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云舞

每个人都在等待着轩辕的回答,

“我们也很想跟神火族合作,你我两族合力,这个什么战邪族的,对我们來讲根本不算什么,我们想灭就灭,木生火,火自无敌,遇水都不怕,由木吸取降低水势,由火攻伐,神水族也不是对手,但是我们也有自己的苦衷。”轩辕一声哀叹,显得很是无奈,

青帝听到轩辕这一番话,眉头一皱,嘀咕道:“这小子到底在玩些什么。”

“什么苦衷你尽管直言,我们來帮你解决,不过条件就是从此你神木族归附于我们。”神火族的天帝重声道,

“归附神火族自然可以。”轩辕此言一出,青帝眉头一挑,但他还是沉得住气,

“只是连我青帝执掌建木都解决不了的问題,你觉得你有几分把握。”轩辕冷冷地看向了神火族中那一尊他看不见的天帝,

“别忘了,我执掌的可是天地间第一斗火,‘起源道火’。”神火族的天帝显然并不服气,青帝解决不了的问題,他赤帝未必解决不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开出一个条件,你们若能够杀掉我们的劲敌,那我们合作也无妨,我神木族愿意与神火族共同进退。”轩辕看向了神火族与战邪族,

“哈哈,好,只要你说出來,就沒有我们解决不來了的问題。”神火族的赤帝很是自信,

从轩辕的眼神之中,他仿佛看到了希望,兴奋道:“在荒古时代,神族有一尊可怖的存在,叫残云舞,可能你们不知道她的威名,而今她降下一道投影,实力到达天帝境的极致,座下还有五天帝,号称天人五衰,一指点杀,油尽灯枯,寿命殆尽,实不相瞒,我神木族青帝难以抵挡,只能够臣服,残云舞与天人五衰五天帝命我们在此配合他们,准备攻伐‘中央神州’之时,治疗神族,这一件事,我本不想多提,不过既然有‘起源道火’,又有战邪族的天帝助阵,如此浩瀚大军,我想应该能够把他们抹杀在此,不如我们在此处布下大阵,我们捏碎神符,骗他们來救,然后将残云舞以及天人五衰帝斩杀于此如何。”

哪怕是执掌‘起源道火’的神火天帝都不由得眼皮子狂跳,心中震惊,这一件事他并不知道,但是‘起源道火’是荒古时代就存在的,自然知晓:“荒古时代残云舞,我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以神族最下贱的体质,八百岁踏入古帝五重天,不靠任何人,在古帝五重天之境时,徒手打败各族无敌体质,天级无上道器都难敌其凶威,她自己更是炼制出了‘残天神剑’,可斩天地一切大道,包括我。”

赤帝听得心情难以平复,沒有想到这样的人物竟然都出现了,降临在‘鸿蒙起源’之中,果然‘长生神门’的争夺,是‘鸿蒙起源’那些大佬级别人物的游戏,

“天人五衰,这是神族之中一个极其可怕的手段,五人联手,可斩杀一切,被其五衰神光射杀到,就是油尽灯枯,生命凋零……”战邪族之中的天帝也出了声音,但是他并不知道那残云舞有何厉害的,

“不错,如果不是有建木,青帝早已陨落,前些时日,他觉得无颜面说起此事,便回绝了诸位,今日也是派我一个人來说此事,不想让神木族人知晓,若你们能够与我神木族联手自然再好不过,大家一起下天道血誓,共同进退,与那残云舞还有五衰天帝拼了,若是你们不愿意的话,那我们也只能够服从神族的号令了。”轩辕很是无奈,眼神之中更是有深深的屈辱,扯虎皮当大旗这种事,偶尔还是很管用的,

青帝闻言,表情很是奇怪,残云舞,他根本沒有听说过,问了建木之后,才知道这一号恐怖的人物,轩辕是怎么知道的,

“好,我倒是想见识一下,神族的五衰天帝有多么的强大。”战邪族的天帝一口答应了,轩辕心头一紧,这战邪族真有这么牛逼,

然而战邪族的天帝并不知道残云舞的厉害,赤帝可不想惹到残云舞以及五衰天帝那种人物,神火族的天帝沉吟片刻,道:“既然你们已投入神族麾下,那我们就不强求了,只希望到时候大战,若有机会的话,我们能够有携手合作的机会。”

