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封锁线这个称呼完全符合它的名字,横一条、竖一条勾勒出一个密封的空间轮廓,范围止于能看到的最大,内部空间单位锁定到每一个基本粒子,将其纳入能力发动者的管理。

很难察觉。

但是这个难以察觉是很难找到其锁定的范围和封锁线的弱点,还有它怎么启动的这些都是难以察觉到的,可若是时间一长,饶是没有异能的普通人都能从生活小细节上洞悉真相。

……时间的流逝变的不对劲了。

生活在幻想乡边境的妖怪们或多或少都察觉到了蛮荒的边境世界附近所发生的变化。

在幻想乡边境的灰色荒芜沙漠内地底那没有被灰尘沙漠吞噬的岩石洞窟内,由里到外的散播着让人听了会感到头晕的刺耳声音。

“时间流逝变了,有人介入边境世界了。”

尖锐的、刺耳的、比小刀划过玻璃黑板、比老旧自行车唐突刹闸的声还要让人觉得恶心的噪音是边境居民妖族们特有的诡异声线。

埋藏在沙漠内部的地穴是原本某一个体积庞大的妖怪尸骸被三代巫女千里追杀干掉后留下来的遗迹,它的尸骨与血肉没有腐化,反而埋藏在沙子当中成为了其他妖怪们的生存温床。

“废话,时间流动的异化谁察觉不到?”

躲藏在尸骸洞窟的另外一个妖怪操着刺耳的尖啸声嘲弄着那个说话的家伙。

这些诡异的声音是被幻想乡文化放逐的妖怪们为了彰显自己和幻想乡内软弱妖怪不同的个性有意开创、保存下来的原始妖族语言。

八云紫挖空心思学习月之都的通用语开创出来的语言体系被这些极端保守的妖族们视为对妖族文化的背叛,这里的人,以用幻想乡内的语言和人类的语言为耻。

生活在边境地区的妖怪们神经向来敏锐,他们是寻常的妖怪们都特别污的视频难以忍受的暴徒,由于破坏幻想乡规则或者是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情又无法解决掉逃亡、或者是被流放到边境世界的。

倘若说幻想乡内的妖怪们还有些人形的样子的话,那么这些被流放到幻想乡边境的妖怪们则是彻头彻尾的异形。身高、身形、模样、声音、习俗、审美、习惯,绝大部分都是和幻想乡内生活的妖族们截然不同的类型,妖族人类化,幻想乡内是成功的一群,而被流放到边境的则是绝对无法兼容的类型,就算有人的形状,可在思维和精神上却是无法和平相处的异端。

时间封锁线让幻想乡边境的时差流动变化不同于外面,在八云紫等人在幻想乡内做自己事情的时候,边境世界已经过去好长的时间了。

“不是来扫荡的博丽巫女,不是八云紫养的野狼,是一群不一样的人……”

在这些时间内,视野、嗅觉、神经敏锐的妖怪们已经察觉到了和寻常来边境世界的拜访者不同之处。

“有人类,有妖怪……呜,这些妖怪的味道非常杂乱,很像是鬼族,但又有点不同……”

“这些不重要,有意思的是,我发现他们竟然在幻想乡边境尝试定居。”

“建筑?定居?哈哈哈……真是一群愚蠢!”

操着外人无法理解语言的原始妖族们藏在某个巨大痴肥的死妖尸骸中齐声嘲弄着勇敢开拓幻想乡边境地区的居民们。

“八云紫当初开发幻想乡没有成功留下来的残渣,竟然有人将其视为宝贝?”

“我们每天都想离开这个地方,可现在竟有白痴不在好好的幻想乡内呆着,要进入边境?”

“真的是蠢,蠢的不可救药啊,还带着那么多孱弱的人类来边境!”

