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洛水岛。

这是一片占地面积极大的岛屿,山脉起伏,重峦叠嶂,巨峰林立,远处海面平静如镜,天空万里无云。

一片气势恢宏的建筑,隐藏在这片海岛上的山脉当中,屋舍俨然。

洛心蓝静静的坐在一块巨石上,脚下,是一片深不见底的悬崖,旁边水声轰然作响,那是一挂瀑布,如同天河一般,从高山上飞流直下。

两年了,离开家,离开丈夫儿子,离开那个熟悉的帝都,已经两年之久,洛心蓝很想家,想自己的两个儿子,也想那个疼她爱她敬她的丈夫。

“不知道他们如今过的怎么样,夫君他是不是还在打仗……”洛心蓝凝望着远方苍翠山岭,轻声呢喃:“两年了,洛儿是不是变得更加英俊了,涟漪有沒有出落得更加漂亮,娘好想你们……”

轻叹一声,洛心蓝站起身來,山风吹动她的裙裾,衣袂飘飘,岁月似乎对这个女人很宽容,沒有在她脸上留下什么痕迹,看上去,就像个二十**岁的少妇一般。

只是此时,洛心蓝的眸子里,却是充满了思念之情。

这里,是她的师门,她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熟悉的很,对这座海岛,也有着很深的感情。

只是这里再好,却也不是她的家。

“师妹,到处找你找不到,原來你竟在这里。”一个清朗的声音,压过轰鸣的瀑布声,传到这边。

洛心蓝秀眉微蹙,眸子里露出一抹无奈之色,转过身來,看着那边走來的人。

來人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穿着一身青色的衣衫,剑眉星目芒果视频成年app无限看,一头黑发,随意的披在肩上,十分洒脱。

“师妹怎么了,是想家了吗。”青年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一脸关切的看着洛心蓝,眸子深处,闪过一抹炽热。

这个女人,他喜欢了很多年。

他跟洛心蓝可谓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一直很喜欢这个比他小了几岁的小师妹。

曾经一度幻想,有朝一日,娶洛心蓝为妻。

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洛心蓝离开师门回到世俗,嫁给了徐稷。

这让他心里疯狂嫉恨了很多年,每一次见到洛心蓝,他都忍不住表达爱慕之意,但洛心蓝已有家室,对他本就只有兄妹之情,又怎么可能接受他的爱意。

一直到两年前,洛心蓝返回师门求药,七转筑基丹,对于宗派來说,也算是极品丹药。

可以改造人的身体经脉,为人打下极佳的修炼基础。

按说这种丹药,是绝不可以外流的,尤其洛心蓝已经离开师门,不再属于南海洛水庵的弟子,想要求得这种丹药,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但何方堂,也就是洛心蓝眼前这位师兄,却力排众议,以让洛心蓝留在宗派服务五年为条件,给了她一颗丹药。

洛水庵是个尼姑庵,但洛水……却是一个宗派。

所以宗派当中,也是有男弟子存在的,大部分男弟子,在洛水庵的地位都不高,这个宗派中,真正掌权的,还是那些修为高深的尼姑们。

只有何方堂,是个例外,因为他是洛水庵住持的亲侄子。

何方堂自幼父母双亡,被姑姑慧通尼姑接到洛水岛上,成为洛水庵的一名弟子。

在慧通尼姑的悉心教导和各种灵药的培养之下,何方堂也不负众望,年纪轻轻,便达到很高境界。

如今在这洛水庵,何方堂虽说沒到一言九鼎的地步,但他的面子,却也很少会有人去驳斥。

再加上洛水庵中大部分都是清净修炼的尼姑,一般都不问世事,也很少会去跟人争辩什么。

所以何方堂现在差不多成了整个洛水庵的大管事,权势极大。

洛心蓝当年在洛水庵中,也是一个很有名气的弟子,深受不少高层喜爱,因此,何方堂提出要洛心蓝留在宗派服务五年,那些人也是乐见其成。

因为当年洛心蓝回到世俗嫁人这件事,就让不少洛水庵的高层心中不满。

在她们看來,世俗中人,都是庸俗不堪的,要么出家,六根清净,要真想嫁人的话,也应该是要嫁给何方堂才是。

毕竟,何方堂才是他们自己人。

整个洛水庵,抱有这个想法的人,不在少数,所以她们对何方堂这明显有私心的举动,也全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全当沒看见。

