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你现在可以行动了。”

秦恩听到铃仙这么说的时候松了一口气,然后扶着床沿坐了起来……但是就光是这么一个动作秦恩就感觉到身体一阵疲乏与无力,脑袋也是一阵低血压般的眩晕。

铃仙见到秦恩这幅模样的时候给他递上一碗汤药,而秦恩也毫不犹豫的喝了下去,味道有些怪异的中药服下后身体的异常才好一些,在走下床以后,在房间镜子当中秦恩看见了现在的自己。瘦弱了许多……原本锻炼出来的肌肉几乎完全看不见了,古铜色的肌肤变成了一种变态、几乎死人一般的白色,秦恩那具有明显特征的健壮身体已经完全不见了,瘦弱的像是一名图书管理员似的。

图书管理员可是个有前途的职业啊,异界小说里就流传着许多强大图书管理员的故事,埋藏在书海图书当中的那些瘦弱的男女们都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当然,这些事情距离正常人来说太遥远了,拿现在的历史说了,曾经在过去的历史当中出现某个图书管理员,后来那个图书管理员没有被发工资……然后?然后他就给整个国家的人发工资了。

在这种理由的安慰下,秦恩也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一些。

来到体重秤面前,他发现自己的体重已经掉了非常多的地步,看着体重秤上的数值,捏了捏拳头,发现就连气力也变小了一些。

为了能顺利的进入红魔,秦恩来到了永远亭,让铃仙给自己配置药物来改变自己的体型……在服下了一堆药物并且经历了噩梦一般的折磨以后,秦恩的体重开始大幅度改变了,

“没关系的,这些丢掉的东西还是能回来的。”

秦恩努力不让自己注意外表的变化,这一切的牺牲都是有意义的,他坚信着这一点。

铃仙也将秦恩订做的人皮面具递过来,当他戴上面具的时候,外貌也开始产生了变化,原本英俊的面孔也变的阴沉起来,眼睛深深的陷了进去并且眼袋发黑,看上去好像是几天几夜没有睡觉的吸。毒者,配合着吃了药减下去的身体,看上去特别虚弱。

但是还有一些有瑕疵的地方……秦恩摸了摸脖子,然后的将一粒药丸吞了下去,咳嗽了几声,就感觉到了声音的变化,原本还具有年轻人锐气的声音顿时变的嘶哑起来。这下,名为秦恩的男人彻底的失去了形态,在佩戴这个人皮面具的情况下,对方若没有什么能看穿真相的能力,基本上是不可能认出他是那个高调张扬的青年的,现在他的样子更像是一位长期沉溺在酒色与毒品被其掏空了身体的人。

“铃仙,你确认我还能恢复原本的样子吗?”稍微有些不太放心的问了一句。

“没问题的……身体只需要吃些营养品补一补就能从这种虚弱的状态恢复,而这个改变声音的药效果将会持续一周的时间……就算不服下解药,在一周过去后声音也开始慢慢恢复。”

慢慢的恢复……那也就是说自己有最多一周的时间攻略掉红魔馆:这有些困难,因为要获得红魔的内幕消息必然的要爬到高位才可以,一周的时间,就算表现的再怎么能干也不可能吧?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延长吧,秦恩多拿了一些药丸,并且撕下了标签,将其伪装成治疗心脏病的药,放在了口袋当中。

铃仙默默的看着秦恩做这一切,从头到尾都没有问为什么——曾经秦恩就经常在铃仙这里购买药物并且用钱来要求铃仙做一些乱七八糟的、绝对不是正常病人提出来的要求。

开始的时候还会问一些内容,但是久而久之就习惯了,他的要求,铃仙一直都努力满足。

“对了,铃仙,我要的那些药物你藏好了吗?”

“嗯,已经藏好了。”

铃仙递给了秦恩两串在大街上好像随便都能看到的便宜佛珠手链,柔软细腻的手指轻轻的敲开佛珠,秦恩就在其中看到了被小塑料袋包装好的各色粉末与液体。

“吗。啡、肾上腺激素、生命活力药水、体力强化药、锐眼药剂、隐身药丸、假死药……还有一些迷。药、********。”

铃仙细心的将佛珠内藏着的药粉效果全都给解释清楚并且标注上了记好,并且还当着秦恩的面狠狠的拉扯着佛珠,却始终没有见其断裂掉,韧度相当惊人。

这下好了,最后要求的东西也被制造好了……秦恩佩戴好藏着药的佛珠,叹了一口气……这张僵硬的人皮面具扯出了一丝慰藉的笑容:费尽心思的这么处理真是辛苦铃仙了。

“我不知道你去干什么,但是还请你小心啊。”

