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懂的,求k票,鲜花,订阅,靠大家了!

无法摆脱的宿命?

奈何桥的彼岸。&&

那漫天温和的佛光逐渐退散,一股至寒的阴气席卷苍茫,冻得土地崩裂,虚空破碎,‘森罗极阴势’这等可怕的势术几近于道,十分的可怖,若不是轩辕一行人有天地斗火抵挡,只怕早已变成冰雕了。

纵然如此,那炙热的力量依然在消退,轩辕坐下的青红莲台喷吐着极其炙热的力量,护住周遭所有的人,苦苦抵挡。

看着眼前这一幕,‘冥’带着嘲讽的笑意,道:

“自身都难保了,还想要保护别人,想不到当年那一件无道器的碎片,你竟然能够收集到了两道,却也算不容易了,若是你能集起十二品功德金莲还有那十二品灭世黑莲的话,倒是能够是抵挡住此势,如今的话,太难了,难于青天啊……”‘冥’的那一缕烙印笑声连连,似乎很享受这样慢慢虐杀轩辕一行人的感觉,自己被近乎永恒地**了这么多年,杀多少人都不足以泄恨。

如今他一边困着‘青冥族’的那些可怖的存在,一边虐杀神帝的幼子,这是何等的快意,待到他们杀到此处的时候,看到自己的神帝幼子死在自己的手,这才叫痛快,这就是‘冥’心中的想法,而且有必要的条件下,还可以与‘青冥王族’谈条件。

咿咿身的金色毛发面开始泛起一层层冷冽锐利的寒霜,体内的神帝血脉几近沸腾,各种大道纹络显化,驱散阴寒,但是依旧抵挡不住这可怕的地势力量,纵然是盖世传承的绝世天骄,可如何能够与地势相斗!

轩辕座下的那青红莲台,也结了一层层细碎的寒霜,透着一股极其阴冷的气息,肌肤如同刀割般的疼痛蔓延开来,体内的青龙精血滚滚沸腾,凰月婵依然如此,一行人皆在艰辛的抵挡。

猪头大帝身各种帝禁纹路显化,喷吐着毁灭性的威能,来回绞杀这一片天地,轰轰轰的爆鸣声震耳欲聋,方圆八千丈被可怕的禁制威能打成了一个天坑,无数的土地化为一片尘烟,但是依旧无法破掉这‘森罗极阴势’,轩辕眉头紧皱,道:

“没用的,此势非布在此处任由你把这一片地势轰成虚无,也无济于事,护住己身,想办法逃脱!”

猪头大帝的肉身比起在场所有的人都来得强悍,但是此刻也依旧沾染了一层层细细的阴寒霜气,它知道事不可为,连忙道:

“小子,别往前冲了,退!”

“你不会直接施展帝禁传送手段,直接将我们传送出去吗?”轩辕此刻的嘴唇发白,身那一层阴寒的气息,足以将地仙强者给冻杀了,然而他却能够抵挡下来,至今不死,这都是因为体内的青龙精血的力量,还有‘万化之体’无时不刻都在全力推动运转,化开那可怖的杀力,更有四魄之中的奇物死死抗衡。

“没办法,奈何桥这一座封印乃是出自古之大帝之手,有无的**之威能,镇住一切,如今我们身在奈何桥的彼岸,除非我实力盖过那一尊古之大帝,否则是不可能传送过去的,会被他的禁制拦住!”猪头大帝急忙道。

“哈哈哈,作茧自缚啊……”‘冥’大笑了起来,白影细细地颤抖,可想而知,他如今有多么的兴奋。

轩辕愤怒地喝吼了一声:

“不管了,不成功便成仁,杀进去,‘五行仙佛势’,启!”

自轩辕的斗戒之中,最后一道最强大的可怖势运转了起来,满天璎珞显化而出,青红二色的莲花满天,璀璨绽放,金木水火土,轩辕以体内的五行灵物刻画,显化出五尊古佛栩栩如生,他们齐齐口诵《金刚经》,大道梵唱席卷苍茫,‘普渡佛珠’‘金刚菩提圣子’再一次爆发出浩瀚佛光,在这一刹那间,驱散了四周的阴寒。

轩辕长发飞扬,催动座下火莲,冲前冲去,嘶吼道:

“杀进去!”

