然来了的话,那我也准备动手了……”

秦恩又拿出了面具,这是自从潜入红魔馆、摧毁红魔馆以后就再也没有戴上的面具,伪装的那个秦酒的假面,除了铃仙和一些少数人以外,其他人都不知道秦酒的真正身份。

这个面具也干脆的被秦恩命名为秦酒了,秦酒一出,必将腥风血雨!

随后,秦恩伸出了手,对着狂三说道:“我打算以患者的身份混进去,所以狂三,将我的手给扭断吧。”

“没必要这样吧,秦恩,这次还是交给我吧……”

唔?似乎交给狂三也行?

秦恩的眼神闪烁了下,心中有些犹豫,之前狂三的表现已经证明了她有极强的单独行动能力,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好像没必要这么伤害自己吧?说心里话,秦恩还是有些怕疼的。

而感觉到秦恩犹豫的狂三却是握住了秦恩的手,趁着秦恩发愣的这段时间,用着手中的燧发枪砸了秦恩的肋下。

“唔!”

力量不算特别重,但是挨这么一下,秦恩顿时就有些难受了,说不清是疼还是痒的感觉让秦恩几乎的力气泄了不少。

“十指连心的痛比这个难受多了,秦恩,你还是别乱动了,这一切就交给我吧。”

“……好吧。”秦恩苦笑的摘掉了自己的面具,将其塞了起来,装扮秦酒的身份,一次就好了,秦恩没必要第二次冒险了,有了狂三的存在,以后秦恩就不需要亲力亲为了。

“我帮你解决掉那些河童,秦恩,你说吧,让他们以什么样的方式死亡?”

“很简单,重创他们受伤的地方,并且用你的加速能力,让里面的状况迅速恶化,不治身亡。”

虽然那些伤据说只是不重的轻伤,可是,这个世上也难保意外。

鬼族们说是轻伤,河童们也说是轻伤,医院也可能说是轻伤,可是没有什么比死在病床上更具有说服力的了,黄泥巴掉进裤子里,不是屎也是屎了,秦恩要做的,就是给鬼族泼脏水!

“交给我吧。”时崎狂三缓缓的点了点头,身体再次半透明化了:这要比上次更彻底,因为这下就连秦恩都没有察觉到狂三的气息了,她离开了秦恩的身边,进入了医院内。

医院内的人不算特别多,基本上都没有几个人,然而,以狂三的气质容貌,无论人多人少,只要出现就很容易吸引其他人注意力的,因此只能采取迂回的方式了。

当然,也不需要说的那么复杂,只是隐身进入而已,时崎狂三毫不顾忌周围的人,直接透明化穿过其他人,然后查看着上面的清单。

“咦?居然是电脑……”狂三有些惊讶,但是随后又迅速的适应了过来幻想乡整体的科技水准是落后外界,但是这对于一些有钱有势的存在自然不存在问题。

但是,既然是电脑就不好办了,若是病号的名单的话,那狂三自然的可能直接借着别人手或者是机会去翻看,可是这种灵体的状态却要实体进行操纵才是,毕竟,单独一个透明的灵体若是突然的拿起什么东西或者是翻开什么东西,动静自然会很大,外界还可能归于灵异事件之类的,可是幻想乡内,别人的第一想法就是有灵体生物进入医院了。

灵体只是看不到,但是做什么事情还是会有一些麻烦的……狂三看着那个坐在电脑面前的那个白衣女天使,等待着她的破绽。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她并没有随意的转头湖综合离开,看上去虽然是在拿着一本小说书在看着,可用不了多久,这个少女就四处张望,也不知道是神经质还是说感觉到了什么,也许这应该跟少女头上的那两个兔子耳朵有关系吧,兔子一直都是很胆小、很警觉的动物,直觉辅助着他们,直觉这种东西一直都是玄乎的感觉,没有这个东西的人是很难体验到它的奇妙的,狂三自然也不敢冒险。

没必要操之过急,想到这里狂三并没有擅自做什么打晕或者是在这个房间引起什么变化,以透明化的姿态在医院内行走的狂三开始寻找机会……毕竟医院这么大,不能随意走动,没准有什么特别VIP病房什么的能遇到一些不妙的家伙,狂三也跟秦恩一样,除非是特殊情况,否则,她也不会做出什么冒险的事情。

只是狂三在走入员工休息室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趴在桌子上睡觉的人类少女,看上去疲惫的很,狂三能看见挂在脖子上的身份牌,因为秦恩的记忆与知识,狂三也判断出来了,这个身份牌是说明她是实习生,估计是一些想学医或者是想投奔永远亭的人类女孩来这里实习的吧?