铃仙也不是没有感觉到这一切。

曾经身为月面战士的她自然的对这种类型的气氛特别的敏感,花一大笔钱做这些削弱自己的伪装,肯定是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

然而对此铃仙却没有插口多嘴什么,她只是按照秦恩要求的那样给他进行一番伪装。

“放心,我又不是准备去打架——很安全的,只要不露出什么马脚,很安全的。”

秦恩以别样的姿态离开了永远亭,在走出这里以后,将不会有人在能认出来秦恩原本的外貌与身份,这将会给他的行动带来了极大的方便。

现在应该是找那个叫胡桃的吸血鬼了,手中的纸条告诉着秦恩那个叫胡桃的少女所在的地方……好在,她所在的据点不是什么危险的区域——当然,也不是什么能轻松到的地方就是了,毕竟是人之里外面。好在一路上也没有遇到什么特别的麻烦,整个过程几乎一帆风顺。

当秦恩赶到胡桃所在的据点的时候,却发现了吸血鬼……红魔的吸血鬼,在看到她们的时候秦恩的眼里闪出一丝狠戾,但是最后也变的平静起来了,直接上前,而吸血鬼们在发现了秦恩以后也拦住了他。

“这里是私人领地,无关的人赶快离开。”

这些吸血鬼要比那在人间之里被懦弱的人们惯坏的吸血鬼们要显得温和许多。

温和的只有态度而已,他们的目光略带戒备:她们并没有被秦恩虚弱的外表蒙蔽,哪怕他手无寸铁她们依然戒备着他,光这一份素养就跟人之里内的吸血鬼有着天壤之别的差距。

而且,气息也不同……红魔馆明显的考虑了吸血鬼们的战斗力和驻扎的区域,因此陈涵与格欧吉那两人据点的血族并不强力,而面前的这些吸血鬼门番,却显得很不好对付。

“我是来拜访胡桃小姐的。”

吞了药片的声音变的异常沙哑,掩盖了他原本的声音,用这番嘶哑与虚弱的口吻,秦恩说出了这句话。

“……这里没有你认识的人,赶快离开!”

可就算如此,吸血鬼们的戒备仍然不少,难道是因为性别都是女性吸血鬼的缘故?

不,明显不是,这些人是因为听到了胡桃这个名字以后才显得这样戒备的并且隐隐的有要出手的征兆,看来胡桃并不希望有人主动来找她。从这群门番的态度来看,秦恩也更加确定了那个吸血鬼胡桃就在这里,并且现在一定在房间内——或者那个胡桃就在暗处看着自己吧!

“拜托了,麻烦你们通报一声——”

秦恩拿出了幻月给自己的太阳花钮扣,而在拿出来这个的时候,部分吸血鬼的神色变了,少了一些敌意,而也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人,看来在这些吸血鬼当中有几个也是胡桃的心腹呢。

“请各位行行好,通报一下……咳咳咳咳!”

秦恩猛烈的咳嗽起来了,看样子就好像是大病新愈的人似的,伪装出来的人皮假面也变的更加惨白,这么咳嗽着的他将那枚钮扣交给了面带狐疑之色的吸血鬼:那个看上去就像是知道一些什么的吸血鬼。

“在这里等着吧。”

那名吸血鬼少女看了秦恩一段时间后才给出回应,秦恩仍然在咳嗽着……找了一个舒服的地方坐着,还在隐约的咳嗽。

混账,将口水故意的搞到气管里的感觉真的不好受啊——在心里这么抱怨了一番,然后秦恩也开始等待,而没有多久,那个吸血鬼就已经走了出来了,对着其他人说道:“带他进来。”

看似是对其他人说的,但是实际上选的人却都是那种认识那个钮扣的吸血鬼——这只是大部分而已,实际上也掺了几个一无所知的沙子。在这种情况下,秦恩被带了进去,而那粒钮扣也被交还到了秦恩的手中,走进深处以后,秦恩进入了一个房间,那名带路的吸血鬼少女敲了敲门:“人带到了。”然后示意秦恩走进去。

在进去后门关上了,而秦恩也看到了那个叫胡桃的少女。

她的目光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在进来的时候却将秦恩从头到尾都看了个遍,在看到他那好像是被酒色药物掏空的身体的时候,眼里浮现出一丝轻蔑之色。

这让秦恩有些无语,幻想乡的这帮人,怎么总是喜欢用的人,是你——?”胡桃明显看上去有些不高兴。

“说吧……特意拿了梦幻馆的纹章也要来见我,有什么事情?”

