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头上的工作完成以后秦恩并没有直接的放任不理,而是在测试了一番功夫后才认为安妥。

“完成了!”

热气从肌肉当中散发出来,毛孔渗透着点滴汗珠被背心吸收,脑袋上的烈日已经显得无所谓了,汗水毕竟已经出到了这种程度,秦恩灰头土脸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在中国建设时期宣传画上的工人一样,已经开始渐渐倾向古铜色的肌肤闪着黄金般的光泽,锐利刚毅的棱角无一不展现工人身上独有的那种力量美,英俊的面孔上沾染的灰尘并没有让他看上去显得狼狈,反而还让那张英俊的脸更有男子气概。

“很好,既然做到这种功夫的话,那帮兔崽子应该不会搞坏了。”

可惜了,英俊的外貌、阳刚的造型、黄金般的身体与烈日之光衬托出来的健气阳刚美……这些印象,全都毁在了这流氓般的口吻上。

不过,在上白泽慧音出现在视野当中后,秦恩就收起了那副纯粹的流氓样,痞气与戾气全都被他谨慎的收了起来,秦恩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绝对不会看一个流氓顺眼。

“这么炎热的天气还来帮忙,真是辛苦您了。”

最近的天气炎热的厉害,季节还处于一种上升的时期,太阳凶狠极了,不止秦恩在忙碌一番后出了一身大汗,就连上白泽慧音也出了一点点汗水。

季节与温度让慧音换上了偏薄的裙子,在汗水出现以后,虽然没有被完全浸湿,可是多少的也在她的身体上留下了痕迹,鬓角已经吸上了点滴香汗,贴着那张精致的脸上,偶尔从下巴上滑落的汗珠沿着粉颈渐渐的落入长裙上,只是在阳光下直射一段时间就让慧音面色发烫,她下意识的解开了领口的钮扣,轻轻拉着领口试图让身体凉快一些。秦恩从来没有这么感谢过自己的身高带来的优势,在这种情况下,他能清楚的看到那对坚挺高耸的胸部,汗珠从下巴向下低落,掉在了那尺寸傲人的乳。房上,看上去好像都是在微微发亮。

……真是的,明明不过是一副出汗的画面,秦恩却觉得阳光要比之前还要毒辣,就算已经有些破罐破摔想法的他也有些无法忍受这种温度了。

仿佛是感受到秦恩视线一样似的,慧音的瞳孔开始微微集中了,但是在她发现以前,秦恩却早已经换上一副让人感觉友善的微笑,没有察觉他的目光。

福利还是偷偷的看吧,莫要引起什么尴尬为好,否则的话可做不成‘朋友’了呢。

“你下午还要上班对吧?在上班前,去屋里休息一下怎么样。”

“好啊,既然你这么邀请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秦恩爽快的答应了:自然的,是被上白泽慧音邀请到教师办公室内休息,除了课堂与学生宿舍,也就那里有插上电源的风扇了。

在进入以前秦恩也脱掉这身吸满汗水的工作服,简单清晰下身上的污垢就换上了一套干爽的便服,也身上的灰尘也被冲洗干净了。

“……抱歉啊,我这里也没有什么可以来当报酬的东西,也只能供你歇歇脚了。”

“没关系,一点点小事,您是我师父的朋友,我作为弟子帮助帮忙也是很正常的。”

上白泽慧音微微一笑,经过这几日的相处,秦恩在每次修炼完以后也总是来帮忙……一周两周的时间过去了,多少也对这个男人有了点好感。

尤其是他的言谈举止……更让在教学上有些偏向保守、性格也有些偏向守旧的慧音老师喜欢。

“再加上,慧音老师您也是个漂亮的美人啊,我怎么可能不来帮忙呢……漂亮的女人与可怜的孩子露出困惑的表情,可是会让我难过的。”

“您这话说的…………”

美人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绯红之色,身份只是义务教师的慧音有些不太擅长对付这样的恭维,也不太擅长对付这种轻浮的口吻,不过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下,她也多少的摸到了秦恩的性格,在别人眼里或许是显得很轻浮,可是在慧音老师的眼中,这就是一个喜欢搞怪的大男孩性格而已,这在她接触的学生当中数量也不少……只是能说出这种话并且像秦恩这么大年纪的也只有他这一个。

