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轻人终于获得了梦寐以求的总联军指挥大权!

楚云升却并没有离去,就站在控制舱中,他知道,楚云升此刻虽然将控制权交给了他,但对他并非完全的信任,必要的时候,楚云升会首先杀了他。

不过,他生命就要就走到了尽头,这一战将是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战,不需要其他任何人来结束他的生命。

他一定要带着胜利走向死亡。

一道道命令行云流水般地发射出去,靠着石头状封印生物的帮忙,在最短的时间内,他将庞大的布置一一展开。

这时候,年轻人发现楚云升有一个优点,是堪卟、弭娅和神使都没有的,一旦他开始指挥,楚云升便不发一言,不问他为什么,也不干涉他如何下令,任由他发挥。

这让他可以集中全部的注意力在辽阔的星空战场上。

老冷星舰队上升腾起的巨大阴影,在暗舰的投影上,渐渐地露出庞大的身躯,一个椭圆体的“怪物”,数百倍于老冷星舰队体积,与它比起来,老冷星舰队就像泰坦尼克号旁边的小帆船,而暗舰所在的残片战舰,在它的巨大身躯笼罩子啊,几乎看不见。

数不清的阴影从它身中、身后飞出,铺天盖地,啸动星光!

楚云升镇定地望着蜂拥而至的阴影,石头状封印生物还能坚持一会,他没有去问那个叫戥的外星人如何应付,那不过是对自己的心理安慰。知道不知道都一样。

外围的联军舰队此时如同一道道光线一样,围绕着一个看不见的中心轴极速转动,形成一个由无数战舰组成的舰光球体。而十六个源门尊者分散在更远的外围,芝麻大小般的生命体,像是被舰光流动球体俘获的卫星,跟随“球体”公转自旋。

楚云升看不出来有什么玄妙的地方,但渐渐地,他敏锐地感觉到战舰似乎受到一股无形的力量拉扯,微微倾斜。舰中的人与物体,都在这股力量下,倾斜漂浮起来。

起初还只是轻微的拉扯。楚云升用本体元气稍微纠正一下,便立即恢复到原位,但下一秒,这股力量像是非连续般地突地跳跃起来。越来越强。仿佛突破了什么临界线,急剧地放大。

整个战舰已经被它拉扯竖起来,并向着它拉扯的方向飞去。

这个过程很短,通过舰内声音的传动,可以听到残破战甲的外甲嘎吱破裂的连绵之音,在监控器上,也清晰地可以看到地底小人制造的舰甲,破裂成数不清的碎片。在这股越来越强的力量下,碎片迅速被“压扁”。像是攥起的纸团,越来越小,最终视线上已经无法看见。

老冷星舰队的情况尚未好一些,楚云升已经听拔异等人说过,乌怒人改造过舰队,里外都换了不少,但这种好也并未坚持太久,许多薄弱的地方迅速出现裂缝,像是被劈开一般的清晰。

通过暗舰的侦测器,楚云升看到一个卡旦人从裂缝中抛了出来,仅仅一瞬间,便连同骨头血肉,缩成了看见的一个点。

没有血迹,没有惨叫,星空中静谧无声,宛如死亡的世界。

大约又过了一小段时间,无数的阴影已将残破战舰重重叠叠地包围,眼看就要“撕碎”残破战舰的时候,如卫星般公转的十六个源门,几乎在同时展开源门之法。

同时,在舰光旋转球体的中心轴上,爆裂着数之不清的光芒。

楚云升只皱了一下眉头,残破战舰便仿佛被无限拉长一般,迅速消失在原地,出现在旋转球体的下方。

以他的境界,甚至能够看到自己留在空间中的长长虚影。

啸动星光的阴影群扑了一个空,残破战舰已经从它们的包围中消失,神奇地出现在己方的阵营!

战舰中没有欢呼声,只有一片的震撼。

没人知道他们是怎么过来,就是楚云升,虽然能够感受到过程的细微之处,但也无法理解。

而且,他感觉到十六个源门生命的源门之法还是原来的源门之法,但它们的作用却产生了变化,在一种非常完美的组合中,配合那股拉扯力量,将其放大,为其扫清障碍,精确出现在任何源门之法所在的空间。

与之前那种混乱的叠加相比,一个像是街头的混战,一个则是森严的军队!

而源门生命还是那十六个源门生命,源门之法也依然是原来的源门之法,包括那些联军战舰仍然是原来的战舰,却下一子,变得极为厉害起来。

“引力畸变。”

回到己方阵营,年轻人稍微空了一点一下,分出一点点精力说道。

楚云升并没有问他,但他觉得自己还是说一下比较好,现在的情况,他已经很满意了,起码楚云升没有瞎指挥他,也没有干扰他一点点布置。

“我先制造了一个引力源……”年轻人怕楚云升不太懂,试图用地球人浅显的文字来描述。

却刚说到一半,就听到楚云升打断他道:“危机还没有解除,好好打仗,不用解释给我听。”

年轻人被噎了一下,但也没有不高兴,他生命不多,精力有限,能不用说话,正求之不得!