“当然是找你帮忙的了。”

“找我帮忙?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凭什么认为我这个已经跟梦幻馆没有关系的吸血鬼会帮你呢?”

“因为这个纹章。”秦恩拿出了手中的钮扣纹章在手中翻来覆去的玩弄,而胡桃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神色有些不太高兴。

“你是在拿风见幽香的名字来压我么?”

她不喜欢被人威胁,特意拿出纹章,还是这样的台词,自然的会给胡桃拿着风见幽香的名气威胁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她不快情感的主要来源。

但是没办法,秦恩以前根本不认识胡桃,不知道她的性格是什么样的,也不知道她的爱好是什么,更不熟悉她的弱点,若非幻月说明,秦恩都不可能认识胡桃。然而事情发展到这个时候也没办法了,秦恩没心思从头开始收集情报,她的情报非常少,并且以前的认知很难奏效……就算拿出梦幻馆的情报也没有什么用处的,因为秦恩到现在都不知道胡桃跳槽的原因是啥。

“红魔馆面对的局面可不怎么好啊——在很长一段时间以前红魔就已经隐约的成为了幻想乡的众矢之的趋势……”

“你是在吓唬我?”胡桃冷冷的打断了秦恩的话,轻蔑的说道:“凭幻想乡当中那些胸无大志的妖怪能做到什么?”

吸血鬼蕾米莉亚在进入幻想乡以后就是一直都带有着进攻气势的……凝聚吸血鬼的力量、收拢弱小的妖怪——让红魔以惊人的速度膨胀,这些变化自然的鼓舞着吸血鬼们的心。

胡桃是吸血鬼,自然的能看到蕾米莉亚做的一切,也知道吸血鬼不像妖怪那样依赖人类的负面情感生存,吸血鬼们拥有的力量在目前来看凌驾同水准的妖怪之上——被弱逼、怕事的妖怪们惯坏了的吸血鬼们自然产生了一些野心,尤其是胡桃这样的高层吸血鬼,她们比其他的吸血鬼更清楚蕾米莉亚-斯卡雷特的野心,这些野心、变化、还有幻想乡妖怪的不作为,让吸血鬼们得意起来。

得意的都忘记了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了……明明是个百度百科都搜不到名字与身份的家伙。

“若我是说,妖怪贤者八云紫、博丽巫女、风见幽香……这些人也都盯上了红魔馆呢?”

胡桃的气息开始改变了,原本那散漫轻松的感觉已经消失了,这个女吸血鬼揭开了盖在身上的华丽毛毯,坐起来……用非常危险的目光看着秦恩。

“你说的是真的?妖怪贤者也盯上了?”

“不止妖怪贤者,还有博丽巫女与四季鲜花之主风见幽香——哼,否则你以为,我一个小小的人类,怎么可能会获得梦幻馆的纹章?”

秦恩没有告诉胡桃自己真正的身份,而胡桃或许知道名为秦恩的某个人的身份,可是她绝对联想不到戴着人皮面具、身材消瘦、皮肤病态惨白的男人会是杀死了人之里内吸血鬼的那个秦恩。

“……原来你是她们派来的走狗啊……。”这是胡桃对秦恩的认识与判断。

而这个时候房间内的气氛再次变化了,秦恩感觉到了一阵冰冷刺骨的杀意,这样的感觉正是来自于胡桃身上的,她已经下了杀心!

“既然你主动上门来了,那我也不客气,人类——给你一个机会,将你知道的一切告诉我……这样我会让你死的轻松一些。”

红魔的待遇给了胡桃这样的心思,红魔的野心更是让她变的极具进攻性,胡桃目前完全没有帮助秦恩的打算,甚至她计划利用秦恩这个事情来去红魔那里换取荣华富贵。

“死的轻松一些?”

秦恩不再玩弄手中的钮扣纹章了,在这样开口的时候,他身上那被酒色掏空的疲惫伪装褪去了,随后秦恩没有再说话,而是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播放了录音——

【……你能做到吗?】

八云蓝那被录下的声音传来了,而胡桃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神色一变,显然,她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有什么样的身份与地位。

这可真是太好了,这下的话也懒得自己解释了——想到这里秦恩笑的更开心了,稍微的调整了下进度,然后继续播放内容——

【博丽神社——收集到情报与证据后,将其送到博丽神社就没问题了。】

【啊,我会收集到你们想要的东西的。】

这简单的几句话饱含的信息量很多,胡桃眼神开始变的闪烁起来了,从开始的时候,她根本没有相信秦恩胡言乱语的打算,但是当录音放出来的时候,她就意识到了——真的被盯上了,被妖怪贤者盯上了!