所以,优势就体现出来了,平常温文尔雅刷足了好印象,偶尔露出什么轻浮的举动,上白泽慧音也认为这是一种风趣与幽默,就算将来原形毕露的话,也不会让印象变成负数。

在这样的开始下,两人很快就进入了一种谈话气氛,天南地北的聊着,气氛越来越轻松。

本来最初妹红是有些不放心秦恩的:这不仅仅是对秦恩本人维修、杂活上的技术不信赖,更多的是一种对秦恩本人一种戒备:这种戒备的出现是跟上白泽慧音的性别有很大的关系。可是,秦恩的优点却胜在……不用钱。是的,秦恩每次都不需要任何钱,再加上秦恩表现非常老实,渐渐的藤原妹红也发觉了这个免费工作的好处,慢慢的,事情就变成了秦恩工作,妹红与上白泽慧音坐在附近闲聊吃着爽口的瓜果,最多偶尔忙完的时候在上白泽慧音那里刷下存在感,也积累了不少沟通的基础,而恰巧今日妹红有别的事情,去了竹林深处,于是才有现在坐在慧音办公室内与她独处的好机会。

因为这个裙子本来的独特构造原因慧音的蓝色长裙在站立的时候倒是没有显出什么异样,本身在重心与材料下了功夫的裙子就算是吹起风来也不可能将其卷起来,可是一旦当慧音坐在椅子上的时候,在重心与重量上偏向沉重的随着坐姿紧紧的贴在身上了,坐姿哪怕很端正,秦恩也能看出其裙下那大概的轮廓,一直被掩盖在裙子内的大腿可以说形状相当的完美,既不显得过于瘦弱也没有任何肥胖的感觉,而是那种偏向性感的肉质,炎热的天气的温度让那衣服更容易让肉体现形,隔着衣服也能大约的看出平坦的小腹与依然高耸的胸部,包裹着纯白色的丝袜与那雪白的肌肤给人一种耀眼的感觉。

偶尔风扇吹过上白泽慧音的秀发,让人联想到书香气息的芬芳弥漫在整个房间当中,让人心旷神怡。

再加上慧音本来就是那种很博学的类型,她知道很多很多有趣的东西,广泛的知识面让她引领着话题,可是这却并没有给秦恩一种不适的感觉,美人博学聪慧可是一个不错的印象分,虽然听闻在教课上面没什么花样,可是在闲聊的时候,上白泽慧音却有着许多女性知识分子都没有的优点,甜美的嗓音、性感的身材、温柔的性格……没有女文青那种无病呻吟、没有女博士的古板无趣,她没有那种持有知识的女性们所拥有的那种傲慢和自以为是,仿佛这些知识与博学出现在她身上都是理所当然般的浑然天成,绝美的容貌吸引着人的眼、温柔甜美的声音吸引着人的耳、话题与谈话的技巧吸引着人的魂。

据说白泽是会现身治国有德的王者面前,提醒未来的灾难,指导正确方向的妖怪,而古代的王者们往往都有一些现代的领袖没有的傲骨与自尊,那种人就算是知道妖怪的存在也不会害怕的。然而,能跟那种身份人类进行交谈的白泽魅力,就此可见一斑,就算被引导了主题也没有给人一种不快的感觉,上白泽慧音的魅力,真的很特别呢。

……前提,你不是她的学生,关于上白泽慧音那只有干货的枯燥教学方式他还是知道一些的。

和上白泽慧音这样知识渊博的美人在一起聊天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很快的,疲劳的肉体与心灵总是能得到净化,秦恩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治愈了。

若是进一步的要求的话,那秦恩的期望是能好好的将自己的头埋在上白泽慧音那海纳百川的双峰当中,那样的话自己肯定就直接哈利路亚了——哈哈哈哈,想想就很荒诞呢!

……嗯,各种意义上的哈利路亚,比如说,被师父以清理门户的名义给活活打死,这么一想还真有些可怕呢。

“时间差不多了,慧音老师,我也该准备上班去了。”

“那让我送一送你吧。”

在路过的时候穿越教室外的走廊,秦恩透过玻璃看向里面,发现孩子们都在午休安眠,风扇也在以一种较平和的方式转动着,在加上幻想乡孩子们的衣服并不像外界那样花里胡哨的,除了内衣以外,大部分都是穿着一种朴素的和服与裙子衬衫之类的,凉快的很……再加上他们只是一帮小鬼,没有外界文化污染的她们在性意识觉醒很晚,民风可淳朴可彪悍的人间之里可没有外界那么多说头呢。

也不知道是因为这里空气比外界好还是什么基因上的巧合,幻想乡内的这帮小鬼没有一个不好看的,本身性格还这么纯真,简直是萝莉控怪蜀黍与正太控怪阿姨们喜闻乐见的犯罪乐园。

“嗯……?”

