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color=red>

猫爷当即愣在那里,失声惊讶道:“不可能吧?我已经完全将它给封印住,为此……爷还付出了好多神料呢!”说着,猫爷还‘露’出一脸‘肉’疼的表情。

“它昔日的境界,远不是你能想象的,看出青铜神殿,感受到他的气息,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蓝淡淡说道。

“他的气息?谁的?徐洛?”猫爷看着蓝,一脸抓狂表情。

蓝点点头:“当然!”

“可徐洛……怎么会跟这仙钟扯上关系?”猫爷嘴里咕哝了一句,随即说道:“爷想起来了,徐洛是星辰转世,是辅,是这片宇宙‘混’沌初开,诞生的两道灵之一!”

“可就算这样……这仙钟,也不应该跟徐洛之间产生什么关联啊?”猫爷挠头,表示不解。

事实上,它也知道徐洛跟天古之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但这种事情,实在是有些太过离奇了,毕竟都是上古年间的传说,到今天,又有几个人能够接受?

“徐洛其实跟天古之间,有着极深的渊源,所以,仙钟看见青铜神殿,认出徐洛气息,并让你带话给他,也在情理之中了。”蓝说道。

猫爷想了想,最后才点点头,喃喃道:“原来那些事情……居然都是真的。”

蓝笑了笑,说道:“不过那些毕竟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徐洛就是徐洛!”

“也是,爷想那么多关紧要的事情干什么?管它什么天古天今的……跟爷又没什么关系!”猫爷释然了,翻着白眼说道。

“你能想通就好,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估计用不了多久,钟鸣山这地方……就会成为一个比热闹的地方!”蓝笑着说了一句,然后转身回到青铜神殿中去。

剩下猫爷自己,在这片残迹上发了一会呆,也直接破空而去。

………

钟鸣山这边发生的事情,很,便传遍了整个九州。

几乎所有来到天古域的仙域修士,全都听说了这里发生的事情。

“什么?黑水佣兵团第九团的数百人,差点全都折损在那里?”

“这是真的吗?这天古域中,还有如此厉害的土著?真是让人感到难以置信!”

“据说那钟鸣山,本是一口仙人遗落的法宝,当时不知怎么被触动,法宝复苏,钟身上飞出上古神禽神兽,直接击杀了黑水佣兵团第九团的那些修士!”

“我听说还有一个人形生灵,穿着破烂战甲,浑身漏‘洞’,提着一杆破旧长戟,所向披靡,如同一尊神祇!”

“没错,我也听说了,是一个黑水佣兵团第九团的幸存修士,亲口对我说的!”

“我甚至还看见了水晶影像!那场面……啧啧,恐怕就算是仙帝驾临,也不过如此了!”

“那口古钟……肯定是了不得的宝物,只可惜最后破空飞走,不知所踪!”

一时间,几乎整个天古域,全都震动了。

九州本地的那些修士们,听说之后,一个个只是瞠目结舌,不敢相信。

但那些来自仙域的人,眼界要宽,对这件事的兴趣,就相当强烈了。

一时间,大量进入到天古域的仙域修士们,开始朝西贺州的方向云集而去,原本在九州并不算出名的钟鸣山,也彻底名燥天下。

但来到钟鸣山这里的所有人,都注定要失望而回了,因为这地方,除了一片残迹之外,再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不过还是有大能者,施展还原之术,重现了一些当天的场景。

因为时间已经过去一段日子,不可能彻底的将当日情景还原回来,但人们还是从这些残破的画面中,感受到当日那震撼人心的一幕。

数的上古神禽、神兽,吞吐日月,脚踏星辰,每一个,都散发着绝代风姿,可以想象,在它们曾经主宰这片天地的时候,是何等的辉煌盛世。

到最后,那身穿破烂战甲,提着破旧长戟的身影出现,彻底震撼了所有看见这一幕的人。

“天呐……风华绝世,这人生前,肯定是个盖世强者!”

“或许……是一位仙帝!”

“仙帝恐怕也没有这等风姿!”

“难不成是天帝么?看他身上铠甲破烂,战戟受损,肯定曾经历过难以想象的大战,说不定,还真是一位天帝……”

很多人都在惊呼,对这恐怖的生灵发出赞叹。

不过也有很多人,没有参与讨论,而是若有所思的盯着已经变成一片残迹的钟鸣山遗址,因为在他们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判断。

这钟鸣山,肯定是一件了不得的宝物!

那穿着破烂战甲,提着破旧长戟的人形生灵,如果没猜错的话,十有八九*……就是这宝物的灵!

这样一来,但凡有资格惦记这件宝物的人,全都动了心。

拥有堪比仙帝,甚至曾经堪比天帝的灵,这样的宝物,该是怎样的强大?