若只是风见幽香的话,胡桃倒是不担心,因为她对红魔的战斗力有着一定程度的信任——最起码她相信自己肯定会没事,梦幻馆击败红魔不会为难自己,而红魔击败梦幻馆也对胡桃百利无一害。

……可那个声音,八云蓝的声音却打破了胡桃的幻想:妖怪贤者八云紫,在幻想乡内,可也是个赫赫有名的家伙,光是一个人就有些让人吃不消了,现在又联合了风见幽香的话……那这个局面就免费看黄的短视频app——

——没关系的,胡桃的双眼再次溢出了一些杀意,她只是感到了事情的麻烦并且有点害怕了,并非是真的绝望。

妖怪贤者八云紫虽然强大,可弱点却是不能随便行动,毕竟,幻想乡其他的妖怪盯着她呢,那些老家伙可不管红魔的威胁,他们只是在乎在自己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你错了,胡桃——我只是一个开始,胡桃,就算你杀了我也是没用的,你以为妖怪贤者八云紫真的会将毁灭红魔的希望放在我这个小人物身上吗?”

这番话像是倾盆而降的冷水,浇落到了胡桃那不怎么冷静的头上。

眼前这个男人,根本只是个开始!只是一个成功没有任何奖赏,失败也不会受到任何损失的棋子而已……一名踏入了楚河汉界的试水小卒,就算杀掉他,八云紫也会采取行动的——

当红魔膨胀到某种地步的时候——那个八云紫可能会直接采取极端手段……虽然其他的大妖怪会因此反对,可是反对也是事后的事情……当红魔被八云紫毁灭后,就算那个妖怪贤者被人推翻了又能有什么意义呢!?想到这里的胡桃顿时醒悟了,知道了自己的处境:红魔太高调了,就算他们现在开始收敛自己的行为不去得罪妖怪,那也只是临死前的挣扎而已。

“你要我怎么帮你?”胡桃犹豫了,虽然距离真正事情发生还有一定的时间,可是胡桃却不像之前那样信任红魔了。

“很简单——你只需要将我介绍到红魔馆内,让我成为红魔馆内的成员,将我推销到你的上司面前,让她重用我,然后配合我……获得一切有利于毁掉红魔的情报,这样的话在红魔毁灭之后你还能以内应的身份活下来……你原本就是梦幻馆的成员,胡桃小姐——你不需要和红魔的这些人共赴黄泉,你是内应,梦幻馆埋藏在红魔馆的内应——!”

“…………很好,你说服我了。”

胡桃冷静下来了,她的身上已经没有任何杀意与敌意了。

“若是成功的话,我自然是梦幻馆的内应。”

若是成功……的话?哈哈,秦恩不禁在心里窃笑,胡桃无非就是想左右逢源,给自己留条后路而已……这种性格、这种选择,作为中国人的秦恩在了解不过了。

“我会配合你的,这段时间内你先在我这里待一段时间吧,我会将红魔馆内人们的喜好、人际关系、还有一些我所知道的消息全都告诉你——我会向着红魔的人介绍你,让你成为蕾米莉亚的新家臣。”

“Good,胡桃小姐你做出了明智的选择呢。”

交易,达成了。

非常非常简单的事情。

只要红魔馆灭掉并且胡桃在其中做出贡献就没问题了,哪怕八云紫与风见幽香等人不承认也没有关系,只要做出贡献,那些人也不会太难为自己的。

……虽然可能有些委屈与麻烦,但是总比要陪着别人一起死要好吧!

想到这里,胡桃不禁开始正视这个男人了:他面色虽然惨白,可是眼神却异常犀利,这不是一般人能有的眼神,有这张目光的人经历一些故事的人,都是那种有明确目标并且沿着这个方向走的人,进来的时候那种虚假的怯懦没了,他大方的踏开步伐,肉体虽然虚弱,可是步伐给人的感觉却异常稳健,由此看出此人也并非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此人……真的是区区一介过河小卒吗?

“你到底是什么人?”

在这个时候,胡桃问出了这个本来应该在最开始问出的问题。

而在她面前的这个男人却是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一动不动的回答着:“你可以叫我秦酒。”

“秦酒?”

胡桃不认为这是一个人的名字,她觉得,这个应该是假名——一个随便想到的假名,没有经历任何深思熟虑,却也很难被人抓到马脚的假名。

“没错,秦酒。”

他又重复了一遍。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