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走椛挥动手中的枫叶大刀,将面前的天狗亡灵劈成两半。

气势虽然凶猛,但是犬走椛的瞳孔却已经涣散了。

握刀的手在颤抖,在灼热的地下世界身体感觉不到任何温度,甚至口鼻当中吐出的都是白色的雾气。

死灵的面孔在犬走椛的眼中挥之不去,那是她无比熟稔的面孔,她和她都是同样收到灵鸠伊凛的命令前来保护秦恩的天狗少女之一。

原本犬走椛跟她的关系并不算多么亲密,不过是点头之交罢了,最多就是知道:“哦!是她啊!”这么的关系。

没有好印象也没坏印象,不会去主动造谣说坏话的关系。

……可一起冒险这么长时间后两人之间也诞生了战友之间的情谊。

犬走椛打心眼里不希望她死,可设计这个剧本的作者并没有考虑犬走椛的心情是什么样的,无情冷血的作者只是用潦草的几个字就将她们的生命画上句号。没有人考虑过在剧本当中的犬走椛是什么样的心情,在设计剧本的作者眼中犬走椛的这些战友都不过是用来衬托数量的龙套罢了,观看剧本的人也对龙套没有兴趣,死亡自然是理所当然的。

死就死吧。

其实犬走椛不害怕死亡,在被派遣保护秦恩的时候,灵鸠伊凛就在私下对她们说了不少话,其中不可避免的谈论到死亡相关的话题。

而对于死亡,犬走椛实际上也已经做好了觉悟。

失去记忆的犬走椛将自己的定位放在普通的妖怪山民众当中,她从来没对自己产生特别的期待,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就已经做好无声无息连遗言都没留下就死亡的结局。

可是——犬走椛却活了下来,她没有死亡,本来在天狗当中本事不济的她却在一次又一次的考验当中幸存下来,然后她的战友们则在地底世界战死,马革裹尸。

她悲痛,她悲伤,可她并没苛责过秦恩也没有怨恨大天狗,她反而认为马革裹尸力战而死才是真正的荣耀:这是在天狗脱离鬼族社会后继承于鬼族们的世界观。

所以,犬走椛没有任何畏惧,拼命的在战斗……白色的长裙已经被各种各样颜色的血染成难看的黑色。

不知道挥了多少刀。

不知道格挡了多少攻击。

也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受了多少的伤。

敌人的血、自己的血、战友的血全都混合到一起,谁也分不清谁。

面对战斗,她无所畏惧。

战友死亡也没关系,犬走椛会带着伙伴们的遗愿继续战斗,等将来去冥界遇到她们的时候也可以有个交代。

血水顺着犬走椛的鬓角流淌到下颚钻进亵衣内,简单的调整下呼吸后抬起头——————

她见到了自己最不愿意见到的身影。

天狗。

同族。

一起并肩作战死亡的同族。

被火焰猫燐复活后成为傀儡的同族!

死而复生的亡灵面无表情的注视着犬走椛,仿佛根本不认识她一般。

犬走椛嘴唇像是冻僵了般的发抖。

她不想遇到自己的同族,不希望遇到她们——

因为遇到她们就代表着要杀掉她们,这对于犬走椛而言是何等的残忍?

望着迎面而来的刀锋,犬走椛的脑子里莫名其妙的浮现出了【放弃】的念头。

这个念头自从产生后就像是癌症病毒般扩散全身,虚假的疲惫感涌上四肢,犬走椛发现自己好像连举刀的力气都没有了,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降临。

然而,预想当中的死亡和黑暗并没有到来,犬走椛隐约听到一声骨骼破裂的声音,睁开眼睛后看到的是那个手腕造型怪异的鬼族:羯罗部最后一名幸存的鬼族,白鬼。

犬走椛一句话都没说,就是沉默的看着她,仿佛是在问为什么救我。

白鬼读懂了其中的情感。

她笑了。

是狞笑——然后白鬼举起那硕大的拳头砸向犬走椛的头,只要击中的话,犬走椛的脑袋就会跟西瓜一样四分五裂。

嘭!

从远处天边袭来彩色的旋风,红美铃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赶来,化解了内讧。

“大敌当前你们到底在做什么!?”红美铃被气的脸通红。

犬走椛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是白鬼却又尝试攻击犬走椛,这次犬走椛没有束手待毙,而是用盾牌阻拦下白鬼的攻击。

“与其等你死后复活再杀掉,我觉得直接杀掉你更省力。”白鬼冷笑一声,然后一脚将犬走椛踢进犬走椛的腹部。

腹内的食物残渣从犬走椛的嘴里呕了出来,在这虚弱的时候红美铃则是主动站在犬走椛面前替她阻挡下敌人的袭击。

犬走椛的眼神重新变的清明,她没有浪费时机,帮着红美铃干掉缠上来的妖怪,三人身边又重新空了起来。

“你刚才到底怎么了?”趁着有空档时间,红美铃开始询问刚才两人闹出来的动静

“她只是犯病了。”白鬼顿了一下,说:“文青病。”

