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一层

楚云升转念一想,走哪个其实都一样,都一样不知道通往何处。

它们下来的太急了,如果和那些人类一起,说不定还能通过他们,熟悉一些地下的情况,如今却迟了,只能靠它们自己。

“中间那条!”楚云升飞快地向“同伴们”发出信息。

当即,傻大虫、小红在前开路,老紫实力最强,它来断后,楚云升居中指挥。

收起身上的流窜地火能量,七只本就是黑暗中的虫子,习惯地在黑暗中安静爬行。

虫子独特的彤红视线帮了大忙,要不然不点上火把,磕头碰壁肯定是在所难免的事情了。

狭缝越走越窄,越走越潮湿,没有任何参照物,楚云升估摸着是越来越向下了。

距离地面也应该越来越远吧。

七只虫子默不作声,只顾埋头爬行,它们越来越信任楚云升,这种信任很奇妙,在楚云升救活青仔后,这种信任越发的强烈。

水!

它们的脚下出现越来越多的水,缝隙的地面已经几乎成了泥泞的沼泽。

再走下去,或许就全部进入水下了。

但此刻已经走了太远,回头再换其他岔路,楚云升觉得不合算,反正虫子也不用呼吸,只是在水中火能量受到抑制而已。

只要不遇到什么恐怖的东西,应该没什么事情。

况且其他岔路走到底弄不好还是一样。

“继续!”楚云升不相信人类能够走出这“地下迷宫”,它们这七只比他们不知道强多少倍的虫子,会走不出!?

如此,大约它们又向前爬了一段距离,在前面的傻大虫断断续续地发回信息:“……不……通……”

死胡同?

楚云升一愣,急忙从老金背上窜了下来,浑和着泥水,挤到傻大虫身后,果然见缝隙到了这里邹然变小,连一只赤甲虫都很难爬进去。

还真走错路了?楚云升心中暗急,回头浪费时间不说,还可能有危险。

这时,细小的缝隙对面传来一阵悉悉索索地声音,楚云升心头一惊,急忙发出信息:有东西!大家准备战斗!

同时,他拉着傻大虫和小红,飞速地退到老金身边,蠕虫和青甲虫现在还不能战斗,虽然青仔的飞翼以眼睛可见的速度在恢复,但这个鬼地方,也用不着飞行能力,能直起虫身就不错了。

楚云升此刻心底竟然拂过一丝紧张,这种紧张不同于屡次冲出重围前的忧虑,而更像是当初他第一次遭遇赤甲虫时,对未知生物的那种害怕。

悉悉索索的声音越来越逼近,楚云升又忘了他已经是一只强壮的虫子,是一只有别人害怕他、而不应该害怕别人的虫子!

“后退!”

楚云升这个命令却让其他六只虫子感到耻辱,虫子何时害怕过?

虽然他们信任楚云升,但毕竟第一首领还是老紫,就在它们犹豫的当口,从细小的缝隙拐角后面闪出一个灵活的身躯——

老鼠!

楚云升顿时无语,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耻辱了,竟然被几只老鼠吓得连连后退。

被“羞辱”的楚云升同伴们,一下子被激怒了,老鼠何时也敢挑衅它们了?

还没等楚云升反应过来,基本没什么头脑的小红立刻窜出去,以虫子的速度,雷厉风行地将来不及回头的三只老鼠一掐两段。

其实,这是三只楚云升从未见过的大老鼠,每一只的体积都比阳光时代大上两三倍,对他来说,简直是一个怪物,但在虫子们的眼里,再大它也只是老鼠而已!

三只老鼠的当场毙命,立刻惊走了后面跟着的其他老鼠,可能它们也在奇怪,这地方怎么忽然来了七个不速之客?

楚云升暗自思索,既有老鼠从对面钻过来,说明缝隙还是通的,他用钳子试了试周围的泥土,十分潮湿,但不坚硬。

挖!

