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十亿上品斗仙币!

听到这个价格,不少人都沉默了,虽然说像‘十彩仙葩’这种仙珍价格不菲,但是如果以这种状态继续竞拍下去的话,那么笑的人只有‘罪恶殿堂’。

道理每个人都懂,但同样他们都非常的不甘心,终于还是有人继续竞价了。

“五十一亿。”这是长孙家的一个天仙老者。

“五十二亿!”公孙家的一尊老不死的也不想放弃这一株仙珍。

“六十亿!”‘欧阳寒’声音如同一把无所不破的尖刀,斩断了其他细碎的声音,他很决然。

“六十亿的上品斗仙币,这点小子疯了吗?他能够拿出来吗?”

“当年欧阳世家虽然被灭了,但是财富都留下来了,一个古世家的积蓄,如今只有两个人,他自然想要怎么铺张都可以了,你没看见他身上每一件法宝不是圣贤之物,就是帝物吗?”

“太奢侈了,欧阳世家的底蕴基本上就集中在他一个人的身上了,其他各大世家天骄颇多,为了平衡人心,许多东西都只能够靠自己去争取,谁能够像他这样?我估计也只有‘轩辕’‘姬落日’之流才能够与他相媲美了。”

“‘轩辕’得到‘吞噬大帝’‘应天大帝’‘大罗仙帝’的传承,一身帝物,‘姬落日’则是直接有一个大帝老子,而且又在先贤古墓之中得到四件帝物,那‘乾坤袋’里面不知道还蕴藏着什么至宝呢!”

“这些天骄真是让人羡慕啊……”

一亿的上品斗仙币,就可以买到一件普通的无上仙器,六十亿的上品斗仙币,都能够买到半件普通的半道器了,每一件道器,至少都要到达天仙境界的强者,在法宝上交织天地道理,融入法宝之中,融入了天地间的大道,掌握了天地的道,才能算是道器!

“这一株‘十彩仙葩’我志在必得。”欧阳寒依然强势,不畏惧任何天仙强者,身后一尊准帝,足以让无数的天仙强者黯然失色。

‘十彩仙葩’虽然珍贵,但是争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几个人愿意这样争下去了,就算得到了,意义也不大了,身为一个大世家的中流砥柱,这些天仙不可能只为自己考虑,他们需要考虑的是整个大世家的发展,而不是个人的寿命的延续而已。

若是这一株‘十彩仙葩’让一个人延续一甲子的寿命却无法创造出六十亿上品斗仙币的价值,那就不值得了,不是每个人都跟轩辕一样,在势术上造诣精深,可以通过势术手段切源赚取,就算是一名天仙境界的炼币师,日日夜夜不断地炼币,也很难在一甲子内创造出六十亿上品斗仙币的纯价值。

炼制上品斗仙币,同样需要很多的材料,已不是金银珠宝能够满足,更多需要一些仙珍精金,玄银,万年寒铜等等诸多,寻找,购买这些同样需要耗费极大的精力,本钱,然且能够炼制出多少上品斗仙币都要看一个炼币师的手段,不是每个人都是钱多多,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得到‘多宝道人’的传承,可以将每一点材料发挥到极致!

不过可以延寿一甲子,这个诱惑还是太大了,所以还是有人竞拍,慕容璇儿就是其中之一,不管怎么样,她都不想放弃自己的姑祖:

“六十五亿!”

“六十六亿!”‘寒天仙府’的一尊天仙同样很想得到。

“七十亿!”欧阳寒神色不变,底气很足。

“七十一亿!”‘斗戮神’再次竞拍。

“八十亿!”欧阳寒之强势,让无数的天仙老者都不由得连连皱眉,似乎都已经不拿钱当钱了,的确,如果他身后那一尊准帝可以多活一甲子的话,那么自然远远超出这些价值。

八十亿的上品斗仙币太多了,让很多人都感觉受不了了,毕竟接下来还有其他的好东西,所以,其他还想要竞拍的人,都放弃了,因为再争夺下去,已毫无意义,只会亏损而已。

轩辕惊叹欧阳寒的强势,云念娇美眸眯起,一脸的笑意:

“八十亿上品斗仙币,第一次……”

三次之后,无人再竞拍,‘十彩仙葩’为欧阳寒所有,许多天仙老者都极为羡黄瓜视频网页版慕,但是却不敢对欧阳寒有一丝的妄念,因为欧阳世家唯一的血脉,就他一个了,那一尊准帝恐怖得高深莫测,谁也不知道他在不在现场。2楼