而在旁边的桌子上,则煮着咖啡,煮咖啡的机器狂三不认识,因为秦恩也不认识,明显这应该是永远亭内特殊的道具吧?若非里面咕噜噜的在泛着气泡并且散发着淡淡的咖啡芳香,狂三还真的没办法分清楚这东西是什么。

凝视着这个煮咖啡的机器,时崎狂三突然灵感一闪,不禁轻声道:“有办法了。”

狂三瞄准这个机器,开始释放自己的能力,加速的能力。

三倍四倍——直接变成了六倍,其他的东西不去干涉,只有煮咖啡的机器加速,这个东西有些耐用啊,居然加速到六倍速也没有受到影响,还真是耐用。这种非常耐用的东西被破坏的确有些可疑,但是这个也会引起一段时间的麻烦吧?想到这路,狂三毫不犹豫的加速到了七倍,插座立刻就发出了噼里啪啦的火花声,整个煮咖啡器发出了嗡嗡嗡的叫声,最后在第八倍刚刚开启的时候,骤然爆炸!

砰的一声,这个极大的动静在没有多少人气的医院内显得有些刺耳,随后炸裂的咖啡让桌子上的书和纸都开始燃烧了起来,狂三加速的力量并没有让电闸跳闸,只是单纯的让这个煮咖啡沸腾起来,玻璃爆炸变成了碎片,啪啪啪的好像是飞镖一样的刺进墙壁当中,而这也理所当然的伤到了这个少女,激烈的疼痛和沸腾却没有完全干涸的热咖啡淋了少女的一身,发出了惨叫。

而坐在前台看小说的那个女护士也认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赶忙的进屋,看到的是开始隐约有着火迹象的休息室、身上流着血在哭嚎、肌肤被热流烫坏的少女实习生与爆炸的煮咖啡器,她没有反应过来:那个煮咖啡器居然引起了爆炸?据铃仙说,这可是月之都的道具呢,特别好用,就算烧很久也不会达到负荷,可是现在怎么就突然变成这样了呢?但是来不及深思,她看着被烫伤的实习生,只能先照顾她,给她又打药又安抚的,接着又是麻烦的灭火,基本上将这里给折腾起来了,而时崎狂三则趁着里面手忙脚乱的机会,在电脑上找到了一直都没有关掉的特殊窗口,在种族那一栏寻找。

“502病房……宾果!”时崎狂三露出一抹绝美艳丽的笑意。

随后狂三迅速的将电脑窗口和摆放的位置重新调整回去,借用灵体的优势,以楼梯上一不符合淑女的速度来到了5楼,502房间,她轻松的进入了502号房,自然看见了那些河童。

面对这些河童,狂三也开始实体化了,实体化后第一做的事情,就是将门给堵住,然后来到了这些昏迷不醒的河童面前,看着他们的病历,找到了病因。

“真是凄惨啊……骨头居然断这么多。”果然,不该信鬼族那所谓的‘手下留情’,看来鬼族的手下留情只是指不杀死对方、不对重伤无战斗力的人进行补刀而已。

虽然说鬼族说自己下了轻手,可是鬼族的轻……那能叫轻吗?鬼族啊,就跟俄罗斯老毛子一样,毛毛躁躁的,总是喜欢酒,做事也是毛,你信他们?

总之,他们是一群非常不靠谱非常野蛮的家伙,狂三大概的也对鬼族有了认识,眼睛继续看着上面的病历,找到了河童们受伤的的地方,时崎狂三的纤纤玉指轻轻的按在这些河童的伤患处,然后开始运用了加速的功能,原本静静的躺在床上的河童痉挛了起来,伤口也因为加速的影响而开始弱化,而且狂三本身就施加着力气,按照病历上显示的内容,进行破坏。本来鬼族下的手就不轻,所谓的手下留情也只是个客气的说法,在没有提供任何营养和治疗的情况下,很快这个河童的身体就受到了破坏,被打伤的地方开始坏死,而本来差不多好的地方又开始在体内进行大量的内出血,挣扎一番后,就不动了。

按照顺序,狂三将这些鬼的伤情给恶化,在没有任何治疗的情况下的恶化伤患,让他们的身体开始渐渐达到了极限,在其昏迷的过程当中死亡,因为加速的缘故让河童连眼睛都没有来得及睁开,就算在半途当中因为伤得相对不重的河童,也在这种力量的控制下开始重伤,大出血,病情伤患恶化,最后狂三再将堵门的东西放回原本的位置上,,再次半灵化,从容自若的离开了这家医院。

时崎狂三走了出来,来到了秦恩所在的地方,在感觉到狂三回来以后,秦恩不禁开口问道:“解决掉了?”

“全部伤口恶化,不治身亡——”时崎狂三的报告十分的完美,她没有制造新的外伤,而是直接恶化鬼族们伤害河童们的伤。

“这下可真是热闹了。”

秦恩恶劣的笑了起来,河童被杀,鬼族也被杀,这下好了吧,妖怪山的河童还有那些鬼族,你们现在还真的能平安的坐下来一起聊天闲谈吗?或许,这群人不打起来都是佛祖保佑了。

本来,河童和鬼族应该是坐在一起好好的谈判的,那么在秦恩这一番干涉下,两群人会产生什么样的反应呢?