挖过去。

楚云升重新作出决定,将老金掉到最前面开道,但不准它用火能量,谁知道后面有没有跟着孢子森林的“挖掘虫”。

这个命令倒是十分顺利地被通过了,虫子们倒不是欺软怕硬的生物,在没有珉的前提下,它们压根就是一台台杀戮机器,谁都不怕。

老金飞舞这椭圆形虫头边上的钳子,飞快地扒拉着泥土,数腿并排,一时间,泥土飞扬,七只虫子顿时如泥鳅一样……

掘进!掘进!再掘进!

碰到的老鼠越来越多,楚云升的信心也越来越强。

打通它,只要打通这一段,说不定后面又会开阔起来。

至于老鼠,他也变得和其他同伴一样,一点也不担心,哪有虫族怕老鼠的道理?

然而事实上,很快就证明他错了,他的同伴们也错了,因为他们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数量!

当老金挖开最后一段狭缝,洞径忽然开朗起来,楚云升却来不及高兴,因为他们七虫闯入一个庞大的老鼠窝。

面对犹如星辰般密密麻麻地老鼠,楚云升才意识到,他们早已不是以前的虫子,没有相同数量的虫群作为后盾,他们只是七只孤零零地虫子而已。

阳光时代的老鼠会不会群聚,楚云升不知道,但他现在不得不相信眼前的事实,这个时代人都会变,不要说适应能力奇强的老鼠了。

看着鼠堆里面不计其数的人类骸骨,动物骸骨,甚至还是有虫子的骸甲,就知道它们不是什么善茬,它们可是什么都吃的!

楚云升想退已经来不及,老鼠吱吱疯叫着如同堆积的蛆虫一样涌向他们,其中不乏大量地他在金陵城外的小镇遇到的那些绿芒老鼠。

老鼠有没有能力活活啃死他们,楚云升也不敢尝试,这个年代什么都有可能,断掉的头颅都能飞起来,还有什么不可能呢?

此刻,也顾不上隐藏什么火能量了,楚云升赶紧让老金喷出炽烈的火球,烧散第一波老鼠攻击。

随即,立刻让老紫冲上来,这家伙浑身可以冒火,不要说老鼠,就是人类势力较弱的天行者碰到都是非死即伤。

老紫和老金的身躯庞大,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在缝隙洞里调换了位置,乘着这个空挡老鼠又压了上。

浑身冒着紫炎的老紫,犹如地狱恶魔,它甚至不需要攻击,凡是靠近它的老鼠一个个都被焚为灰烬。

然而,天生就会打洞的老鼠,岂是浪得虚名?

就在楚云升以老紫的大身躯堵住缝隙通道,开始指挥七虫撤退的时候。

一只接着一只老鼠,从缝隙墙壁的潮湿泥土里钻了出来,四面八方地扑了上来。

普通的老鼠还好,暂时还啃不动楚云升他们的甲壳,但那些绿芒老鼠齐齐发出冰箭,却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冰能量是克制火能量的,虽然老鼠的冰能力很弱,但架不住它们数量繁多,又在如此罅隙的地方,它们几乎冰冻了整个洞穴。

一次次地火能破冰,一次次地被封冻,楚云升的撤退进展十分缓慢。

周围空间都被老鼠堆满了,楚云升只觉得像是掉入了老鼠海里。

首先撑不住的是蠕虫,它的防护能力最差,很快就被老鼠撕咬得惨叫连连。

楚云升大急,蠕虫虽然长的恶心了点,但是它可是这支七虫小队最重要的存在,没有它挖掘能量供给,它们迟早都得“饿死”。

他立刻将蠕虫压在身下,张开所有甲壳,死死保护着它,同时他拼了老命地喷吐黏液。

如果现在他还是人身,以战甲加千辟剑,楚云升敢说再多的老鼠也挡不住他的去路。

然而,谁让他现在是虫子,只得面对现实。

楚云升脑袋有些发晕,觉得一开始的策略就似乎错了,他不应该把老紫调到后面,结果让老鼠通过钻地将他们后路断了。

老紫是厉害,但它现在是顾头顾不了尾,顾尾顾不了头。

但他现在又不能再把老紫调到后面,且不说缝隙狭窄,难以调动,一旦老紫离开现在的位置,鼠穴里的老鼠就会像潮水一样涌过来,比起这个数量,从泥土里钻过来的老鼠只能算是九牛一毛。

因而,从这个意义上来,他又觉得一开始的策略似乎没错!