只是,在一群午睡的孩子当中,有一个女孩的身影尤为引人注目。

宇佐见莲子,失去了父母、目前被上白泽慧音照顾的孤儿,她身上的衣服是那种随处可见的淡色和服,她并没有像其他孩子那样在那里休息,而是在认真的看书、做笔记,俨然一副学霸的姿态。

明明那胳膊因为长期贴在桌子上留下了淡淡的汗渍,遇到难题的时候被搞的一头汗水也没有停下来,认真的学习着。

“她一直都是这样吗?”

“莲子,她比其他的小孩更要早熟一些——自从她母亲自杀身亡后就变成这幅样子了。”

……天真纯洁的是大多数,人群当中总会有一些家世不同的孩子与性格特殊的孩子存在。

从上白泽慧音那带着一些心疼的语气当中能感觉出来,以前的宇佐见莲子的面目,那个时候的她还不是现在看到的这样。

母亲去世、父亲死亡……宇佐见莲子的家庭变故让这个女孩早早的成熟了起来,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虽然在慧音的照顾下没有吃穿的问题,可是她却在心智上变的成熟了许多。

她知道未来自己要面临什么样的情况,她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没有依靠了,宇佐见莲子在父母死后受到什么样的创伤、留了多少泪水没有人知道,只是从现在的样子,就能见到父母的死亡对她的打击有多深。

也许是门外有人盯着的缘故,宇佐见莲子下意识的转过头看向外面,自然的见到了路过的秦恩与上白泽慧音。

宇佐见莲子的眼瞳颜色跟正常的人类没什么区别,但是那眼中却已经没有了跟年龄相符的女孩们的那种天真浪漫了,一种全新的情感覆盖了原有的情感。那是名为沉重、灰暗……尽管在努力的向前走,尽情的尝试成熟的去开拓未来,可是过于幼小的年龄和阅历的不足,让她找不到前进的方向,失去了家长的引导,她的目光,变的迷茫起来了。

(这算是我毁了她的未来吗?)

秦恩,避开了她的视线。

真是奇怪:秦恩心里其实也知道,是她的父亲尝试杀死自己而罪有应得、她的母亲也只是个愚蠢没有未来见识的脆弱女人,可是自己却始终没办法与宇佐见莲子对视。

“这个人……?”

而宇佐见莲子也在这个时候,也在打量着秦恩,秦恩在最近这一段时间频繁出现在寺子屋,让她也从某种角度的认识了他。

但是,终究只是看过脸、认识脸而已,两人没有其他的交集了,很快,莲子就不再关心外人,对着慧音老师微微点头,然后继续开始学习,她打算用这种方式,来走出迷茫。

“……真是个好孩子啊,将来肯定有出息。”秦恩的话与其说是称赞更像是敷衍,好在这种情感被巧妙的掩饰住了,慧音并未听出来异样。

“我去上班去了,慧音老师,以后我会来看你的。”

“慢走啊。”

就这样秦恩与上白泽慧音分手告别,微妙糟糕的心情被上白泽慧音那温柔的微笑小小的治愈了一番。

直接去了工作的场所,也就是风见幽香的太阳花店,面对那个一点也不温柔的老板……啊,真是可恶,明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风见幽香给自己的感觉挺强烈的啊,但是和慧音一比果然……还是不行啊。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女人比女人……男人会出轨!

不知何时起,秦恩突然发觉自己对风见幽香的情感从那种最开始傻瓜似的仰慕慢慢变成了一种单纯员工对老板的想法了,没有那种最开始怦然心动的感觉了。

因为畏惧与尊敬而拉远的距离……这个女人强大的让自己仰视,这种出现的距离让秦恩有些不知所措。虽然说距离产生美,可是这种太大的距离就已经不是美的事情了。

秦恩觉得,比起****,自己对风见幽香的更多的是一种崇拜、尊敬、畏惧,时间没有让秦恩了解风见幽香,最开始想做朋友的想法慢慢的也消失了,心中的敬畏越来越重。

“跟以前一样来的很早呢。”。这句话也该轮到秦恩说:风见幽香也从来没有变过的,好像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这里似的。

“当然了,早点来总比迟到要好很多啊老板。”

秦恩惯例的打了一番招呼后,就本能的拿起扫把开始清理太阳花店的工作了,原本幽香可能是有自己的清理手段,不过自从秦恩主动请缨以后,大部分时间灰尘与垃圾都是要自己来解决的。

这不是风见幽香给的,这是秦恩自己自觉做的,幽香给的任务不多,大部分时间都是要自己找事做的,否则下午的时间只是和风见幽香对话,很容易被玩的精神崩溃的。

这种状况逐步的增加了秦恩的持家能力,本来有些笨手笨脚的日常生活开始渐渐的进入了状态,看来,这也是练出来了。

“嗯?”敏锐的大妖怪很快就发现了这个男人样子的异常:“怎么了?你的精神似乎很不好啊,秦恩。”