慕容璇儿盯着欧阳寒直咬牙,可是却毫无办法。

在云念娇与欧阳寒完成了交易之后,拍卖会继续了。

自半空之中,显现出一块卖相极差的石头,大坑小坑,大洞小洞,长得那叫一个寒碜,但是在这一块石头上,却给人一种极其古老的感觉,不知道沉淀了多少年月了。

“这是一块无意之中得到的石头,不知道其名,也不知道是什么石质,查遍历史记载,皆没有任何头绪,却坚固无比,以道器之锋芒都无法将其解开,以天仙之力轰击,却无法撼其分毫,只不过却没有发现,它还有其他的作用,乃是奇石一块,底价十万上品斗仙币,看看诸位有没有想要拿去研究研究的?”云念娇,人比花娇,那白皙的**下,一条条细碎的血纹映衬得她肌体潮红,给人一种难以抑制的魅惑,美腿欣长笔直,美眸妖惑万千。

“哈哈,美丽的云姐姐,你‘罪恶之城’都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们就更不必多说了,不过为搏得美人一笑,我就豁出去了,十五万上品斗仙币,购下这一件死物了。”

花夏柳甩着手中的折扇,笑意昂扬,一副大爷模样,引来不少的人嗤之以鼻,十五万上品斗仙币算得了什么?也好意思说出来,简直就是不要脸,然而花夏柳却自我感觉良好,脸皮很厚,将外界的目光全部无视,一副超脱世外的模样,很是欠揍。

云念娇咯咯地笑了起来,道:

“小弟弟,你还真是可爱,我‘罪恶之城’哪里比得上在场的各大势力,自太古传承下来的深厚底蕴,我相信他们自有办法能够研究得通透,说不定里面蕴藏着仙源也说不定呢?”

“说到底云姐姐你还是要抬高物价啊……里面有仙源你怎么不自己留着!”花夏柳叹息了一声,又坐了下去,云念娇笑而不语。

“嘿嘿,倒是挺好玩的,那我买回来自己研究看看吧。”一名男子,长发飘逸,头带玉冠,身着白衣,长得很是英俊潇洒,笑容爽朗,一副很是逍遥的模样,袒胸**,手里抓着一个酒瓶,往自己的嘴里灌了一口,看似n荡不羁,但是轩辕却感觉这男子很不简单。

“这是公孙家的嫡传幼子,公孙游云,此人生性淡薄名利,不修边幅,只求逍遥痛快,与北州皇朝七皇子程虚有不浅的交情,他的气运冲天,好运连连,奇遇无数,据说得到了一尊大帝人物的传承,不过以他的心性,对你没有太大的威胁!”水寒花笑道。

“……”轩辕闻言,心头一震,水寒花此话中藏话,顿了顿,轩辕淡笑道:

“所有人对我来讲,都有可能成为威胁,我只需要以杀证道即可。”

水寒花笑而不语,轩辕运转真眼,看向了这一块奇怪的石头,只看到一团朦朦胧胧,犹如混沌,根本无法看清,轩辕心中惊异:

“怎么回事,我的真眼就连内蕴灵源的源石都能够看穿,竟然看不穿这一块奇石?那一团混沌之气,是什么?”

“你管他那么多,先拍下来再说。”贪老头怪笑道:“如果小莫愁在这里就好了,若内蕴灵物,以她如今的实力境界,应该不难感悟出来。”

轩辕叹息了一声,的确是可惜了,如果把莫愁带在身边的话,自己的身份就要暴露了,如今也只能够把这一块怪石给拍下来,好好研究一番了,别的不说,单单只是里面的那一片混沌,就足以让他心动了。

“二十五万上品斗仙币!”轩辕开始出手竞价了。

不少人看向了轩辕,眸子里带着不善的光芒,无他,轩辕身上穿着是‘轮回’的服饰,这个****让很多人都很忌讳,如今竟然还敢明目张胆的出现在此处,让他们如何不怒,很多人都对‘轮回’有极大的怨气,各大势力,没有一个没有被轮回中人暗杀过的,无一例外,而且都不计其数。

当然发生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也是各大世家,都是他们各自花钱雇佣,袭杀敌方之人。

“三十万上品斗仙币!”一道清脆的女声紧随着轩辕的声音传来,那是慕容璇儿的声音。

不少人暗暗运转自己的瞳术,查探那一块怪石,可惜都没有一丝的收获。

就在这时,‘斗龙圣子’脑后仙光冲天而起,似乎对这一块怪石很感兴趣,也出手竞价了:

“三十五万!”

轩辕明白,这一次想要轻松拿下这一块怪石没有那么简单了,他看到很多人都忍不住蠢蠢欲动了。

<hr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