“妈的,死小子你要害死是本大帝啊,你这个死小子简直就是害人精啊,本大帝重情重义又不能把你丢下,罢了罢了,拼了拼了……”猪头大帝没想到轩辕竟然脑子一热,干出这样的事情来,气得肺都炸了,但是事已至此,没有丝毫的办法,只能够跟着往前冲了。

轩辕头顶,那一轮清月衍化而出,只见它轮转了八次,四方异象显化,与轩辕的‘五行仙佛势’强强联合,威能浩瀚,大道轰鸣连连,轩辕的战力再度提升了八倍,震碎了身那寒意透入骨髓的阴霜,一往无前,往那两座荒山的夹缝之中冲杀而去。

‘冥’的烙印先是惊了一下,而后笑得更加的欢腾了,轩辕让他很是意外:

“不错,真不错,想要出其不意,破釜沉舟,只可惜,你此刻的力量,依旧逃脱不住我的手掌心。”

伴随着‘冥’意念一动之下,这‘森罗极阴势’刹那间变得更加的恐怖,寒气贯穿九条,只见天空之中,一座座森罗大殿显化而出,在看到这一座大殿的瞬间,轩辕近乎绝望了,因为只是看了这一座森罗大殿一眼,他就感觉自己的魂魄都快要被冻僵了,他苦心刻画许久的‘五行仙佛势’在这大殿出现的一刹那,寸寸碎裂开来,一行人此刻已经冲到了两座荒山的夹缝前了,只差一段路就能够进入‘万阴抱阳势’之地了,可是这样被硬生生的阻拦在了前面。

空间都被冻结,无法继续前行,那森罗大殿中仿佛居住着一尊无比可怕的鬼神,透着磅礴的死气,杀气,寒气,阴气席卷,透人心骨,轩辕与凰月婵忍不住瑟瑟发抖,咿咿相对来讲还要好一些,它挥动大道,打出来的一条条秩序的仙链也都僵硬了,迟早抵挡不住……

只有猪头大帝还能有自保,‘万化圣兽’活了无数个岁月,跟‘吞噬大帝’在一起,不知道受过多少天地奇珍的洗礼,以它的个性,定然还吞噬过神物,只是如今它却仅仅只能够自保而已。

就在这时,轰的一声,地动山摇,无道器的气机透发而出,于奈何桥的另一边显化而出,数十尊可怖的存在,每一尊出现都足以让人族的土地巨震的人物,杀力滔天,毁灭性的气息,透过了奈何桥的禁制封印,让人直欲窒息。

‘冥’的那一缕烙印不以为然,疯狂大笑了起来:

“你们,就看着自己的神帝幼子死在你们面前,真不知道那‘青冥神帝’若是知道他的幼子被我斩杀,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只怕他的幼子一死,你们都死后都无颜取见他?”

“‘冥’你若敢动神帝幼子一根汗毛,我便以三件无道器自爆,毁了你,我倒要看看你是否真的就是不死不灭,‘青冥神帝’将你**,是希望终有一天你能够平复心中的杀意,不再为祸世间,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你依旧死性不改。”‘青冥皇’近乎疯狂,喝吼连连,字字句句如同满天神剑齐齐斩出,破碎虚空,贯穿了天地,这一股音节的力量隐隐之间,传递到轩辕与凰月婵、咿咿的身,破碎了阴霜:

“几万年前,发生了一场大劫,先天古矿被夷为平地,那一尊存在,从此从世间湮灭,如今大不了让我整个‘青冥族’三件无道器与你陪葬,也不会让你出去贻害世人!”

“哈哈哈,能够让整个青冥族的三件无道器如此深厚的底蕴与我陪葬,那死又何妨,反正我已经活了这么长的岁月了,生死于我来讲,已经无碍了,只可惜啊,人族古之大帝再厉害又如何,纵横三万年,化道天地间,你太古王族神帝再厉害又如何,百万年间,依然得灰飞烟灭,唯有我与天地大道永存,不灭于世间,我倒想要试看看这无道器到底能不能把我磨灭!”

