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有七劫地仙开始冲击,依然冲不开这金色的禁制,当年紫薇楼的前辈,可是无限与接近仙人的存在,还是借助了数件宝物,才打开一道裂缝。

时间一点点过去,连七劫地仙都无法破开,那些六劫地仙以及五劫地仙的武者,只能站在远处看热闹,希望能浑水摸鱼。

九阶妖鱼动了,张开大口,朝金色的禁制咬下去。

“咔咔咔……”

禁制发出咔咔的响声,出现密密麻麻如蜘蛛网的缝隙,可惜这些缝隙,不足以人类能钻进去,而且缝隙很快合上。

连九阶妖鱼也只能撕裂一些缝隙,那七劫地仙上去,估计只能被弹飞,而且也有人不死心,试验了好几次,果然被弹射出去。

四周变得死一般寂静,没有人在贸然出手,积攒力量,在想办法。

“不行,我们必须要联合在一起,才有机会撕裂出一道裂口,进入沧海一栗,拿出仙丹。”

谢思远朝身边几人说道。

“说的简单,如果撕开裂口,仙丹归谁所有?”

于秋阳冷笑一声,大家都来自各宗各派,就算是天武府四大公子联合在一起,最后得到仙丹,又归谁所有,这是一个大问题。

“妖鱼,想不想跟我们人类联合起来,一起打开禁制!”

谢思雨竟然邀请妖鱼一起,借助九阶妖兽的力量,也许能成功撕裂一道缺口。

“弱小的人类,这里是深海,用不了多久,我的鱼人子孙就会赶来,届时都会将你们这些人类杀死,仙丹自然归我鱼人所有。”

妖鱼发出讥讽的声音,已经发出召唤之声,深海之中,更多的鱼人蜂拥而至。

所有人面色大变,他们忘了,这里是深海,他们还身处别人的地盘,等到妖鱼汇聚的越来越多,人类就陷入被动,最终仙丹落入谁手,还真的两说。

众人很快联合在一起,以免被妖鱼打的一个措手不及,最好是趁着大量妖鱼还未赶到,抢到仙丹。

而人类的天性更多则是贪婪,如果让他们联合在一起,更是难上加难。

众人都在沉思,联合固然可以打开,仙丹只有一枚,谁也不想为他人做嫁衣。

殊不知,就在大家沉思的功夫,一道人影突然一晃而过,出现在金光周围,极其隐蔽,寻找一处死角,这里没有人类靠近,甚至连妖鱼都没有。

叶枫拿出杯子,双手托着符箓,一点点靠近金色禁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金色的禁制一点点裂开,正好出现一个能容纳一人进入的口子。

叶枫的身体如同鱼儿一般,轻松的进入孤岛之中,朝那座神庙走去。

刚才波纹突然晃动一下,大家都看清楚了,纷纷朝波动的方向看了过去。

这一看不要紧,当大家看到一道人影出现在神庙大门处的时候,纷纷露出杀人一般的目光,他们花费了各种手段,都无法进入孤岛之上,更别说靠近神庙。

而眼前这道人影,他们竟然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的,就这样出现在大家的面前,连那头九阶妖鱼都露出一脸惊讶之色,刚才他似乎见过这个人类,让他给忽视了。

“又是他,杨框!天武府的核心弟子,得到了仙人精血,竟然没死,混进了沧海一栗。”

有人认出叶枫的身份,大喊一声,众人更是露出强烈的敌意。

抢到了仙人精血,现在又进入沧海一栗,距离神庙只有一步之遥,大家的心纷纷揪起来,甚至有人不断的冲击那层金色光罩,无法将它撼动。

“该死,这个小子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似乎好运气一直站在他那一边。”

谢思远咆哮了,在仙人坟墓,被叶枫跑掉,现在冒出来,更是直接进入沧海一栗,众人的嗓子里面,仿佛塞了一个臭鸭蛋似得,十分难受。

天武府的人更是疑惑不已,杨框这个名字,最近一个月,几乎以一股狂风的形式,横扫整个天武府。

首先是在地下世界成功存活下来,如果不是他,连仅存的汪岚都死了,所以西府真正存活下来的弟子,只有他一人。

随后就是面临朴辛的挑衅,以五劫地仙的实力,将对手斩杀。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清楚了,抢夺仙人精血,进入沧海一栗,哪一件事情都能轰动整个星域,现在却落在一人身上。

“这个小子死定了,就算拿到仙丹,只要他出来,立即拧下他的脑袋!”