至于说这样做,对洛心蓝和她的家人是否公平……那,就不在那些人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师兄,你有事吗。”洛心蓝语气很淡,不想给何方堂任何幻想的空间和余地。

“怎么,沒事就不能來看看你,毕竟,你是我最喜欢的师妹啊。”何方堂笑了笑,然后走到洛心蓝的面前,眼中炽热再不掩饰。

“师妹,你是知道我的心的,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呢。”何方堂一脸诚挚的说道。

“师兄,我是有家室的人,请你自重。”洛心蓝向后退了几步,跟何方堂保持一定的距离,然后也不看他,淡淡说道:“洛水庵中喜欢师兄的姑娘很多,师兄何必如此执迷不悟,苦苦纠缠我一个有丈夫有孩子的半老徐娘。”

“你不是半老徐娘,谁敢这么说,我跟他沒完。”何方堂有些激动的说着,然后上前两步,就要去抓洛心蓝的手:“我这么多年,心里面,只有师妹一个。”

洛心蓝脚下轻轻一移,身子骤然出现在十几米外的地方,一脸正色的看着何方堂:“师兄,你别再逼我了,好吗,我跟你,是绝对不可能的。”

何方堂的眸子里,快速闪过一抹冰冷的不快之色,心中暗道:装什么装,当年的那些师姐师妹,你是我唯一沒有睡过的女人,也是我的一个心魔,无论如何,我也一定要把你弄到手,见过了我的本事,你就再也离我不开。

只是何方堂的情绪隐藏得极好,一般人很难发现他眸子深处的淫邪之色。

他笑了笑,说道:“好,我不逼你,我只想你明白我的心,对了师妹,你这两年,实力提升的很快啊,怎么样,我给你找的那些宝药,还不错吧。”

“什么,那些药……是你找的,不是住持……”洛心蓝一脸惊讶的看着何方堂。

“呵呵,是我让姑姑给你的,不然,你也不会接受吧。”何方堂的语气带着几分失落,脸上挂着自嘲的笑容:“其实你应该明白我的心思的,我对你的感情……”

“不要说了……”洛心蓝严厉的打断了何方堂的话,一脸正色的道:“那些宝药,日后我会还你,我最后说一次,我是有家室的人,绝不可能做出背叛我家庭的事情。”

“师妹,你这又是何苦呢,你一个女人,如今正是虎狼之年,我就不信,你一点需求都沒有。”何方堂终于收起笑脸,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洛心蓝,淡淡说道:“在这洛水岛上,与世隔绝,夜深人静的时候,你不感到寂寞吗。”

“你……你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來,你太过分了。”洛心蓝脸色气得通红,一脸愤怒的看着何方堂。

“大家都是成人,何必伪装自己,实话跟你说吧,师妹,我给了你两年的机会,等你转变态度,可你却一直这样,是你……将我的所有耐心,全部磨灭。”何方堂说着,脸色逐渐变冷,迈步向洛心蓝走去。

“你要做什么。”洛心蓝厉声喝道:“这是洛水庵,是清静之地,你就不怕遭天谴吗。”

“哈哈哈,天谴,你太天真,当年我们的那些师姐师妹,全都是我的女人,唯有你……唯有你洛心蓝,离开了洛水岛,回到世俗,嫁给一个庸俗不堪的世俗中人,我要你,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何方堂的面目露出一片狰狞之色,冷笑道:“如果你乖乖听话,从了我,我不但会给你很大好处,让你的实力暴涨,提升到你做梦都想不到的境界中去,还可以答应你,给你那个废物儿子一颗九转筑基丹。”

“听到了吗,是九转,那,才是真正的宝药,七转筑基丹……在我眼中,便如同垃圾一般。”何方堂一脸冷傲,逼近洛心蓝。

“你站住。”洛心蓝冷冷断喝道:“你再逼我,我就从这跳下去。”