施展还原之术的大能者,盯着那画面,听见了最后时刻,那人形生灵说的那句话,虽然断断续续,不太真切,但却也从中扑捉到了有价值的信息!

“大道……一?”

几名大能者,面面相觑,他们并不能理解这句话里面的含义,但他们却能想到,这句话,是要那只猫……带给一个人的!

也就是说,只要能够找到那只猫,那么,就有可能,找到那口仙钟!

这个消息,让他们感到十分兴奋!

“去,找到那只猫!”

“找到那只猫!”

“找到那只猫者,赏四级仙丹一枚,二品仙器一件!”

整个天古域,几乎所有人,全都兴奋起来。

这里面……甚至包括很多九州的修士。

如果草莓APP视频无限视频说一开始,他们并不清楚这群域外来客的身份,那么此刻,他们早已经知道,这群来自仙域的修士,手中的灵丹宝物,对九州意味着什么。

很多九州的修士,甚至已经投到了一些仙域大能的麾下,成为他们的跟班或是奴仆。

能成为仙人的奴仆,对很多修士来说,也是一种天大的荣耀。

猫爷的身份,很被人给扒出来,它的主人徐洛……这个刚刚名震九州的名字,再一次……让所有人为之震撼。

“那口仙钟……居然跟他有关?”

“徐洛,曾化名洛天,在西贺州上大教天煌中闯出名头,继而一发不可收拾,在九州之巅上,力挫群雄,成为整个九州年轻一辈中的顶级强者!”

“不但如此,他是在禁区巨头霍‘乱’九州之时,‘挺’身而出,以不可思议的手段,坑杀了九成以上的禁区巨头,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平定了九州之‘乱’!”

“这是一个传奇!”

“一个属于九州自己的传奇!”

“我们不能因为贪图利益,就出卖他!”

“是九州的人,就不要做出卖自己英雄的事情!”

让那些仙域修士语的是,当这件事情的主角是徐洛的消息传出之后,原本还兴致勃勃,要帮助他们的那些天古域土著修士们,居然全都退缩了。

就连一些很想要投靠他们的九州修士,也‘私’下里劝他们,打消寻找徐洛的念头吧。

“徐洛是九州的英雄!他几乎是凭借一己之力,挽救了整个九州!”

“九州的所有人,都欠他情,所以,就算我们很想帮助你们,但我们也不能这么做,不然的话,以后我们在九州,根本法立足!”

“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问问那些曾经与徐洛有过恩怨的人,问他们会不会出卖徐洛来帮助你们?”

九州这边的修士,对徐洛的态度,终于发生了彻底的转变。

曾经那些与徐洛为敌过的势力,全都收声,不去说任何有关徐洛的恶语。

那些曾经在九州之巅上,曾与徐洛发生过冲突的九州天才们,此刻心中全都五味杂陈,很难说清楚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

说羡慕,那是一定的!

曾经跟他们站在一条起跑线上的人,如今却已经远远甩开了他们,到如今,他们只能望着徐洛的背影。

说嫉妒……也有一些。

毕竟当初徐洛的实力,也没比他们强过太多。

至于说恨……除非是那种不共戴天之仇,不然的话,徐洛只凭借拯救九州这一件事,就足以抵消所有的恨。

所以,徐洛人未见,但他的名声,却从九州……直接传进了几乎所有进入到天古域的那些仙域来客耳中。

“徐洛是谁?”

“这个人怎么会这么有名气?”

这样的议论,在那些仙域来客的口中,反复出现。

西贺州,钟鸣山遗址。

陆子明和林中鹤等几个年轻人,站在那里,面‘色’有些复杂的看着这处遗址。

他们自然也都听说了关于徐洛的事情,到现在,他们才明白,自己之前,对这位天古域土著,着实是轻视了!

林中鹤看着陆子明说道:“老大,这个徐洛……恐怕并不简单。”

“能让张弛等人如此维护,其实也说明了他有一定的价值。”

“我看,不行的话,我们改变一下策略,将这人……收为手下,如何?”

陆子明沉‘吟’着,眸子里光芒闪烁,冷冷说道:“也好,那,放话出去,让他来见我!”

林中鹤等人都点点头,说道:“如此甚好!这人在天古域声望如此之高,若是成了我们的人,那我们日后在天古域行事,自然方便了很多!”

此时此刻,徐洛正穿行在尽宇宙虚空之中,眼前……已经出现了那颗硕大的星球,徐洛的心,一下子火热起来,喃喃道:“天古域……我回来了!”

最最,中国移动手机阅读基地.***--by:dasguoo

  3615619350790632228

  1039-->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