“啊?我精神不好嘛……唉,可能是太累了吧……”

秦恩愣了愣,然后发觉:可能真是这个缘故。

早上起来的非常早,然后去藤原妹红那里进行锻炼,再来就是上午到中午以前吃顿饭,就去上白泽慧音那里帮忙,打着这个幌子和那个美人一起聊聊天之类的,再来就是下午上班了。

“这么一想还真的有些太累了呢……发生了好多好多事情啊。”

一开始还只是随口谁出来敷衍幽香的话,但是这么一想,秦恩发现自己经历的似乎也真的……非常疲惫啊。

修炼、工作、日常忙碌……很多很多,造成了秦恩现在的状态不太好,无论哪一个都是要集中精力去做的事情。

的确和慧音一起聊天的时候觉得很舒服,并且也可以借用某些机会肆无忌惮的欣赏美人的曲线,但是,肉体是不会因为精神能量而治愈的。

“你还真是用了很大的精力在修行上呢……”

“嗯啊,不知不觉已经修行了有一周多一些的时间了啊。”

一边将无用的东西倒在垃圾桶里,一边感慨,一旦生活进入某种规律之后,也很难发现时间的变化,渐渐的生活与日常有了事情可做,日程表被安排的非常紧凑。

人生什么时候这么丰满了?

“明天不要迟到哦。”

一天就这么落幕了,下班以后,距离夕阳出现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并且周围的路上也能见到不少跟自己一样的人们,大部分人都是下班或者是在地里忙完农活后准备给今日收尾的人。

“…………唔。”

迎面而来的是一阵舒服的暖风,虽然还没有天黑,可是温度却下来了,白日里偏高的温度在这个时候吹拂在身上的时候给人一种暖暖的温柔,让人情不自禁的眯起眼睛,这种感觉就像是母亲温柔的抚摸……

很温暖,很舒服的感觉,没有任何紧张……秦恩知道就算是明天也不可能有什么太多花样的,每天都是这样舒适,没有外界的工业污染,也没有激烈的行业竞争。

幻想乡的人之里,若是不去看妖怪威胁的话,这里真的是一个超级棒的地方。名为秦恩的男人并没有什么太强的斗争之新,也没有什么竞争的觉悟,像他这样的人在外界没有什么特殊能力的话,很容易成为那种人群中最不起眼那沧海一粟,没有个性也没有特别的故事,只是平凡的过着,然后被竞争极强的外界所淘汰。

秦恩回到新家当中,看着新买的家具,按下点灯的按钮,望着天花板发亮的灯管,在心里暗骂了下自己的浪费——虽然说这些东西都由老板付款了,可是每个月的电费价钱也是不少呢。

没有从外面买食物,这次秦恩拿起冰箱内的食材,简单的填饱了肚子。独自一个人的生活开始让本来陌生的家庭技能也渐渐熟练了,若是在这方面下些功夫的话,早晚也会有不俗的进步吧?

秦恩也只是随便这么想了想,他本身并不打算在厨艺上进行深造,只要能进腹中并且味道还可以,不让人厌烦就没问题了,太大的追求明显没有什么含义。

吃完晚饭后天也开始慢慢变黑了,自己这一家是少有的装备了电气设备的,所以不用日落而息。

接下来做几个俯卧撑与仰卧起坐,顺便用哑铃等工具进行一些锻炼,活动下筋骨……不需要出汗,只要身体感觉到疲惫酸痛就足够了,人类的身体必须要随时随地都维持着运动的状态,才能应对危机。

这大概跟外界的就业结婚买房危机差不多。

“好……今天到此为止。”

当疲惫以后,打开电视,因为幻想乡没有什么节目的缘故,就直接插上影碟机,播放着早就买好的电影光碟。

那是早就已经过了热潮的动作特技片,直到倦意慢慢涌上来以后,回到卧榻上,关闭电影,望着天花板,回忆着今天的一切,然后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没有什么梦,偶尔外面会有一些警备队员巡逻的时候免费十大看黄软件下载故意发出的轻微声响,它们这倒不是扰民,因为只有这样住在这里的人才能安心睡眠:若是出什么事情的话,跑出去求救就可以了。

这就是幻想乡,普通人的幻想乡生活,一个普通的大妖怪走狗的日常。

也许明天可能会发生一些不一样的事情吧?而这个念头,成为了今夜最后的期待。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