在黑暗中的妖怪们凑成一团,叽叽喳喳讨论着有关那个傻子的事。

他们不是没有想过什么办法离开幻想乡边境,可是都失败了,幻想乡的边境世界向来都是进来容易出去难,里面不稳定的空间几乎每隔几个小时就会产生大范围的变迁,越往边境外面走越是如此,而试图逼近幻想乡边境或者闯过去的妖怪们都会遭受八云紫等妖怪们的袭击和屠杀,能够走出幻想乡边境随意出入的,仅有古明地觉与矜羯罗等鬼族成功了。

边境世界真正算是稳定的地方不多,一是距离真正幻想乡近的地方,那里一般都是风沙之类的地方偏强一些(在内地是属于极为恶劣的环境了),而在边境世界距离幻想乡更远的地方是那群体积更加庞大威胁无比巨大的利维坦式妖族们的天下,那群怪物是真的没人敢招惹的,鬼知道他们睡觉翻身的时候是不是灰踩死一群看不到的小蚂蚁。

还有沙漠中的绿洲区域这些也是强者云集的地方……纵然这些妖族嘲弄着人类文明,厌恶八云紫建造幻想乡的选择,然而很多被放逐的妖怪在找到稳定不会动荡的空间或者是有水源绿色的绿洲后仍然下意识的建立一个个小型根据地,招揽一群弱小的妖怪打杂或者是强到某种地步像是书生那样一个人将绿洲设定为陷阱去捕捉别的妖怪等他们进入范围后进行猎杀。

矜羯罗和古明地觉,可能是唯一一例,不占据绿洲还能在幻想乡边境世界制造要塞而不被残酷、不稳定的空间吞噬掉的势力,而那个站稳根基的鬼王则在有机会的时候毫不犹豫放弃自己的基业返回幻想乡,也能够见到那个世界对于边境世界的居民来说是何等的重要。

“人类,人类,人类……”

龟缩在尸体残骸内的妖怪们窃窃私语着,在阴暗潮湿的黑暗处设计着阴谋,碎碎念着他们几乎都快忘记的概念。

“我好久,没有吃人类了。”

在黑暗中,不知道是谁先提起了这个词。

然后是不约而同的,齐声吞咽的声音……

“不止是人类。”

“还有鲜嫩的、弱小的、无知的小妖怪们……”

带着邪恶的窃笑声在黑暗当中回荡着,曾经仅仅是以人类的情感为粮食的异种们如今扭曲到了连自己的同类都饥不择食的地步。

“……嘿嘿嘿,咕嘿嘿嘿,肉,肉,肉……”

“咳咳咳、科科科科科……肉、肉。”

最初仅仅是几个妖怪们的呻吟,然后有关理智的谋划却越来越少,长期处于边境世界的痛苦与恨意让他们不再在乎其他的东西,尸体洞窟由内到外的散发着让人作呕的浓厚恶意。

仿佛是数百只、数千只、数万只多足虫在粘稠阴暗潮湿的地板上成群结队攀爬着的声音,由少数妖怪释放出来的邪恶音符渐渐的共鸣,形成恶意的共鸣声。

然后共鸣声突然停止,在尸体洞窟躲避着不稳定空间波动的群妖们少数几个妖怪停止了蠢动,这些异形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样停止了扭曲的欢呼声。

“里面的妖怪,听着!”

犬走椛与妖怪山的天狗们在位于边境沙漠中央区域的洞窟外面,齐齐的站在数十米高的空中,居高临下的冲着由内到外散播着异样波动的洞窟内喊话。

“从现在开始,幻想乡的边境地区将由边境总督秦恩进行控制,在管辖、警戒范围内的生物无论种族都必须前往总督大人那里进行报告!收编!”

“接下来我会给予你们十分钟的时间去卸下武器投降,请停止释放你们身上的妖气,停止散播恶意的氛围,重复……请停止释放你们身上的妖气,停止散播恶意的氛围……”

银发的天狗少女傲然的重复话语被一个刺耳的声音打破。

“若是我们说不你会如何?”

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犬走椛下意识的就露出了不喜欢的表情,这个声音,虽然是幻想乡内的通用语发音,可是听上去却极为做作、刻板,十分的不舒服。

“格杀勿论!”少女杀气腾腾的答道。

萝莉脸的天狗少女小椛扬起嘴角咧开嘴,上下各一对尖锐的犬牙则冒出冰冷的寒光。

里面沉默了,洞窟内的声音不再说话,但是还是能从那看不清楚底的黑暗洞窟内听到若有若无的诡异声音,尽管不懂他们说的是什么,可犬走椛却辨识出来,他们是在嘲笑自己。

语言不通,笑声却是一样的!

小心有变!

犬走椛不动声色的朝着自己身后的伙伴们做出了暗示的动作,白狼天狗少女身上的妖气一起一伏,机灵的妖怪山战士们不需要任何言语就了解了自己上司的暗示。

这阴阳怪气的语气听上去就不舒服,直接掐死吧!

拔刀出鞘——!