“呵呵,你跳啊。”何方堂完全露出真实的一面,那张原本英俊的脸上,一片狰狞:“你可以试试,能不能在我面前跳崖自杀,我不想让你死,你就死不成。”

唰。

洛心蓝骤然间抽出一把寒光闪烁的短剑,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冷冷看着何方堂,说道:“你也可以试试,能不能在控制住我之前,挡住我自杀。”

“哈哈哈哈,你看看你,这是在做什么,我不过是跟你开个小玩笑,你怎么还当真了。”何方堂突然间收起之前的面孔,一脸开心的看着洛心蓝,如同一个捉弄人成功了的孩子。

“你……”洛心蓝气得差点一口血喷出來,她很清楚,何方堂刚刚绝不是在开玩笑,而且,她对何方堂过去的那些风流债,并非一无所知,只是跟自己无关,不愿去理会罢了。

“呵呵,整天在这与世隔绝的岛上修炼,人都快要变傻了,总得找点乐趣是吧。”何方堂笑眯眯的看着洛心蓝:“好啦师妹,真的是跟你开玩笑的,当然,我喜欢你。”

说完,何方堂冲着洛心蓝呲牙一笑:“回头见,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去处理。”

看着何方堂转身离去的背影,洛心蓝缓缓的,放下手中那把锋利的短剑,整个人像是生了一场大病般虚弱,泪水,顺着脸颊流淌下來。

她用力的抿住嘴唇,喃喃道:“儿子,你可一定要争气,不然妈妈受的这些委屈,都白费了。”

……

“大老鹰,你飞快点。”徐洛催促道。

“已经很快了,要不你自己飞下试试。”巨鹰清脆的声音中带着几分不满。

感受着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徐洛伸手摸了摸被风吹得有些刺痛的脑门,说道:“这就是你的极致速度吗。”

“那你还想怎么样。”巨鹰不满的说道:“鹰姐这速度,已经差不多算是独步天下了。”

正说着,远处天空中,旁边不远处唰的一声飞过一只白色大鸟,快如闪电,瞬间消失在前方的空气中。

“什么东西这么快。”徐洛有些被惊到,虽然他催巨鹰再快点,但实际上,这速度已经很快了,流星赶月一般,却沒想到,竟然有生物能比巨鹰还快……而且还不是快了一点半点。

“闪电鸟。”巨鹰口中发出一声充满兴奋的赞叹,随即加速朝着闪电鸟的方向追赶起來。

呼啸的风声从耳边掠过,徐洛这才发现巨鹰之前的确沒尽全力,现在的速度,才是它的真正水准。

只可惜一直到看见那座巨大的海岛,他们也沒能再看见那只白色的闪电鸟,对方的速度太快了,连吃人家的灰都吃不到。

选择了一处偏僻的地方落下來,巨鹰有些臊眉耷眼的,闷闷不乐。

徐洛笑着说道:“你的速度已经很快了,别拿自己的短处去跟人家的长处比,你要想一下,那家伙敢出现在你面前,你一爪子就能把它给抓死。”

巨鹰想了想,觉得徐洛说的很有道理,终于开心起來。

“你有沒有办法像猫爷这样,把自己的体型缩小,不然的话,你就只能自己藏起來了。”徐洛看着巨鹰说道。

“沒问題。”巨鹰说了一句,随后身形快速缩小,变成雀鹰大小,蹲在徐洛的肩头,一脸得意的道:“怎么样,鹰姐很厉害吧。”

“……”徐洛翻了个白眼,心说这只老鹰也是个二货。

终于到了洛水岛,马上就可以见到自己母亲了,徐洛也有些激动,不过按照猫爷的建议,是悄悄潜入进去,找到母亲洛心蓝之后,让巨鹰带着几人直接离开,沒必要跟这座岛上的宗派浪费口舌。

但徐洛却觉得直接带走母亲有些不妥,原因很简单,洛心蓝并非是被囚禁关押的,若是这样不声不响的带着洛心蓝离去,那可就是真的把这个宗派给得罪死了。

因此,徐洛还是决定先潜入进去,找到母亲之后,再做定论。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