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源门!!!”

同样的惊呼声几乎同时爆发在只有手的生物舰内。

堪卟也有些错乱,思维急转在两个不可能的极端上。

它有十二个脑区,可以十并行不悖地同时处理十二件紧急的事情,但它的错乱和它们的联军总指挥官一样,只在一瞬间。

“给它联系源门尊者,准备调整作战计划!”

堪卟留下一个脑袋区域继续思考楚云升的问题,其他十一个脑区立即飞快思考起新的变化带来的战局影响。

即便是三大舰队,此战也可能全军覆没,但如果自己一方阵营中突然多出一个源门生命,即使不能赢,活着撤退至第三战场也大有希望。

因此,它留下一个思考楚云升的脑区是微微有一丝激动的,这种情绪的波动在与其他十一个极度冷静的脑区对比下十分明显,但却互不影响,互补干扰,如果是地球人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同时产生两种竟然不同的情绪,除非是疯了。

它旁边的联军军事总指挥以及其他同类,十二个脑袋区域全都疯狂运转起来。

另外两只拥有实时知情权的舰队中生物,亦是惊愕不已,纷纷转眼目光,战局实时图上全是放大了的楚云升突然闯入敌方空间格的身影。

冷星舰队与伏希都没有这个权限,除了海国大殿主三人,它们此刻对楚云升这里的事情一无所知,只有地底小人暂时得到了海国大殿主的联系。知道一点情况。

但战场附近,总是快速地转动掠过许多其他空间格,在楚云升闯入敌空间后。已经有不下于十个空间格从周围飞过,有上有下,有前有后,其中也有属于左旋联军的两个空间格。

那两只左旋残兵战舰集体错愕地望着探测器带来的楚云升身影,以及他身后越来越长的彗尾,在漆黑的宇宙中,如同流星一般。

冷星舰队虽然被人鄙夷。但在左旋联军却是“鼎鼎有名”的,基本无人不知。

从主动跑来“援救”,到星路上贩卖资源换取生物的脑残生意。让联军各支舰队着实地大开了眼界一翻——竟然有这样不知所谓的破烂舰队,能活到现在真是一个奇迹。

但他们又拥有五个枢机,让联军许多舰队暗地里十分的嫉妒,那可是五个契约啊。换在它们这些高等次的生物上。不比那些垃圾要好一万倍?

可惜,那只能是幻想,契约源门都控制不了,不要说它们了,无论如何也是抢不到的,否则……

那两支舰队技术比起三大舰队来说,稍有落后一些,等到擦肩而过后。惊愕下才更加愕然地看着探测器分析出来的信息——

“源门!!!”

“它竟然是源门生命!”

“谁?”

……

对比左旋舰队的惊讶中的兴奋,直面楚云升的云雾状生命这是惊讶中紧张了。

一个源门生物潜伏不动。此时却突然暴起,必定是雷霆一击,它们正挡在对方的必经之路上,陡然间便要面临你死我活的残酷境地。

可笑,它们刚才还想着招降这个枢机生命,给它一条生路。

无耻,卑鄙,阴险,下流……

堂堂源门尊者,竟然躲在其他源门生命的源空之地里,有意思吗!?

等等,不会是战前说的那个高等析化生命吧?

神国废储!?

云雾状生命群的颜色瞬间变化了几次,像是人类对视一眼的集体精神共振。

左旋神国,那曾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名字!

它们穷尽一生,也不曾见到过一个神国之人,就是它们的先辈,从愚蒙时代算起,直到如今,也只有一个生命见过神国来人,而且还是惊鸿一瞥。

是的,它们也曾是在神国辐射之下,如今的叛徒!

虽然嘴上和其他舰队说着左旋如何,废储如何,而当它们真的面对有可能是左旋一代储君之时,那种恐慌在心灵深处不可抑制地便蔓延出来。

它们不知道这是不是神国在它们灵魂深处埋下的威慑,当它们看到楚云升拖着彗尾向它们冲杀而来,心灵的恐慌,背叛的惩罚,叛徒的阴影……不知道从哪里就突然地冒了出来。

哪怕它再是一个废物,那也是一代神国之储君!

