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影将不明物体丢给自己,估计要不了多久,还会再见,不如以静待动。3∴35686688

楚云升停下脚步,将那卷东西拿到面前,小心翻滚剥开,借着路边微弱的路灯黄光,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

那卷东西全部展开后,大约有一张a4纸的大小,呈蜡黄『sè』,年代似乎很久远,带着腐朽的味道。右侧一边的边缘破碎且不规则,应该还有一半被撕走,由于灯光太暗,上面弯弯曲曲坑坑洼洼,不知道图画的是什么,还有一些细小的文字注释,笔迹颜『sè』不同,显然不是出于一人之手。

材质也不知是由什么材料制成,暗黄腐朽,但十分的坚韧,他用双手各拽住一角,没有动用黑气,仅以自身力量试着撕开,却失败了,连撕开一个微小的口子都办不到。

望着右侧整整一条边的撕裂边缘,楚云升不由得地心惊,这需要多大的力量才能办得到!?

他正打算用黑气再试一下,小车那边出来一声惊呼,像是撞见了鬼一样。

楚云升连忙回头,顿时警觉起来,只见车子前方,目力能够看的到最远的地方,不知道从哪里又钻出一群煞白衣服的人影,大约有七八个的样子,中间抬着一个模糊不清的东西。

但很快他就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

那七八个穿着煞白煞白衣服的人,带着奇怪却仍是白『sè』的高条帽子,两只长长的白『sè』飘带从帽垂沿着肩头落在脚尾,手里正中间各握着一条血红血红的尺子,脸却怎么也看不清楚,仿佛越是注意去看,越是模糊一片。器:无广告、全文字、更

更古怪的是,它们竟不是在走。而是在飘,且是异常诡异的飘!

刚刚还在目力所及的远地,忽然间集体消失,消失的地方一片黑暗,等再次出现,已经是『bī』近车头不足十米的地方。

而它们中间中所似抬非抬、似飘非飘的模糊东西,这个时候,完全能看清楚了。

竟是一口漆黑的棺材!

棺口森然打开,像是等着它的主人入殓!

血尺、白带衣、漆黑棺材。这三种『sè』彩对比强烈的东西,在夜间两点的时刻,突然出现在荒无人迹的市郊公路上,幽暗不明的深夜里,令人头皮阵阵发麻,『máo』骨悚然。

楚云升心中一沉,双脚发力,飞速折返回去。

他见过的东西实在太多,再惊悸再陌生的东西,都起码吓不住他。

但车里的赵菱与孙教授就不同了。此刻说不定已经吓成半死。

他赶回去的速度很快,和来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但那七八个架着棺材的血尺白带人的速度似乎更快,在楚云升距离车子仍有一大段距离的时候,便诡异地飘飞至距车子跟前不足一厘米的地方。

在两只车前大灯灯光中,楚云升从未见过的怪异一幕。映在他的瞳孔中。

那七八个人像是完全没有看见红『sè』小车阻挡在前面一样,继续向前飘飞,而且,竟然丝毫没有被阻碍,像是虚影的身体一般直接从小车中穿行飘过。

然后小车突然熄火,车灯全灭,等到它们全部穿过车身,车灯忽然间又恢复了。

紧接着,在楚云升瞪大的目光中,它们再次消失不见。

这时候。似有一股森寒极冷的yīn风从他身上吹过,掀起他的衣角与发梢,像要带走他的魂魄一般。

再转过身,它们已出现在很远的地方,朝着那个白影逃走的方向。飘入黑暗,又一次消失不见。

楚云升暗自心惊,回过神来。见车里没了动静,急忙奔到车窗前。一边向里面看去,一边拍着玻璃探道“没事吧?”

“没事。刚才那人是谁?”赵菱摁下车窗,心有余悸地点了点头道。

孙教授似乎也受到了惊吓,这时才出声道“小楚,那人和是你一样的么?”

他的意思是指白影是不是和楚云升一样具有特殊本领的人。

楚云升见他们没事,放下心,并松了一口气,绕过车位,重新回到副驾驶位置上,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第一个跑过去的那个白影人,我见过一次,但不知道是什么人。后面的几个,从来没见过。”

这时候,赵菱与孙教授异口同声的惊讶道“后面的?后面的什么人?”

楚云升楞了一下,突然有一种不妙的感觉,试着道“你们没看见?”

赵菱与孙教授也愣了一下,奇怪道“什么没看见?”

楚云升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吃惊地望着他们俩,下意识地向后退了退,脱口道“七八个人,全都穿着煞白的衣服,手里拿着血红的尺子,抬着一口棺材,像是出殡,你们真的没看见富二代f2d9app入口链接!?”

赵菱与孙教授互视了一眼,茫然而惊讶地摇了摇头。

楚云升眉头顿时皱起,严声问道“我听到你们惊叫过一声,然后车也熄火了!”

赵菱马上说道“我们没有叫啊,你是不是听错了?”

但等她目光落到仪表盘上的时候,全身的血『液』顿时凝固起来,惊恐地瞪大眼睛,手脚一片冰凉,当场僵硬呆住了!

汽车的确熄火了!

孙教授张大了嘴巴,也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显然他也发现了这点。

楚云升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他明明亲眼看见血尺白带那几个人从车前一路飘至车尾,赵菱与孙教授就坐在车上,却竟然说没看见!?

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里似乎透着一股邪『xìng』的妖气。

“来电话啦!来电话啦!”

这时候,孙教授的手机忽然响了,蔓延着『máo』骨悚然气氛的寂静车厢中,铃声像是幽灵一般令人猝然心惊,吓了三人一跳。

孙教授起伏着xiōng口,强行镇定下来,接通手机道“喂,是我,嗯,我快到了,你说,怎么回事?人已经跑了?不会是刚才,,,没事,没事,你继续说,什么被抢走了?你再说一遍?”

坐在前排的楚云升心神一动,立即竖起了耳朵聚jīng会神的聆听起来。

^(。)请记住的网址,如果您喜欢天下飘火写的《黑暗血时代》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