‘冥’笑得极为狰狞,又道:

“看你们的样子,应该很舍不得让你们神帝的幼子死去,看在你们这么可怜的份,我也不妨发发慈悲,若是能够现在解开封印,我可以考虑不杀你们的神帝幼子,**了我这么多年,我也不与你们计较了,这件事就此揭过!”

“‘冥’你当真我以为会相信你的话吗?你无非就是想要让我们亲自解开封印之后,再杀帝子与青龙、仙凰传人,滋养你自身,到时候谁都挡不住你了,身为青冥神帝的幼子命中该有此一劫,渡不过则死,就算是神帝在的话,也会顾全大局的,我还是那一句话,放了帝子,依旧**着你,你别想兴风作浪,杀了帝子,以三件无道器自爆,献祭也要将你彻底磨灭!”‘青冥皇’不敢妄动,与诸多恐怖的存在对视‘冥’,话虽如此,但是他依然想保住咿咿,他的言语如天地之音,灌人心脑,他已经到达大帝之境,非常人可比,就算是‘冥’的真身在此,他亦然不惧,他怕的只是咿咿会受到伤害而已。

“你们当真以为我不敢杀青冥神帝的幼子吗?也罢,我数到三,若是你们不答应的话,我便先杀青龙与仙凰,那老不死的临死之前,都要以本尊之躯镇我,如今断它传承,也能够让我快意不少。”‘冥’狞笑了起来,指着轩辕与凰月婵,看向了众人。

‘碧落王’神色一痛,看向了轩辕,遥遥问了一句:

“小男人,你怕死吗?”

“我不怕!像这等只会让世间生灵涂炭的妖孽,万万不可解开封印,他这是要折磨大家,我宁死不屈,啊啊啊……”轩辕全力催动体内的《流月斗神古诀》,在他豁出去一切的瞬间,天空之中那一轮清月再度轮转,这一次流转了九次,驱散了些许阴霜,他摇身一变,化为一条万丈青龙,盘旋于九天之,气血滔天。

凰月婵同样化身为仙凰,十彩仙光席卷九天,‘涅槃之火’于天地之中熊熊燃烧,青龙与仙凰两大血脉轰鸣,大道不止,相相呼应,虽然如此,天空之中的那一座森罗大殿透发出可怖大道之力,依旧让他们二人的血脉逐渐开始冻结,于天空之中逐渐开始化为冰雕,无他,这‘森罗极阴势’近乎道势,轩辕与凰月婵再如何联合起来,依然无法抵挡,除非两人皆在天仙境绿巨人导航界,方有可能。

碧落王看到这一幕,眼眸之中,水雾朦胧,她口中喃喃念道:

“小男人,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大丈夫死则死矣,你想要带走咿咿,是不可能的,‘冥’我要你生生世世,永生永世被**于此,不得解脱,月婵,好好活着,取到无神药,救师婠这件事就交给你了。”轩辕那雄伟的龙躯一震,无数的阴霜破碎,自那偌大的龙口之中,喷吐出一颗人头大小的龙珠,轩辕引动当中的力量,这一股可怕的力量让整片天地都要坍塌破碎。

看到这一幕,‘青冥皇’以及诸多可怖的存在心头齐齐巨震:

“青龙内丹,他要自爆青龙内丹!”

“你疯了,给我死!”‘冥’的声音突然变得无比的狰狞,青龙内丹的力量足以将他这一缕烙印给彻底磨灭,还会伤到他的本尊。

凰月婵的悲嘶响彻九天:

“轩辕,要死我们也要死在一块,以青龙仙凰内丹之力,将这‘冥’永世磨灭。”

十彩仙光如同亿万道笔直的剑芒,刺得让人无法睁开双眼,青龙内丹,仙凰内丹齐齐显化而出,龙纹浩荡,凰络盘旋,龙啸凤鸣,响彻九天!

青龙内丹与仙凰内丹爆发出无比可怕的力量,一切都要化为尘烟,咿咿那一对大眼睛之中,血泪簌簌落下,嘶声大叫,猪头大帝与贪老头更是近乎疯狂,好不容易培养了一个轩辕,他们费尽苦心,但是如今最后还是要落得如此下场,难道真的无法摆脱‘万化之体’的宿命吗?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