左旋亿万万年的积威,不是一个背叛出阵营,就可以简单忘记得掉的。

云雾状生命鬼使神差地竟然不敢再攻击,当然根本原因是它们发现攻击不起作用,至少在楚云升冲杀它们跟前之前,杀不死他。

否则如果此刻楚云升展现的只是一个枢机水平的话,那它们就全然是另外一种心理了。

云雾状生命全力收缩起防御,依仗着自己的星舰准备硬抗下楚云升的攻击,等待本方源门的及时救援。

如果说它们没有回头路的话,源门生命更加没有,以源门尊者的反应速度,必然已悉知情况,救援肯定会马上就到,它们神马理论午夜高清中文字幕黫只要顶住最开始的一波攻击就行,甚至都不用。

楚云升不知道藏在星舰中的它们的想法,当气化攻击散去之后,他的速度再一次上升到一个极限。

然而他却没有攻击那艘乌龟壳般收缩起来的星舰,他的目的是接近对方源门,毫不停留地从它的上空闪电般高速掠过,穿出空间格,经过隔离带,再次强闯入另外一个空间格。

留下目瞪口呆的云雾状生命,它们哪里知道楚云升要靠近了敌人才能用处杀招,顿时理解不了,这源门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还像枢机一样地去战斗吗?

太矛盾了!

同样理解不了的还有三大舰队,堪卟留下的那个脑区差点推翻自己刚才判断——

这是源门吗?

自己是不是要再用一个脑区来分析一下?

这要弄错了,接下来的安排,那和送死无疑啊。

战场上千钧一发,任何决定性的错误变化,都将导致不可挽回的局势。

哪怕他是一个源门尊者,这也不是一个人的战斗,没有整个联军的配合,无论如何也赢不了。

堪卟的那个脑区正在犹豫之间,开战以来,一直很少说话的本方源门尊者发来命令:

“配合他打开通道,对方的源门由我来拖住,他的枪有古怪!”

简单的三句话,堪卟捕捉到了大量的信息。

第一,源门尊者认可冷星舰队的行动,让它们给予配合。

第二,对方源门生命恐怕有同样的认可,想要中止楚云升,所以它才会说“拖住”一词。

第三,有两大源门的认可,说明楚云升的行动的确具有威胁性,但可能是那只枪的问题。

只有手的生物效率极高,在他从敌人空间闯入左旋联军己方的一个空间格后,通过整体联系,另外一个球体中对楚云升此刻的状况立即重新扫描分析了一次,发现他的身体波散出的等次依旧是枢机的水准,而那只枪果然很有古怪!

原来是这样……

堪卟松了一口气,却又有些失望。

它的计划又一次重新调整,十一个脑区一刻也未停止过。

楚云升仍在穿行之中,远远地看去,像是一道闪电行走于魔方空间之中。

对方源门迟迟没能对他直接出手,再加上四周所看到的左旋联军空间格加剧消灭,便知道自己一方的源门尊者在努力地替他打开接近的通道。

这个联军都在配合他的行动。

为此牺牲掉的人不计其数。

知情的,不知情的,都在用鲜血排开这条穿行于魔方的道路。

楚云升隐隐已有些控制不住手中的长枪,他一直在努力地用本体元气压制枪体中爆发出来的力量,现在他已经加入了来自虫身之躯的火元气对它进行压制。

他可能只有一击的机会,越近越好,爆发越强烈越好!

他此刻也换不了战剑,一旦松手,长枪就会直接爆发。

一路穿行中,他不与任何一个敌人星舰交战,只在上一个空间格杀死了一个枢机生命。

枪尖将那个枢机的生命与力量吸收干净,暴掠的力量越加强烈,是他渐渐压制不住的主要原因。

他不知道阮落当时是如何激发的这柄长枪,他现在知道的,便是以枢机的生命与力量来“刺激”。

再杀一个枢机,增强它的力量!

楚云升记得当初阮落用它仿佛燃烧了生命。

他抬起头,本方源门已经将一个左旋联军的枢机生命所在的空间格送到他的枪尖之下。

那名枢机和楚云升有过一面之缘,似乎知道了什么,悲凉与无奈地看着高速冲来的楚云升,枪尖上闪烁嗜血的光芒。

……

三大舰队,左旋联军,以及整个战场上的敌人,眼前都闪过一道长河般的银光,雷霆般地贯穿浩大的魔方空间,瞬间击穿!

一股强大的力量猛烈地撕开巨大的战场,魔方轰然间碎落。

无数的空间格在银道的力量下犹如浩瀚的星系一样旋转,犹如漩涡中的星辰。

来自星系中的银芒极耀而出,横穿无数空间格的旋转轨道,开始不可抵挡般地能级迁跃加速。

银芒之锋锁死旋转战场中一道青色的身影。

三大舰队中,自称曾受过神国之恩的那艘舰队中魁梧的身影猛然向前,失声道:“这不是残留源法的古怪长枪,是一种先进的武器!”

^(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