“我只是无法对自己的同族下手!”犬走椛红着脸反驳道。

“你倒是怜惜同族。”白鬼面无表情的说着,然后手一抬,仗着身高与手臂造型的特殊轻易的捏住一只妖怪。

那是鬼族——羯罗部死亡的鬼族,被火焰猫燐复活的亡灵死鬼。

在犬走椛的注视下,白鬼连犹豫都没有,就将羯罗部的战友给杀掉了。

“可惜没人怜惜你。”白鬼在说完以后就不再理睬幼稚的犬走椛,继续冲入敌阵当中杀戮。

野蛮的鬼族。

她唾弃着白鬼的行径。

但是,却没的选择——

犬走椛露出勉强的笑容,向着红美铃摇了摇头表明自己没有动摇,然后向着前面那只无情无义的恶鬼那样继续杀戮。

熟悉的面孔在死灵当中出现,仍然是死而复生的天狗亡魂,但是这次犬走椛却没有任何免费裸露的直播软件的迟疑与犹豫,干净利落的将战友的亡魂再次杀死。

不想死,只能去杀,哪怕是在前一刻还并肩作战的同族战友也不得不挥动手中的屠刀去杀戮。

因为犬走椛一点都不想变的跟他们一样,死后都无法安息。

温热的液体从犬走椛的脸上流淌下来,也分不清楚这是血还是泪。

“哦哟,挺厉害的嘛!”火焰猫燐站在绝对安全的远处,俯视着在亡灵军团当中拼命厮杀的三人,赞赏的说道。

最起码有两百个。

区区三人,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就干掉数百死灵,这种战绩让火焰猫燐很惊讶,她也很欣赏她们的能力。

……当然,这些欣赏与赞叹都是基于火焰猫燐自己本人没有被卷入其中才发出的。

无论她们杀死多少人都没有意义。

火焰猫燐意念一动,顿时就有很多亡灵被重新复活,其中包括被犬走椛等人二次杀死的亡灵。

一次性出现的亡灵并不多,每当数量被削弱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阿燐都会复活死者。

红美铃等人看上去十分勇猛、在努力的拼杀,实际上他们从头到尾都是在原地站着。

她们前进一步,阿燐就后退十步,并且在这种状态下复活亡者补上死亡的数量。

红美铃她很强,在地上的幻想乡,红美铃有【门卫】的外号,这不仅仅是指她在红魔馆的身份,她是象征着【合格】的门卫,在她之上的人无一不是幻想乡赫赫有名的名人。若是将幻想乡满足【标尺】的强者进行排序,那么红美铃必然是占据这个席位的最后一位:击败她就能登上这个排行榜,可她却不会从那个排行榜下去。

白鬼在矜羯罗死后成为了鬼族羯罗部的领袖,在古明地觉的打压下带领自己的族人生存下来,就已经证明了她的勇气与智慧。

犬走椛……在失去记忆以前,她是妖怪山未来的继承人,差点成为大天狗的人。尽管她被废掉记忆和曾经的修炼,可犬走盛的血脉仍然在发挥着作用,不知不觉的她又从妖怪山最底层重新爬了上来,哪怕是灵鸠伊凛都不得不重用她,甚至后来让凛耍了点手段将她放到赫伊斯防止将来出现内部问题。

三人都是精英,真正的精英。

但是,火焰猫燐一点都不害怕。

真的,一点都不害怕。

她静静地看着战斗:无数亡灵前仆后继的冲向那三名精英。

渐渐的,红美铃的拳脚没有开始那般有力了。

慢慢的,白鬼挥动拳头的次数下降了。

犬走椛的枫叶大刀被悍不畏死的傀儡夺走了,不知道被丢掉什么地方,她不得不露出自己的爪牙用最原始的办法和敌人厮杀。

然后……局面再次开始恶化——

站在队伍最前方来冲刺的白鬼突然不动了。

红美铃敏锐的意识到了危险,她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白鬼!”红美铃呼喊着她的名字,然后向着她那里奔去。

可是从无数的尸群当中钻出来的敌人却没有让她成功突破,红美铃不得不尝试跳到白鬼那里,可是在刚刚离开地面一段距离的时候却被亡灵拽住脚踝被重新拉了下来。

“白鬼!”红美铃只能徒劳的喊着她的名字。

可是很快她就没心思去关心那些人了,亡灵们已经彻底的将她包围了,红美铃的后背被抓出恐怖的血痕,忍着痛苦回身一拳打爆那个怪物的头颅的时候,手却被人抓住了。

咯嚓!

红美铃瞬间面无人色,发疯的将手臂救回来才避免被直接从胳膊上扯掉的悲惨结局,但哪怕如此,她的手臂都已经无法动了。

咣!

红美铃的额头挨了一招。

亡灵们封锁了红美铃全部的退路,

她在最后的缝隙当中看到的是另外一边的犬走椛正在尝试向白鬼那里靠近——却被体魄强大的鬼族压倒,整张脸都被按到泥土里的画面。

“终于结束了。”火焰猫燐松了口气。

紧张感消失了,她昂着头以胜利者的姿态来到白鬼的面前。

白鬼的身体已经被剖开了一个大洞,她巨大粗糙的手腕只能勉强的堵住伤口不让内脏流出来。

但这纯粹是徒劳,血不停的从她指尖流淌,用不了多久就会流血过多死亡的。

在白鬼的面前,躺着一把沾着血的大刀:犬走椛遗失的枫叶大刀。

“你马上就死了。”

“……我有个问题。”

“什么?”

“若是我没有跟随那个男人出来的话,我们羯罗部会幸存么?”

火焰猫燐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而白鬼却是看懂那笑容的含义,惨然的笑了起来——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没什么后悔的了。”

“是啊,没什么必要后悔。”

阿燐伸出手,而白鬼的头“嘭”的就裂成碎片,在失去头颅的支撑后,白鬼壮硕的躯体就倒在地上,再也没有了反应。

随后,幽暗的鬼火攀爬到白鬼的身体上,将她的尸体与灵魂烧成了灰烬。

她不会去冥界,也不会抵达地狱,更不可能去天界。

她消失了。

从此以后世界上不存在任何一个叫白鬼的人。

火焰猫燐根本就没有将她变成亡灵的念头。

——红美铃、犬走椛、白鬼VS火焰猫燐。

红美铃失去战斗力。

犬走椛,战斗不能。

白鬼,战死!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