现在的战场上,情况十分的奇特。

一边是舰光旋转的球体,加上十六个源门卫星,一边是老冷星舰队,位于庞大的椭圆体暗物飞船下方。

中间横亘着十六道源门之法组合下,强大的引力场。

如果乌怒人靠过来,在源门之法的控制下,它们很快就会被压缩成一个点,被扯断舰体物质中的强基本力。成为粒子状体,

如果不靠过来,它们就只能悬浮在哪里。跑不掉,又攻击不到任何人,像是被放着的风筝。

憋屈!

这是许多与三大舰队分联军交过手的敌军舰队共有的感受,那种有着浑身的力气,却就是死活使不出来……

如今,同样的感受,出现在了乌怒人身上。

楚云升也是第一次见到战争居然可以打。没有两军对阵,没有冲杀往复,战舰不用来冲阵。源门不用来主宰,甚至颠覆了他在第一第二战场的所见所闻。

回到己方阵营,战舰暂时安全了,剩下的就是如何杀掉乌污香蕉破解版在线下载怒人。以及如何对付那艘暗物飞船。

楚云升不让那叫戥的外星生命解释。不等于他不想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到了舰光球体下,他便可以联系上总联军主舰,从它们那里得到信息。

“绝大部分暗物质,只受引力作用,能够建造出暗物质飞船,都是对传递引力的引力子具备极高的知识水平,正常情况下。它们可以通过控制引力子,切断任何星体对它们的引力作用。”

总联军那边很快传来信号。向他这位靠修炼起家的前储大人见到地解释着,毕竟现在是战场状态,不是学习的时候:

“根据指挥官接下来的命令内容,我们推测,应该是想要制造一场引力子爆炸,数量上超过对方控制的阀值,强行“吹”走它,这一点,集合全联军的资源,我们有优势。”

想要消灭掉这艘暗物飞船,是不现实的,它的层次太高,能把它赶走,赶到敌军阵营中就再好不过了。

楚云升还记得乌怒人曾给过银色军队几套有限的真正乌怒战衣改装品,用的就是引力子切断,陡然间加快速度,以此看来,乌怒人的确是在朝着制造暗物飞船的方向努力。

总联军利用乌怒人与暗物飞船憋屈暂时攻不过来的时间,抓紧准备资源,集中各种涉及引力的高低武器,运送向巨大舰光旋转球体的中心轴位置。

楚云升一下子成了一个闲人,源门之法他没有,年轻人也很配合地没有提,开飞船他不会,辨别武器他不懂,集中资源他没知识,唯一能做的,就是坐镇在弭娅的战舰中,确保年轻人下达的一条条命令不被质疑……

就在他以为直到此战结束,都不会再需要他的时候,年轻人终于找到他道:“前储大人,我需要你的协助,将一颗振荡引发体,放入对方周围空间的内部。”

这个任务只有楚云升才能完成,这也是他向弭娅说必胜的信心,只要将振动引发体放入对方范围内部,战争将一击而胜,从头到尾,乌怒人与暗物飞船都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得及反击一次。

他想要完胜,以辉煌的胜利,来作为他死亡的葬礼。

但却有一个问题,让楚云升孤身深入,如果不信任他,几乎是不可能的,他只要不发动进攻,甚至稍晚发动一点点,楚云升就必死无疑。

时间不等人,机会稍纵即逝,乌怒人与暗物飞船不可能永远地被困住,再晚上一点,它们就会破开困境,重新发起进攻。

楚云升没有立即答复他,同样在思考危险的程度。

弭娅已经不敢开口再说什么了,之前是总联军的指挥权,她还能帮助年轻人争取一下,现在关系到楚云升的生死,无论如何,她也不能再说让楚云升信任戥之类的话,那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也没那个资格。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着,楚云升看了看弭娅紧张的神情,以及感觉那个外星生命的沉默,淡淡一笑道:“你们以为我会死?”

弭娅微微一楞,难道不是生死的问题吗?不是的话,为什么犹豫这么久?

楚云升不再多说,想着那个叫戥的外形生命说道:“我可以告诉你,我手里还有灵蕴,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除此之外,我还有很多你想不到的东西,所以我不是担心死的问题。

但是如果你没有及时发动攻击的话,那,,,既然你说你都要死了,我也不能用死亡来制衡你,那,就瞬间结束你的指挥权吧。”

^(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