吴祖懿面色阴沉,杀意盎然,正打算如何折磨叶枫,在抢夺仙丹、仙人精血。

其他各宗各派,纷纷露出敌意,连天武府自己的弟子,都露出觊觎之色,何况是他人,在宝物面前,就算是亲生兄弟,也难免手足相残。

“有点意思了,咱们天武府竟然出现一个如此妖孽般的弟子,我看很快就会取缔四大公子的名号。”

白露笑嘻嘻的说道,只要叶枫吞服仙丹,突破六劫地仙,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况且他身上还有仙人精血,只要再能搞到一枚仙丹,突破七劫地仙,水到渠成的事情。

四大公子各怀鬼胎,每人脸上都闪烁出各种表情,特别是天云,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当看到叶枫进入沧海一栗,脸上表情也有些不自然了。

他们自然不在乎这些虚名,被人捷足先登这种感觉很不舒服。

紫薇楼,星罗门,昭天书院,符宗,飞龙圣殿,斩日教,红月家族,司徒家族,天武府,以及黄泉魔宗,九幽魔宗,无数天才弟子,纷纷将目光注视在同一个人脸上。

那些天武府认识叶枫的人,心情无比复杂,前些日子,他们还瞧不起他,甚至不断嘲讽,反之今日,却出现了如此之大的逆转。

远处,汪岚脸上苦笑不已,这一次虽然也混入深海之中,不过没有靠近,只能远远的看着,当看到他的影子之后,知道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很快,汪岚离开了深海,她不想连累他,也不想让自己成为他的累赘,甚至成为被人威胁的对象,最好的办法,就是远离这里,免得遭人挟持。

“天云师兄,如果这个杨框得到了仙丹,而其他宗派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我们怎么办,是帮助他,还是……”

聂锋带着试探性的语气,想要探探天云的口风。

“你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何必再问!”

天云依然带着淡然之色,嘴角露出一丝邪笑。

在仙丹面前,又有谁能真的做到淡然,做到漠不关心,只是不露出来罢了。

“难道聂锋师兄要帮助这个小子,帮他完成突破,或者说,看在同是天武府弟子的面子上?”

星火带着嘲讽之色,聂锋明明想要抢夺仙丹,偏偏还问出这么儿科的问题,遭到其他人耻笑。

“你们也别笑我,难道你们心里就不想得到仙丹。”

聂锋也不生气,在场说不想得到仙丹的,估计没有,只是没有办法进入沧海一栗罢了。

“那就好了,等到他出来,我们四个一起联手,以免节外生枝,直接将仙丹抢到,最后我们四个在怎么商量,仙丹归谁。”

昊元也插了一句,四人联手,足以能抗衡一些其他大宗门弟子,以免杨框出来,遭遇围攻,这样对他们非常不利。

“天云师兄意下如何?”

看到天云依然面无表情,昊元问道。

“眼下你们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天云虽然有些不屑,但是看在仙丹的面子上,联合在一起,也是不得已,如果只有叶枫一人,当然不屑联手,联手的目的,是防着被其他人捷足先登。

“好,我们四个暂时联合在一起,抢到仙丹,我们在做定夺。”

昊元大笑起来,仿佛仙丹非他莫属了一般。

其他宗派的人,也纷纷在商议,等到叶枫拿到仙丹,直接一拥而上,趁着大家还未反应过来,直接抢夺。

只要仙丹到了自己手里,他人在想抢走,简直是痴想妄想。

各种计谋层出不穷,每一条计策,都计算如何从叶枫手里强到仙丹,殊不知,叶枫嘴角也划出一道弧线,早就将四周那些人的眼神尽收眼底。

“有点意思啊,在仙人坟墓被你跑了,没有想到得到了仙人精血,现在又要得到仙丹,在我屠博延眼皮底下逃走的人,抖阴黄版视频你是第一个。”

屠博延也来了,浑身散发出阵阵魔气,也是魔族少有的天才。

还有黄泉魔宗,各个天才绝艳之辈,频频出现。

在众人的目光之下,叶枫已经走到了神庙的面前,只要推开那座神秘的大门,就能进入神庙之中,寻找传说之中的仙丹。

所有人的心都揪起来了,仙丹马上就要出现,连飘荡在一旁的九阶妖鱼,眼神之中,也露出火热之色。

这枚仙丹孕育了几万年,估计更是纯粹,没有任何的副作用,不像以前,得到之后,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炼化。

伸出双手,触摸到了这扇金色的门户,尘封了几万年,终于要再次展示在世人的面前。

“咔咔咔……”

神庙的大门发出咔咔的响声,一条细缝出现,从里面散发出十分浓郁的仙之光彩。

透着细缝,能清晰的看到,里面灵药遍布,都是好几万年成分,足以炼制好几枚仙丹的材料。

很多珍贵的灵药,早已绝迹,没有想到这沧海一栗当中,竟然还有如此之多。

感谢《岳涛》《卡特彼勒797》投出宝贵的月票,十分感谢!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