左右为难总是让人那么让人纠结,不管是做人的时候,还是做虫子的时候。

他得赶紧拿出一个新的办法来,再这么抗下去,很快七虫小队就会出现伤亡!

钻地是不行了,老鼠也会钻,各种色播app下载钻哪都逃不掉!

只能冲!向前冲!

以老紫开道,不顾一切地冲,或许还能有条活路。

楚云升一咬牙,向老子发出信息:老紫,发动火焰冲击波,冲死它们!

他一直没敢让老紫动用紫炎魔虫最强的攻击技能,那种冲击力量,是足以将整个缝隙甚至是老鼠窝直接震塌的。

虫子虽然强悍,但还不至于是金刚不坏之身,如果地面沉陷下来,想想这么深的深度,那么厚的地层,别说虫子了,就是神仙也得压成肉泥。

但他们现在的处境顾不上了,如果在这样下去的话,或许老紫、老金两只虫子最终能活着退出去,但他和傻大虫、小红、青仔加上蠕虫哥,绝对会葬身于此。

楚云升从来不是个愿意牺牲自己,而完成什么狗屁使命的人,更何况虫子的使命和他八竿子也打不着。

他只想死求生。

老紫不会想得如此复杂,战斗激烈的时刻,它脑袋中的那点智慧其实上根本不够用。

楚云升的指挥,它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一切迅速接受,它的意识中一直认为同是同族的楚云升,绝对不会害它们自己人的。

第一击冲击波,从老紫身上环形而出,巨大的火能量迸发,将火焰冲击波所过之处,杀为灰烬,连一片老鼠的血肉都不曾留下。

冲!

楚云升大声嘶鸣一声,催动老金,拼命地跟着老紫后面飞爬!

轰!轰!轰!

他们飞速向前。

跟在后面的老鼠们,爬满了他们后面几只虫子的身躯,老金的火球,烧开一拨又一拨,形势岌岌可危。

轰!

老紫又一击火焰冲击,掀翻了老鼠窝穴深处的老巢。

老鼠大概也红了眼睛,正要发疯,这时忽然它们纠缠地鼠窝头顶上,响起一声细微的嗡嗡声。

一条裂缝如扭动的闪电一样,蔓延过泥顶。

瞬时间,老鼠和虫子都呆住了,动物的本能让它们警觉到灭顶之灾!

咔嚓!

像是什么东西最后断裂了!

噗嗤……轰隆!

“我——”楚云升连句骂声都未来得及发出,就觉得身上一重,犹如被千斤压顶一下,两眼一黑,被压了下去。

这下完了!

楚云升的凉气一直侵入到心底。

一将无能,累死三军,恐怕正是自己的写照吧!

楚云升悔死自己为什么要选中间那道缝隙?为什么明明走不通了,还要挖掘前进?

然而,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吃的,有的只是一线生机。

就在他觉得身上一重,身下忽然间觉得一轻。

接着七只虫子、无数的老鼠,混合着大量的泥土,犹如***落体一样,纷纷落下。

一个巨大的地下湖面上,平静了不知道多少岁月,此时,如同苍穹一样的泥顶,却忽然破开一个大洞,犹如被桶开的天空……

扑扑簌簌地倾泻着,垂直坠入湖面。

扑通!扑通!扑通!……

一声声落水的响动,带起无数的水花溅起,传遍了亘古幽静却散布着危险水雾的湖面。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