“不管怎么样,妖怪山和鬼族,都难免的有一些火气了,这下,他们必然没办法冷静客观的相处了,嘻嘻嘻嘻。”

秦恩发出了毛骨悚然的笑声,而从头到尾,自己的身份都不会暴露出来,没有人认识狂三,就算看见狂三也没有什么,谁都联想不到狂三跟秦恩有关系……真正焦头烂额的,是鬼族和河童!

“什么!”

而就犹如秦恩预料的那样,鬼族,生气了。

那个红发的鬼先知道了自己的属下还没有谈判就被杀死在要谈判的咖啡厅那里。

整个过程,河童们都没有出面,就直接那么死了。

不,也不应该说没有出面:这位鬼族的头领望着自己面前这已经被熏烤的焦黑的枪:虽然造型变成这样了,可他仍然能认出来,这是河童的武器。那两个鬼的死法也有些……毫无防备,那本来是时崎狂三用时间的力量控制才杀死的他们,可是这在鬼族的眼里,这是我们鬼友好的跟你们河童打招呼,却反而被你们河童用武器给杀死了。

在场的所有鬼族的脸色都变的很难看,他们能接受现在自己族裔已经变的落魄了,可这么主动的被人打了一巴掌……怎么可能忍的下来呢?

的确,在这种情况下难免也会有一些鬼族开始胡思乱想,寻思事情好像没有这么简单之类的巴拉巴拉的,然而以鬼族那已经被酒精和浮华给惯坏的脑容量,真的能细心发现一些问题吗?

有人会想,有人会思索,可是……真正做出的决定——

“我们要好好的谈一谈。”被其他的小弟尊称为大哥的红发鬼,面色铁青、咬牙切齿的这么说道。

这跟原本的计划一样,都是谈一谈:跟妖怪山的河童们谈论下。

可是内质却改变了,最初的时候,这些鬼也的确有低三下四的道歉或者是协商的想法,以这帮鬼族的器量和其过于粗糙的性格来说,能做出这么的选择,着实不易。

然而,这一次意义完全不一样了,话语、词句还是要谈一谈,可是口气却已经完全变化了,因此,意义自然截然不同,好好的协商商谈是不太可能的了。

“大哥,是不是有人从中作梗……”只是在这个时候,还是有几个小心眼特别多的鬼族,在那里提出反对的意见。

只是他们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到了自己同胞们那鄙视、愤怒的目光,就连他们的大哥的眼神都没有多少善意,变的冷冰冰的。

鬼族当中能胡思乱想的家伙,一直都在鬼族内不怎么受欢迎……古代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这大概算是古鬼族和今鬼族之间唯一的共同点了。

在鬼族内部当中,他们对这些人的称呼也很简单,三个字:胆成年人黄色软件小鬼,就是这么简单,而事实上,也真的没有错怪他们,这些人,是鬼族当中那些被打了脸也不敢生气的家伙。

他们也并非是完全思考了其中的猫腻才提出这种反对意见的,或许有这样的人,但是更多的,却是一种胆怯,被幻想乡彻底打断了骨气和颈椎的胆怯。

“大哥……”然而,更糟糕的事情还在后面,另外一只鬼走了进来,在进来的时候,险恶的气氛让那个鬼一愣,但是那个红发鬼神色却有些不耐烦,于是他也不敢耽误,报告了另外一个事情。

“又有人被杀了!?”红发鬼悚然的用了一个又字……

“是的,大哥…您派去的那五人,也已经死了——早就在前往谈判的过程当中就被杀了!”

红发鬼的身体,也开始颤抖了起来,好像是要爆发的火山一样。

“怎么,死的?”忍耐着怒气,

“枪杀……”

当这个答案被说出来的时候,在场全部鬼族骤然变色!

枪?

火器?

河童!

只能想到河童了!

“谁还要反对!?”

红发鬼一掌将自己的椅子给击碎,站了起来,像是一只愤怒的红毛狮子,冲着其他的鬼怒吼着。

“……”

这下,再也没有人敢违抗了,在沉默了一段时间后,场地也开始变的喧嚣起来了:鬼族虽然是你们妖怪山的‘亲戚’可绝对不是被你们欺负的那种不肯还手的弱者!

看着激愤的众人,那个报信的鬼族本来打算是说那五个是被乱枪打死的……可是想来想去,他觉得也没有必要说出来,对于鬼族来说所谓的枪,都是差不多的,他们并不懂枪械的故事和秘密。

说道枪……要么联想到人类要么联想到河童……而人类?鬼族认为他们没有什么胆量拿枪——他们也不认为那五个鬼会死在普通的人类手中,那么自然就是后者了?

也只能是后者了!必须是后者啊!被人类打脸( ̄ε(# ̄)☆╰╮( ̄▽ ̄///)?鬼族应该没有落魄到那种地步吧!

在场的这些鬼们,都是这么认为的——鬼族再怎么变化,他们也没办法改变基因那毛毛躁躁的鲁莽与简单。

智力是硬伤啊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