“赤帝,你这是为何,难道你惧怕了。”战邪族的天帝道了一句,

“此事,我们需要从长计议一番,等一下我再告诉你这一件事的严重性。”赤帝传音道,

赤帝心中衡量再三,哪怕有战邪族的天帝,加上青帝也就三尊天帝,对方一尊残云舞就够他们三个喝一壶了,更别说还有五衰天帝了,天道血誓,一就不能变了,谁愿意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不错,我们不强求神木族一定要加入我们,希望日后还有在一起共同合作的机会。”留下一句话,神火族,战邪族就想要撤离了,每个人都能够看得出來,是赤帝跟战邪族的天帝说了什么,他才会转了口风,

“赤帝,我们同为万族,你不能这样丢下我们不管啊,青帝愿将建木双手奉上,只要能够杀掉残云舞,五衰天帝,绝不食言,他的性子你也知道,如果不是为了神木族亿万生灵的性命,他早就跟残云舞同归于尽了,原本他不想说这件事,就是怕无人援助,你有‘起源道火’,必然与那残云舞有一战之力,建木被‘残天神剑’克制,可是你的‘起源道火’克杀‘残天神剑’啊,我们完全可以拼一次,并不是沒有机会的。”轩辕的声音近乎哀求,神色从原本的希望,变成了绝望,他追了上去,不想放对方走的样子,

“唉,青帝那人,我与他相识多年,宁折不屈,这一次倒是辛苦他了,跟他说残云舞此人难以力抗,让他忍着点,我神火族虽然能与残云舞抗衡,但而今天地动荡,此乃多事之秋,我也要为我神火族的儿郎考虑考虑才是……”神火天帝留下一句话,就带着大军走了,战邪族也跟避瘟神一样,离开了,不想被轩辕追上,

青帝看着这一切,嘴角抽搐,眼角狂跳,这种办法也就只有轩辕才能够想得出來了,他干笑了几声:“不过这办法,的确是蛮好用的,看來我要兑现自己的承诺了。”

这是多丢脸的一件事啊,不过轩辕这一次搬出來的人物,的确哪怕是他也难以抗衡,赤帝都被吓跑了,战邪族的天帝也沒多说什么,神木族短时间内是安全了,

只见轩辕仰天长啸,声音极为悲愤,他嘶吼道:“难道这是天要亡我神木族吗,早知道就应该让神火族与战邪族攻打,到时候让他们火拼才是。”

赤帝以及战邪族的天帝都听到了,如果神木族真这样做的话,他们可就要头大了,

“青帝这一回,算是有苦头吃了,平时傲得不行,天上地下,唯我独尊,这一次碰上残云舞也够他受的,也难怪他之前沒答应我们,这么丢脸的事,他都不好意思自己说,让神木族的帝子來说,这残云舞比起五衰天帝都还厉害……。”赤帝言语间,颇有几分幸灾乐祸的味道,他把残云舞的情况告诉了战邪族的天帝,

“他可是愿意下天道血誓,把建木送给你,只要能够杀掉残云舞,我们拼一下,也不是沒有机会,你的‘起源道火’又正好克制残云舞的‘残天神剑’。”战邪族的天帝骨子里极为好战,他其实也想试一下,

“如果你这样想就太天真了,残天二字,连天都能够斩残,那是斩灭天地万道,火道自然也在其中,不被任何所克杀,你想一下,神族突破极慢,她以神族最下贱的体质,凭借自己八百年踏入古帝五重天之境,而今又过去这么漫长的岁月,又是从‘鸿蒙起源’降临下一道投影,哪怕是一道投影也是极强的,你说得沒错,的确有机会,但是五衰天帝你更不能忽略啊,一旦五衰天帝出现,我们就都有陨落的危险,你愿意吗。”赤帝虽然性格暴虐嗜杀,但是还是知道分寸,知道什么事可为,什么事不可为,

“……算了,神木族不值得我们为他冒这么大的风险,那残云舞果然目光犀利,知道只要降服了神木族,就可以让自己的神族大军战力倍增,神木族的医治手段实在太诱人了,而今天地动荡,沒想到残云富二代成人在线舞这等人物都会降临,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更加可怖的人物存在。”他们都知道,这一片天地有大批的可怖存在从‘鸿蒙起源’降临,所以轩辕扯了那么一个弥天大谎,有理有据,再加上实力派的演技,他们也都信了,

“那小子竟然追上來了,真是一个瘟神啊,怎么办,看样子他是把我们当成救命稻草不放了。”战邪族的天帝看着拼命追來的轩辕,问了一句,

“唉,让他们好好享受神族的压榨吧,我亲手送他回去,可别让他追上來捏碎神符,到时候我们都跑不了。”赤帝直接施展手段,将轩辕的化身,直接传送回到神木世界之中,

这一件事,就此告一段落,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