身上的灵气、妖气形成实质化的光芒缠绕在每一位天狗少年与少女的身躯上,能征善战的白狼天狗们目光冷冽的盯着下方那沉默的洞穴,握着手中的武器,等待着,等待着……

“就!凭!你!们!吗!”

龟缩在灰色沙漠下的庞然大物从沙漠当中猛然跃出,灰白色的沙子从地面向着天空上飞扬数百米的高度,犹如海啸白浪掀起滚滚灰尘,遮蔽了包括犬走椛在内的二十名天狗战士的感官。

“就是现在!灵击准备!”

早就做好准备的天狗战士不约而同做出共鸣的灵击,由内到外,将浓缩好的灵力控制到一定的力度当中,将其从体内爆发而出。

浅蓝色的冲击波形成配合的节拍砰然朝着四面八方爆裂,节拍相同的灵力作出共鸣,绕开了伙伴轰在了沙丘风暴当中。

沙浪被推到了更高的层次,哪怕是在数百公里之外的边境居民们都能看到冲上云霄的沙浪和浅蓝色的灵力冲击做出的余波。

团队合作形成不逊色大妖怪的魔力爆发在百米的沙丘暴风云中制造了短暂的真空地带,而在这真空地带中,天狗族的战士们驱散了那遮掩的沙尘,浓浓滚滚的恶意越来越近!

然后二十多名天狗少女一下子就看到了那盘踞在沙丘下的庞然大物:曾经被三代博丽巫女屠杀掉的巨大妖怪龟缩在直径数十公里的沙丘当中,仿若是一座小山般庞大的躯体!

光是看着这没有被岁月侵蚀而腐败,反而深深扎根空间不稳定的幻想乡边境内变成一个巨大洞窟的尸骸中,就能感觉到无尽的震撼与压力。

……光是看就让人怀疑当初三代巫女是怎么解决掉它的!

“这东西真糟糕!”

犬走椛暗叫不妙,当藏在沙丘下的东西跳出来的时候,犬走椛才察觉到自己低估了这个东西的形体。

盘踞在里面的妖怪们爬了出来,犬走椛虽然意识到这群LOW逼会显得很怪,但他们出来的时候犬走椛还是低估了他们的样子。

每一个妖怪的生命气息极为虚弱,瘦骨嶙嶙见不到任何强壮的躯体,就算是妖怪山内那群还未成年的小天狗们都要比他们强壮有力!

是啊,理所当然的,这些妖怪几百年前就被八云紫从幻想乡内放逐到边境世界后,光是生存都是问题,怎么可能天天吃饱喝足的以复仇者归来的方式重返幻想乡?

若真能自给自足,矜羯罗的部落就不会宁可居住在旧地狱被古明地觉打的抱头鼠窜也不肯去建设好的幻想乡边境生存了!

可就算有心理准备,可犬走椛等天狗少女在对方做出明显进攻意识的时候还是不免的走神。

“这到底是什么鬼!!!!!!!!!”

从小在幻想乡内、在妖怪山体制内长大的少年少女们倒吸一口冷气!

从那黑暗仿佛深渊般的洞穴巨口内猛地刺出一条黑色的长鞭,远着看像是深海海洋生物的触手,可是近在咫尺之下的白狼天狗们看的清清楚楚,那并非是一个软体动物的某个触须……

它们是妖怪。

无数的妖怪形成的怪物,拼凑出来的缝合体巨兽!

之前在感应的时候听到很多人说话声,以为是普通的妖怪根据地,却没想到是一群缝合怪居住的地方!

这是生下来就是半个人形的幻想乡妖族们无法想象到的原始妖族异形!

单单拿出来天狗少女们顿时怀疑自己读了假书,他们的形象没有一个和幻想乡妖怪图鉴中的形象相同。

他们乱七八糟的身体重叠到了一起形成一个完整的团,目测过去最少有一千多名瘦小、黝黑、孱弱的妖怪们肢体连接着肢体,看不到哪个地方是头,哪个地方是Ass,他们就像是被一个粗心的女士用针线敷衍的缝合成一个巨大的形体,堆积成一个长柱型的东西。

伴随着他们排放出来的粘稠、恶臭、黑色的汁液,凌空盘旋着数百米的高度,蠕动着,流淌着,粗大的枝干触手迅速在空中分裂成几百个小触须,朝着犬走椛等人袭来!

“真丑……啊不是,现在开始,准备攻击!”

“是!!!”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